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沒有相關聯結哦:)

17。有種關係–勇敢。

 

太陽公公露出臉照亮大地,也悄悄溜進房裡,擾醒床上正熟睡的你,從未爆發的情緒讓你一夜好眠,即使付出的代價是非常慘痛。

你背過身子,皺起眉,舉起手,手背輕壓在浮腫的眼皮上,全身像是得了一場重感冒,全身無力、心神不濟,但是這不是感冒,你知道的。倘若希望痊癒,也只能仰賴時間,只是是否痊癒盡是未知數,你自覺可悲的苦笑。此刻的空虛狀態就和尚未離開家的日子毫無差別,你終於明白自己根本沒有逃開那束縛的身份,只是換過位置、換個人選,然後繼續漫無目的的依附旁人建造好的防空洞苟活。

你奢望的正常生活如同於他們對你的才能、你的特殊貪婪,於是老天正在懲罰你,彷彿祂在說你不該覬覦凡人的事物,包含情感。可是你是真心喜歡上學,喜歡吸取新知識,腦筋舉一反三的連結很快,只是過多的異樣眼光,以及諷刺的話還有成人世界那醜陋的討好,最後你選擇自修,金南俊也才有機會成為你的專屬家教。

相似的遭遇讓他毫不猶豫接下案子,你們之間的差別在於他是孤兒。因為成長日子過得比你辛苦、遭受到許多的考驗,所以他對你總是多很多關心和縱容,他說他不想親手創造一個毫無情感的機器人,也不願你變得那樣。

緣份就此糾纏上,相繼出現在乏味人生的他們讓你享受到最純淨的情感,你將他還有霸凌中挺身而出的閔玧其視為最親近的家人朋友,可是怎麼偏偏就對他變了味?

你再翻過身,眼神飄向桌上的相框,你們三人唯一的合照,昨天…他是在看這張照片吧?那是否也察覺那一天是你決心終止一切的開始?

照片裡的場景是你搬來這的第一天,那時你把東西搬上樓,滿身是汗下樓喝水時,金南俊毫無徵兆的貼近、閔玧其則半帶無奈,但臉上掛著淺淺笑意走來,然後在你一臉錯愕、難為情之下拍的。

「等、等等!這太醜了!」生米已煮成熟飯,你不得不正視這張照片的成果,要是爾後三不五時被拿出來笑如何是好,但是無論矮金南俊將近一顆頭的你再怎麼跳、怎麼耍伎倆都是徒勞,最後只能見他帥氣拿過家鑰匙出門,留下你和從頭到尾在看笑話的閔玧其。

「哥都不幫我…」你皺著眉頭邊嘟嚷邊走進廚房,可是心底很雀躍,因為親近、因為很自在。

「不就是一張照片?嘴幹嘛翹那麼高…」閔玧其一副不以為意跟進廚房,覺得好笑的看了你一眼。

你不作回應的拿起冰水壺倒了兩杯,聽過他的話也覺得似乎沒有那麼委屈。

拿起眼前的杯子大口飲下,豪邁的放下杯子,手背擦去嘴角殘留的水漬,抬頭對上緊盯著自己的閔玧其,茫然的眨了眨眼,問道:「臉上沾到東西了嗎?」邊問邊伸手摸著臉頰,眼神飄向沉默不語、眼神陌生的他。

「…我又沒有說我要喝。」他撇開深邃的眼眸、嘴角勾起讓人又愛又恨的笑,一如往常的冷傲,你忍住翻白眼的衝動看著身影拿過水杯離開,將杯子拿到流理台裡沖洗,甩甩手轉身走出廚房,準備就緒的閔玧其抓準你的步伐搭上肩,你驚慌縮起身子,臉被他溫熱的側顏若有似無的觸碰,你還沒搞清楚狀況就又聽見喀擦一聲。

…又來了。你無奈的看向推開身子,活像小孩拿到糖雀躍的閔玧其,心臟漏跳了一拍,這是第幾次了?被碰到的地方又像著火,陌生卻十分留戀,這是怎麼回事?

你慌張的撇開頭,他注意到你的不對勁,收起嘻皮笑臉、一臉擔憂走近,你撇見他靠近的身子,嗅到強烈且具吸引力的氣息便立即繃緊神經,眼神不敢亂飄的直望前方,硬生生的閃避他親近動作,落荒而逃的上樓,直到金南俊回到家。

 

你閉上眼無聲的嘆息,若記得沒錯,那是你們最後一次獨處。

 

–感情結束從來就不是一個人的問題。

–若不曾感受到又怎麼甘願付出、情願停留呢?

 

星期一出發的特別早,為了躲過金南俊,還有療傷心底尚未痊癒的傷。昨日雖然窩在房內整天,南俊也很體貼給予空間和時間,可是他對你越好,你就越心虛,因為你是壞人。

「早安,今天一樣是總匯一套嗎?」一推開店門便聽見店員親切的問候,而且嗜好被記得一清二楚,你有些受寵若驚,究竟是自己的防備心太強還是這世上還是有好人呢?

