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美好是一層一層謊言所堆疊出來的。

 

–唯有躲在一層一層的謊言之中才能保有期待。

 

太陽揭開夜晚的黑幕,ㄧ輛黑黃相間的重型機車騎進市中心著名的景點-咖啡廳巷。偌大的引擎聲和悠閒氣息形成強烈對比,陸續打開燈,準備開店的店家們卻是習以為常。

田柾國,在演藝生涯巔峰時宣布隱退的全方位藝人。沈寂一年之後重新出發,開了這一間名為–Talk to love early.的咖啡廳,並且親自兼任咖啡師一職,半隱退的狀態讓國內及海外的粉絲紛紛朝聖,也成為帶動這條默默無名的咖啡巷人氣的一名功臣。

修長的腿跨下摩托車,脫下全罩式安全帽隨手撥了撥髮絲,舉手投足盡是致命誘惑。禮貌地和對上眼的店家們點頭致意,隨即轉身進咖啡廳。

風鈴聲傳來,田柾國一抬眼便看見金碩珍抱著一盆洗淨的餐具走向離櫃檯最近的座位,而店內難得沒有另一抹的身影。

「今天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還以為你要吃完午餐才甘願回來呢。」金碩珍沒有多留神的嚷嚷著。

「南俊哥怎麼了嗎?」田柾國出聲關切著。向來開店事宜都是金碩珍和金南俊兩個人一同負責,縱然有事情耽擱、身體不適,也會傳訊息告知,好讓他能提前來協助,可是今天並沒有任何消息,感覺不太對,難不成真的發生什麼事了嗎?而這件事也和自己有著一半的關係。

一陣不安繞上心頭。田柾國微微皺起眉,大步走向動作反常的金碩珍。

「⋯哦小國啊!今天怎麼這麼早?」金碩珍怎麼也沒想到出聲的會是向來晚到的田柾國。

一時反應不及的掉下刀叉,隨即又恢復鎮定,彎腰要撿起時,田柾國早他一秒來到桌邊並且撿起餐具。

「謝啦!」金碩珍接過手中的餐具,扯開嘴角對上田柾國那充滿疑惑的目光,渾然不知臉上那抹尷尬的笑早已出賣他。

「一臉做虧心事的。」田柾國把這反應看進眼底,但是並沒有在上面多做停留。

拉開對面的椅子,神色自若的坐下,然後把手錶給拆了下來,熟練地折著餐巾紙,然後遞給金碩珍包著餐具。

「呵呵你才是!」金碩珍瞥過一眼勾起嘴角,小聲哼歌的田柾國,心底略有不安的。

兩人之間無聲瀰漫起一片死寂,心虛的金碩珍奈不住性子的問:「你昨天等到很晚才回去嗎?」而此話一出口,金碩珍才頓然大悟這是田柾國的伎倆。

不發一語引誘自己先開口,好讓他的詢問沒有那麼咄咄逼人,只是田柾國的內心似乎並沒有表面上那麼平靜。

「等一陣子就回去了,反正就住在對門,不用手機也聯繫得到。」田柾國撇了撇嘴角,十分自信的回應,可是相處這些年,金碩珍自然還是看得出來。

不安略略的平定下來,就在這時候,田柾國單刀直入的問:「南俊哥他出國了?」是試探,也是最後的機會,不過金碩珍卻不再感覺到壓迫感,因為看穿了田柾國心的本質,因為局勢變成他佔上風。

「看樣子閔玧其是真的回來了,對吧。」田柾國藏起心中那逐漸擴大得不安,故作從容的說出結論,甚至還帶有挑釁意味的拿走最後一組餐具,包起後放到金碩珍的面前。

金碩珍看著擺在面前的餐具組,露出的餐具絲毫沒沾上指紋,紙巾折起的弧度也十分完美,整體評分——滿分。

他收回撲空的手,低著頭輕笑過一聲:「⋯你還是認為生活是付出就有收穫,理所當然會得到掌聲,對吧?」

「那你應該也記得我曾對你說過的話。」田柾國愣了愣,隨即不堪地撇頭。因為那一直是心裡的坎,而這麼多年也唯有金碩珍看穿一切。

金碩珍輕嘆一聲,抬起頭對上田柾國凝重的臉色:「⋯是啊,確實該這樣沒錯。」

「⋯那麼早在七年前,朴智旻就該了斷自己,又或是更早以前。」金碩珍平靜的就像是在談論一個陌生人的事,甚至語畢時還抬頭對臉色完全垮下的田柾國撇嘴一笑。

「你!」可是即便聽出金碩珍話裡頭的弦外之音,田柾國也說不出任何反駁的話,只能握緊手任由他將一切戳破。

「你可以繼續欺騙自己關於支撐他活下來的理由,但是你我都很清楚著選項裡頭,沒有著誰。」

 

