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數完結,然後又要開始坐時光機囉~會綜合蠻多篇的,建議先看過女方視角哦!

連結:06。[旻G] 有種關係-不公平。(短篇、清水)

18。有種關係–愛情轉移

 

拖著無力的步伐走下公車,天色已昏暗,你暗自祈禱金南俊今晚加班。

可是當拉開家門,目光掃過空蕩的玄關,一切稱心如意時,湧上你心頭的盡是道不盡的孤寂。

你感覺諷刺的扯開一抹笑,低下頭不願面對如此自私又醜陋的心態,甚至對這樣的自己感到可悲。

 

深夜裡,你尚未入睡,也不願入睡,疲憊的也要撐著眼皮數過一個鐘頭又一個鐘頭的空蕩,然而越等就越是孤寂,越多懊悔。

這幾日猶如溫室效應浮上抬面的事令你招架不住,最終敵不過睡意的蜷縮起身子,窩在床的一角、緊摟著被單闔上眼,就這樣似睡非睡的迎接天亮。

直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擾亂清夢。

叩叩、叩叩叩!「智旻!朴智旻!你在裡頭吧?」你皺起眉翻過身,隨後猛然睜開眼,坐起身看過一眼透亮的天色再看向緊閉的房門。

眼前急促的敲門聲和等一夜的聲音是真還是假?你不願相信的閉上雙眼,著急的聲音卻一遍比一遍清楚,心底感到踏實的揚起嘴角,可是胸口卻擴散一股說不出口的酸楚。

為何有種慶幸、僥倖的心態?為何心裡只有迴盪著一聲又一聲幸好、幸好…

這一刻,你終於承認這份害怕,而且是非常的害怕。你怕就連金南俊也不要自己,到最後不只失去愛情,還要賠上這份難能可貴的友情兼親情。

 

–可就算有前車之鑑,你依然只在乎自己失去多少。

 

面對面坐在飯廳,曾經的溫馨變得灰白,你十分不自在的垂喪著頭,也明顯感受到停在身上的目光隱忍著憤怒。

感覺雙肩十分沉重的,你抬頭對上那道目光,想終止這片死寂,南俊卻像計算過的搶先一步。

「你沒有話想跟我說嗎?」被先發制人的你怔了又怔,沒料到總是包容自己的南俊會如此直接,腦袋一下混沌的無法思考,竟然閃過逃避到底的念頭。

如此強硬的態度使你更不願意面對,你隱壓在胸口的怒火,不解的皺起眉反問:「你還希望我說什麼?」說我知道錯了、幫幫我!我不想失去玧其、不想失去你們的寵溺嗎?

對於南俊一改縱容的態度,你除了憤怒,更多的是迷惑。因為你到底還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

「也是,該聽你說的對象不是我。」南俊挑眉看著你,嘴角更揚起一抹戲謔的弧度。

絲毫不意外你的反應,那雙緊盯你的雙眼彷彿看透了什麼,如此陌生的模樣令你忐忑不安。

「所以你代替我吧!」你繃緊神經看著他。代替他什麼?你浮躁的完全無法思考,像隻刺蝟的戒備,然而相視的較量,你最終矮了一截,在他開口後。

「週末去送玧其出國吧!我臨時得出差,無法出席。」你呆愣的久久無法自己。

只因為週末這個字眼。你陷入恐慌之中,在意的並非南俊要你出席,而是為什麼這麼趕?難道是想徹底逃離自己嗎?好不容易平靜的心為此沉浮不定。

心裡又有道聲音催促自己允諾,莫非一切還有轉圜的餘地嗎?