扯開僵硬的笑容,點了點頭:「要外帶,麻煩你們。」你走向櫃台,低下頭翻找皮夾,忽然腦海中浮現閔玧其說的話--聽從一次自己的心吧!

心裡擱登了一下,和閔玧其還有她的相處如跑馬燈的回放,重疊的身影讓你不知所措,店員察覺你的神色不對勁,紛紛投射關切的注目,問道:「先生你還好嗎?」失了魂似得對上店員的眼,搖搖頭遞上現金,然後退到一旁。

你握緊雙手,不斷地深呼吸舒緩胸口的緊繃,然而心底對她產生的那份悸動,以及期待得到的回應都讓閔玧其的身影更加深刻,腦中最後重覆他最後那句話…

其實他早就知道自己在逃避了吧?只是像個傻瓜,明知道自己逃避也堅決選擇等待…

「先生,餐點好囉!」店員朝氣的嗓音拉回思緒,你一愣一愣的走上前接過早餐,轉身要離開,但腳步像被釘住,動彈不得。

 

是否感情的歸屬從來就不需要表明,只要認真去愛就好?

 

–友情讓愛情的懸念淪為一個紀念。※註1

 

前往學校的路上,你不斷地在心底演練如何道歉,還有如何送出手中的早餐,也想像各種她的反應以及應對方式,唯獨沒演練過此時這個情況。

你看著寫滿骯髒話語的黑板無法動彈,如見到自己最初的模樣,全身顫抖的望著寫滿不實指控、難堪字眼的黑板,心如被細針在扎,隱隱作痛卻不見傷痕,霸凌總是如此。看似一笑而過,但傷害已附著在心上,等待有朝一日被觸摸,或是藏進最深處,不碰也不想的防備。

你感到無比憤怒,對自己的懦弱而感到憤怒。

寧靜的校園迴盪起腳步聲,還有此起彼落的談話,你回過神匆忙地把早餐放到她桌上,毫無疑慮的捲起袖子,大步走上講台拿起板擦的擦拭,一心只想保護她不被旁人笑話,可是每每擦去一字、一句,你的心就像被劃過一刀。

這種行為勢必不是今天才有的,但是是從你插手之前,還是之後?這些日子她都默默承受嗎?你自嘲的冷笑,實在可笑至極!呵呵…還說保護她呢!

你沉著臉反覆擦拭的動作,直到黑板上不再清楚的字跡便收手,回到座位猶如靈魂被抽空,漠然的看著陸續走進教室的人,將一張張錯愕、害怕的臉孔記得一清二楚。

 

早自習開始,黑板依然灰濛濛一片,她的座位依然空在那,你十分擔心,直到聽見班導說請病假後才放心。心情五味雜成的很,一方面為她的病擔憂,一方面慶幸她逃過一次被使喚,人生到底為什麼要掌握在別人手中?

下課鐘響起,你走向她的座位,本意是想拎走冷卻的早餐,不料一次性發現她獨自承受的一切,還真幸運!

 

夕陽已西落,你的身影再次出現在空盪的校園中,浸濕襯衫的汗水和急促的呼吸聲都說明了你的腳程多快。

腳步聲迴盪在長廊上,視線不足也仍看見幾抹人影踉蹌的跑離教室,握緊手中的東西跨出更大的步伐。

隻手撐著門氣喘吁吁,你抬起佈滿汗水的臉,看一眼黑板上的半完成品,眼中盡是無處可發的怒火,緊抿雙唇走進教室、走向她的座位,眼神落在凹凸不平的桌面,你隱忍胸口那逐漸擴散的痛楚,伸手摸上因利器所造成的坑洞,心痛不已。

腦海更浮現她忽視這一切,依舊展開笑顏、依舊完成隨堂考的側顏,和現實形成極大反差,你還真是個膽小鬼。

 

將手裡的透明墊鋪上桌面,手指輕輕刮過平滑面,放空似得輕聲:對不起… 淚水落下和汗水融為一體。

一聲對不起對獨自承受的她說,也是對自己說。

 

對不起,朴智旻,是我太懦弱,才會傷害閔玧其,才會保護不了如第二個自己的她。

仰起頭努力不讓眼淚流下,你告訴自己不能辜負南俊的期望。

 

哭完了就要勇敢,也要幸福。

 

–愛情到底讓人脆弱,還是讓人堅定。※註2

 

—未完。

 

歌詞來源:註1。曾之喬–幾乎、註。張惠妹–我為什麼那麼愛你。

 

失去愛的你是否有所領悟了呢?

是否也迷惘的活得像個影子呢?

 

IG:160926shin

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客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LE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朴SH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老朴我來了(嗯?)
    每次看完老朴的文章都有很深的感觸啊嗷嗷(抹淚###)
    等我考完指考就可以浮出水面了
  • 嗨阿(揮手
    指考加油加油(集氣

    呵呵有感觸就好,就怕寫得沒有感覺QWQ

    朴SHIN 於 2017/06/21 20: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