–即便如此,我還是會一口飲盡你親手送上的毒藥。

 

叮咚。

一聲訊息聲伴隨著震動擾醒還埋在被窩裡的朴智旻。

腦袋瓜斗聳一下,隨後蠕動著身子,像是在做垂死掙扎。

嗡嗡嗡-嗡嗡嗡——來電震動聲成功把他召喚出來。藏在棉被底下的手伸出把蓋在臉上的棉被扯下,深鎖著眉頭,看過一眼牆上的時鐘,再看向床頭櫃上的始作傭者。

他輕嘆一聲的睜開眼,側過身子想拿過手機,不料一陣痠痛感席捲而來,湧上腦海中的片段令他感到一絲不安。

嗡嗡嗡-嗡嗡嗡——他拿下手機卻在看見來電者之後更沈悶。

分神的環顧一眼房間內的擺設,整齊、毫無凌亂,心裡頭便有所打算。

「喂。」他保持平靜的接起電話。

「…你還好嗎?」縱使內心已經受到電話那頭的關心深深影響,他也必須隱藏真實的感受,不能有絲毫的意亂情迷。

因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七年不見的閔玧其。

垂下眼,他保持漠然的態度說道:「謝謝學長通知小國來接我,改天請你吃飯。」

「不用了。」霎那間,電話那頭的人變回記憶裡充滿距離感的模樣,他感到自在的失笑。

「同學會上陪我敘敘舊就好。」…同學會?還沒意識過來那句話的意思,耳邊便聽見結束通話的聲音。

放下手,他望著黑去屏幕的手機久久不能自己。方才那句話什麼意思?莫非這是要舉辦同學會嗎?

叮咚。

訊息聲拉回思緒,他若有所思的點開訊息。

–醒來打給我。(AM03:17)

–醒了嗎?身體還好嗎?(PM12:38)

–昨天我沒有通知任何人來接你。(PM12:40)

對於閔玧其特地解釋的行徑感到不可思議。

再讀過一回所有訊息,至於是誰比他更早讀取過,其實也無須多猜,眼下他只想感受這份注入心裏的暖流。

勾著嘴角把手機放回床頭櫃上,他撐起疲憊又痠痛的身軀下床,準備梳洗一番後前往鄭號錫的舞蹈室。

 

–倘若不是你也無仿,因為我屬於你。

–一直都只屬於你。

 