 

–還是是我在期待?期待還能夠改變些什麼呢…

 

走在安靜的校園,你不只問自己一次為何還要來學校,明明阻止心煩的終點並非這。你說不出理由,僅是單純的讓心為所欲為,殊不知答案就在你看見窗邊那抹身影之後呼之欲出。

「…報告。」出聲打斷科任老師的講課,你感受到眾人的注視,其中也包含她。

在老師略帶指責的話語下走到座位,你試著不去看她,不要有任何情緒,於是忽略心底最清澈的聲音。

坐到位置上,你放空的看科任老師繼續講課,同時感受到一旁投射來的目光,有些不耐煩,也應該生氣,但是終於發現自己的不尋常。

伴隨具有催眠性質的講課,你心不在焉又或者是刻意的往窗邊看去,不費吹灰之力抓到現行犯,你捉住她驚慌的情緒,下意識想撇開頭,不料她在此刻點頭致意。

這瞬間有如黑暗中照亮周圍的光線,漸緩的心變得沸騰。

 

–把一個人的溫暖轉移到另一個的胸膛,讓上次犯的錯反省出夢想。※註1

 

「好了,今天就到這,小老師中午前把筆記收給我。」望向窗外的眼眸眨了又眨,撇頭目送科任老師的身影,下一秒眼神變得銳利,你看向總是帶頭的人,她拿著筆記走向窗邊那抹身影,相較之前的憤怒,今日的你已經能平靜的看待。

閔玧其的受傷、金南俊隱忍的憤怒,加上發現的真相,你滿腔熱血的想接手她所有的不幸,就當作是彌補!是償還!

「筆記給我吧!」你站起身笑著喊住跋扈的身影,後者怔了怔轉過身。看似眼神較勁,但是你的心依然平靜,你感到無比信心,因為終於做出實質的保護了。

「你好像很喜歡管她的閒事?」質疑中意有所指的話使你扯開更大的笑容。

你掛著自信的笑跨出步伐,而在這簡短的距離上,你感覺自己就像最初的閔玧其,相似的心、重疊的靈魂都讓你不再害怕,於是最後一步踩的沉穩。

「對我而言這並不是閒事,所以關於妳的疑問…我無可奉告。」在眾人屏氣凝神的注視下抽過筆記,不經心的轉身走回座位。

將筆記放到桌上,你正視那些看好戲的目光,宣告你-朴智旻的規則。

「下堂課結束記得交筆記,逾時不候。」因為你不允許旁人有機會再輕易奪走你在乎的人一絲笑容,絕不。

 

你細數過筆記的數量,再加上自己的和她的,滿意的抬頭,抱著筆記走向她,站在一旁輕聲:「走吧!」這一次,你絕對會好好保護在乎的人。

 

絕對會的。

 

「我、我幫你拿一些吧!」她倉皇的站起身,小聲的嚷嚷,兩手猶豫不決的伸出又收回。

你歪了歪頭,見她堅持又躊躇的手,心想莫非是害怕肢體接觸嗎?半猜測的將筆記放桌上,拿起三分之一遞上:「一起走吧!」身影怔了下,隨後粗魯的接過少部份的筆記,轉身離去。

你挑眉看她一眼,長腿跨出大步的追上,走廊上並肩走著,而一路上的沉默也並非平時的自在,你假裝不經意的瞥過一眼,不明白怎麼一下耀眼的光就被黑暗給吞噬?都三天不--等等,莫非還在為那天的事情生氣?

偷看著她緊抿雙唇的側顏,你想起昨日一開始的心思,於是主動開口。

「那天對不起。」側顏勾起一抹笑,緩下臉色的搖了搖頭,你鬆口氣的笑開,隨後想起她請的假別便又問道:「那身體有好點嗎?」她頓了一下,撇頭和你擔憂的視線四目相交,微微點了點頭。

你放心的低下頭,再次無視了湧上心頭的僥倖。

 

 

–愛情不停站,想開往地老天荒,需要多勇敢。※註1

 

-未完。

 

歌詞來源:註1。陳奕迅–愛情轉移。

 

過度章(?

嗯覺得後面會被揍啊

 

IG:160926shin

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客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LE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朴SH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