第三章–愛情裡沒有所謂的先後順序。

 

–倘若愛情可以選擇,你還會選擇奮不顧身嗎?

 

「宿醉退了嗎?」電話裡才有的溫柔將現實給一一擊潰,朴智旻毫無防備的墜落其中。

他迷惘在這曾經只能幻想、入睡後才奢望的情感,如今竟然現實中也能擁有,這讓他感到意外,同時也很慌張。難道這次真的會是完美結局嗎?可是他們已經失去所謂適合的時機點,若真要選擇,那麼勢必會有人受傷,這是他最不願意看見的結果。

看著朴智旻身陷囫圇,閔玧其心裡很是不捨,同時也怨嘆著自己為什麼失去以後才頓悟,現在才回來,不過沒關係,只要相愛就來得及。

他跨出步伐,一步、一步堅定的走向因為自己愚笨而弄丟的心上人。

「朴智旻。」站在還遲遲回不了神的朴智旻面前,閔玧其終於說出這一句遲到的表白:「我喜歡你。」

什、什麼?朴智旻終於找回一絲的神智的看向那雙不再逃避自己的眼眸,可是為什麼會感受不到一絲喜悅呢?明明他終於等到了不是嗎?怎麼會、怎麼會整顆心滿滿都是不確定、質疑呢?不安漸漸發酵,說不出的心酸讓朴智旻不禁嘴角勾起一抹蒼白的笑。

「…關於著急的理由,我想我現在可以給你答案了。」牽起朴智旻的手,閔玧其語氣堅定的說著。

可是時間就像按了倒轉鍵,朴智旻感覺時光和七年前的那一天重疊,這一刻正是那時候心死的開端。

「不用,你已經給過了。」朴智旻害怕的抽回手,可是回憶並沒有放過他。

記憶中的他猛然停下腳步,背對著追上的閔玧其,想為自己爭取最後留下來的理由。

『你都想清楚了嗎?』

『關於你著急的理由,都想清楚了嗎?』然而那時候有多期待,現在就顯得多諷刺。

朴智旻雙手握緊的指甲都掐進肉裡,用盡全力忍著就要瓦解的情緒。當閔玧其伸手拉住他時,他也沒有想要再逃開,就這樣跌入懷中,扎實地靠在那溫熱的胸膛前。

「因為喜歡,所以著急。」閔玧其緊緊的抱住朴智旻,縱使這樣有一點霸道,他也不願意再放手。

「我都懂了,真的。」朴智旻恨這一切為什麼遲到。心痛的閉上眼,眼淚無聲的滑落,左心房蔓延的痛,無聲的拆穿他一直以來的謊言,就算被徹底拋下,他也還是在乎、喜歡著。

「你就是我變得不尋常的理由,所以不要躲著我,我不喜歡。」無助的靠在閔玧其的懷裡,朴智旻知道心裡因為閔玧其離開而築起的高牆徹底瓦解。

只是已經失去可能性的愛戀還歷歷在目,如今竟然迎來了幸福,究竟會是美夢成真還是一場新遊戲?



尷尬。超級尷尬,十分尷尬。

服務生正左顧右盼著期待有心人能解救自己,因為優先入座的閔玧其和朴智旻之間正瀰漫著一股尷尬的氛圍。

「抱歉,車位不太好找。」停好車的鄭號錫宛如救世主般的走進服務生的眼中。

「…你好!請問還需要點些什麼?」服務生過度熱情的態度讓鄭號錫察覺另外兩位的不對勁。

鄭號錫看過一眼使空氣凝結的兩位犯人,一個神情凝重、一個則是一派輕鬆,和預料中的不太一樣,不過應該八九不離十吧!

「給我一杯冰拿鐵。」鄭號錫和服務生點餐完便看向神色嚴肅的朴智旻,躊躇了一會,語氣中帶有請託的意味說道:「智旻啊,人家得做生意。」話說完還不忘瞪了一眼一副事不關己的閔玧其。因為性格溫柔的朴智旻,一但耍起性格可是誰都招架不住的,眼下鄭號錫也只能默默祈禱會被賣個面子。

氣氛陷入膠著戰,一直在觀察的閔玧其終於掩飾不住笑意,想代為點餐,不料話還沒有說完便直接被打斷。

「給他一杯卡布--」朴智旻正眼看向坐在對面,從容的說:「麻煩焦糖瑪奇朵再加一份濃縮,謝謝。」

「…好的!請稍等。」服務生連忙記錄下來便快步離開。

對立的氣氛清晰可見,鄭號錫有些意外的看了兩個人一眼,隨後再看向走回櫃台的服務生,是意料之中的交頭接耳。撇了撇嘴,鄭號錫認命的前去替這兩個讓人放不下心的人收拾殘局。