推開門,金南俊先看到在一旁臉色嚴肅講著電話的閔玧其,隨後和待在角落玩手機遊戲的鄭號錫對上眼,眼神詢問卻只得到一個聳肩。

「不用了。」突然變調的口吻讓金南俊有些詫異,也更好奇這通電話的主角為何人。

腳步移動到小桌子旁,放下裝著熱騰騰的咖啡的紙盒,遞給鄭號錫一杯咖啡,再坐到一旁的板凳上,靜靜聽著分析。

「同學會上陪我敘敘舊就好。」登愣。謎底揭曉了。

金南俊露出玩味的笑,一旁的鄭號錫也鬆口氣的將手機給擱到一旁,端起咖啡吹涼著,淺嚐。

憤慨的閔玧其一轉身便對上兩雙不懷好意的眼眸,自然知道糗樣已被看得一清二楚。

「…怎麼?他又酒後失憶了?」鄭號錫看閔玧其一臉喪氣,忍不住的調侃。

金南俊看過一眼沉默的當事人,不發表言論,揚起的嘴角卻也已清楚的表達,但是閔玧其並沒有正面回應他們的好奇,反而把疑問全部藏進心裡,畢竟這件事情攸關名節。

「田柾國知道我回來嗎?」坐到空位上,若有所思地望著角落,問著。

感覺到閔玧其沉澱下來的情緒,鄭號錫和金南俊面面相襯,因為肯定有什麼狀況發生,否則在王不見王的定律下,閔玧其是不可能主動關心近況的。

「不知道吧,媒體那邊我都有聯絡好。」鄭號錫嚥下嘴中漸而變溫熱的咖啡,暗中觀察著閔玧其每個動作。

「需要我多關照嗎?」鄭號錫心裏有數的問一句,果不然,此話一說出,閔玧其便搖搖頭,且下意識的噘起雙唇,鄭號錫便不再說話的演算著閔玧其的心思。

而就在詭譎的氣氛開始瀰漫時,閔玧其開口了。

「…利用鄭和謙的新聞放出消息。」向來從不淌渾水的金南俊聽到這句話便再也沈不住氣的關切。

「玧其你這是…」看著鄭號錫不發一語的起身走出練舞室,金南俊皺著眉看向一派鎮定的閔玧其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為什麼隱瞞我田柾國隱退是為了和朴智旻結婚的事情?」金南俊愣了一愣,躊躇著,因為沒想到閔玧其會這麼快就問起這件事情,只是既然是相關人士問起,也不算是他說出去的吧?

同時閔玧其沉住氣的等待解答,因為這將攸關於未來的行動。

「…因為智旻他沒有答應,只是礙於現場熟人太多才勉強收下戒指,但是我們都知道那只是友情戒,事後小國也給我和碩珍送上一對。」

「不過也是智旻要我千萬別告訴你,至於原因我就不清楚了。」金南俊一邊說一邊注意閔玧其,因為他一直很希望僵局能有所突破,但是並不樂見有人為此受傷。

愛的本身不是錯,每個人各有各的感受,就算有錯也不應該由誰全數承受。

閔玧其貌似很滿意回答的點了點頭,可是卻扔出令人猜不透的話。

「小旻平安無事,我自然會冷靜處理。」這話又是什麼意思?言下之意是發什麼事情了?否則行事冷靜、性格穩重的閔玧其又怎麼會先做出決定呢?

正當金南俊想多問幾句時,手機屏幕便閃起金碩珍的來電,閔玧其像是早就預料到的,在金南俊準備掛斷電話時,冷不防的笑說:「接吧!說不定田柾國急著跳腳要找我。」說完便起身往外頭走,留下金南俊一個人。

 

–有本事衝著我來。

–反正起因全是我的不勇敢。

 

「…嗯,那待會見。」察覺到身後的腳步聲,鄭號錫邊回應電話那頭的詢問,邊回過頭看去。

將結束通話的手機給收進口袋,走到站在一旁俯瞰著車水馬龍的閔玧其,直接切入主題的問:「怎麼回事?」

「我所認識的閔玧其可是秉持敵不動、我不動的原則,所以肯定有發生什麼事。」肯定的口吻讓閔玧其知道再怎麼騙,也騙不過他-鄭號錫,何況這件事也確實得由他和智旻兩個都信任的人去調查。

只是他又該如何開口呢?

如此沉默的態度也讓鄭號錫猜想另一種可能,於是試探性的問著:「還是喝酒的時候,他又故意說話刺激你了?」腦海閃過昨晚的種種,閔玧其沒有回答,嘴角則無聲的代替回答。

見到閔玧其那抹發自真心的笑,鄭號錫便確信主角不是朴智旻,於是可疑人士瞬間剩下田柾國一個人。可是田柾國究竟做了什麼事能讓閔玧其生如此大的氣?

「中午一起吃飯吧!」放下一半的擔憂,鄭號錫改變策略的邀約午餐之約。

閔玧其理當的毫不猶豫的允諾,兩個人相視而笑,因為擁有這份根深蒂固的情誼作為基礎,所以才會在遭遇任何事情時都能保有自己。

 

停好車後搭上專用的電梯,朴智旻戴著鴨舌帽、一身便裝的來到鄭號錫的舞蹈教室。

反手關上門,朴智旻拿下鴨舌帽轉過身,頓時愣在那,因為沒想到會這麼快就碰頭。

「宿醉退了嗎?」看著有些陌生又熟悉的他,朴智旻不知如何適從的站在那,只能任憑他再一次佔據所有思緒。

 

-失去所有恰當時機相愛的我們,當真還有幸福的可能嗎?

 

 

-未完待續。

 

IG:160926shin

粉專: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克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gle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 朴SHIN

 
有任何感觸或是建議都歡迎留言!

非週更、日更,此篇為不定期更新,預計20章內完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