「關於你剛才說的話,我會裝作沒聽過,還有——同學會我不會出席。」經由一番冷靜後,朴智旻清楚的表明立場。

「⋯如果沒有別的話要說,我想我們沒有再需要碰面的狀況。」只是眼下再嚴厲的字眼亦是冷酷的面具都已撼動不了閔玧其的決心,反而越讓他充滿信心。

「或許不是需要,而是必須。」搭著水杯的大拇指摩挲著杯緣,閔玧其故空玄虛的淺淺一笑。

這話又是什麼意思?意有所指的話讓朴智旻感到不安,和記憶中截然不同的閔玧其已經讓他快要喪失理智。

電話聲響起,朴智旻分神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眼神驟變的情緒被閔玧其捕捉得一清二楚。

「…我去接個電話。」朴智旻神色不安的要離席,不料閔玧其伸手一把按住,接著在他錯愕的眼皮底下搶過鈴聲大作的電話。

「不可以!閔玧其!」朴智旻驚慌的喊出聲,越過身子試圖伸長手阻攔,卻因為周遭投射的注目禮而輕易地被推開。

當著朴智旻面前接通電話,閔玧其憑著那一股優越感,用著戲謔的口吻說:「⋯好久不見,小國。」

朴智旻宛如世界末日般的崩潰,昨夜的荒唐將他徹底打回現實,不堪、委屈迫使他離開這裡。

「忘記我了嗎?我是閔玧其。」閔玧其壓低嗓音,餘光瞥見臉色明顯慘白、黯淡的朴智旻,一時沒反應過來,只想給田柾國來一個下馬威。

「⋯昨晚——」話才起頭便徹底點燃朴智旻的怒火。

起身奪走電話,直接切斷通話。

坐回座位上,他低著頭苦笑說道:「我不記得學長還有這麼稚氣的一面,時間果然能改變一個人。」雲淡風輕的劃開距離,就算沒有放下又如何,很多事總是過了,就過了,包含感情。

閔玧其沈默的看著不同於方才刻意保持距離的朴智旻,直覺事情並非金南俊所說的那麼簡單。

「先失陪了,學長。」朴智旻拎過背包便起身離去。

匆忙離去的身影和鄭號錫擦身而過,後者回到位置上,心存疑慮的看著不動聲色的閔玧其問:「不追上去?」

「他和田柾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閔玧其眼神銳利的看向鄭號錫,又說:「我要知道所有事情。」

鄭號錫不發一語的看著閔玧其,縱使心裡有一絲動搖,也依然猶豫到底該不該開口。

「你好,這邊送上餐點。」送餐的服務生打破兩個人之間的沈默。

服務生離去,閔玧其看向那杯失去主人的焦糖瑪其朵,打破沈默的說:「既然怕我再傷害到他,那幹嘛要幫我。」

「因為我不想再看到有人受傷,特別是對智旻。」閔玧其冷笑一聲的回應鄭號錫這句話中有話的警告。

鄭號錫垂下眼眸,低聲說了一聲抱歉便起身離去,因為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閔玧其有多保護朴智旻,只是擅長隱藏自己的心思,才衍生出這樣的愛恨情仇,也正因如此,這一次他必須想清楚怎麼保全朴智旻。



叩叩。閔玧其停下整理琴譜的動作,往聲音來源處看去。原以為是一如往常的學妹獻殷情,不料眼前出現的竟然是驚艷三大科,鄭號錫的直屬學弟—朴智旻。

舞蹈科的人怎麼會跑來鋼琴教室?難道是找不到鄭號錫?隔著一段距離看進那雙宛如會勾人的眼眸,那晚的畫面一閃而過,霎那間,閔玧其感覺那股莫名的情愫又再萌芽。

『要找號錫嗎?』回過神,閔玧其故作鎮定地繼續整理著東西,同時也偷偷期待他走向自己。

『嗯…不是,是我聽學長說你空堂都會在這,所以就來這看看了。』聽著如春天櫻花落下般柔情的嗓音,還有那慢慢靠近的腳步聲,不知為何的,閔玧其揚起了嘴角。摸不著頭緒的雀躍使心跳亂了套,而所有思緒就像是被按下了暫停鍵,停止運轉。

『喏。』腳步聲停下,閔玧其瞥過一眼伸出的手拿著一杯外帶咖啡,便眼神一亮的停下動作。

抬頭看向雙眼微彎、嘴角勾著一抹淺淺微笑的朴智旻,心跳漏跳了一拍,如同那天晚上。目光悄悄的游移在那粉嫩的唇瓣,想要親近的念頭一閃而過。

走廊由遠而近的嬉鬧聲將閔玧其的理智拉回,他閃避朴智旻追逐的目光,迅速把這份禁忌的情愫藏起。低頭慌亂地將琴譜收進包包,隨即轉身快步離開。

『…學長!』朴智旻追出教室,看見閔玧其被準備回宿舍的鄭號錫一行人攔截住,想上前搭話卻因為方才那樣的尷尬而作罷。

而卡布奇諾就那樣被擱在鋼琴蓋上,直到隔天也沒有入閔玧其的手,如同他們的關係,任誰都不曾擁有過。

 

–我們的愛都少了一份勇敢。


-未完待續。

有任何感觸或是建議都歡迎留言!
非週更、日更,此篇為不定期更新,預計20章內完結。

IG:160926shin
粉專: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克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gle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 朴SH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