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沒有相關聯結哦:)

15。有種關係–魔鬼中的天使。

 

細微地腳步聲傳入耳,原本煩悶的心情頓時豁然開朗,嘴角勾起著,你輕閉雙眼在腦中勾勒他的著急的神情,雖然有一些出入,但你還是樂在其中。

背對著,感覺到人緩緩的走近,最後腳步站穩、略帶喘息聲的說:「想低調還翹課…」

睜開眼,撇頭看過一眼身後沾上泥土的白色球鞋,確認和猜想的一模一樣這才放心應聲:「就忽然想看乖孩子叛逆時,大人是否還是一味寵溺。」並非疑問的肯定,像是早已摸透大人們的行事風格。

目光跳望著遠方,將市區的高樓刻劃在眼中,真希望永遠只有快樂呢…

「真想脫去一身虛偽、噁心的面具…」你放輕音量的喃喃自語著。

而無奈的口吻、閃爍著哀傷的眼神都深深牽引閔玧其,他多想成為能擦去你心中淡淡憂傷的人,想做專屬你的避風港,所以他在等,等你點頭允諾。

「…為何要看?」你聞聲便抬起頭,和若有所思低頭看著自己的人相視,那是多麼專注的神情,你感覺臉頰邊染上一陣燥熱。

怦然心動。突然閃過心中的話嚇你一跳,倉皇的撇開頭:「沒、沒為什麼…」

「呵呵幹嘛,害羞?」閔玧其莞爾一笑,似乎很滿意這個反應,你故作鎮定的不回應,但是閔玧其卻玩上癮的望著。

你試著避開那道熾熱注視,心裡好氣又想笑,最後一個暴氣的怒視,結果他一臉無辜的眨眨眼,你怔了一下憋笑不成,噗哧一聲的捧腹大笑,也渲染了他的嘴角。

「笑吧,我喜歡你笑的樣子。」低啞的嗓音輕輕飄進耳裡,你緩下浮躁的心,看著他伸手在髮頂上揉了又揉,不同於大人們的較勁,真誠的打動你的心。

相視著心臟漏跳一拍,你像著魔般的抬手反握髮頂上的手,輕聲:「…倘若我真的變壞了呢?」

「那就變壞吧!我會陪著你。」毫無遲疑的話在心裡扎了根。

 

–所以才會那麼沒良心的傷害吧?總之他會在。

 

清晨。

你拖著沉重、略不耐煩的腳步走上階梯,推開店門便聽見清脆的風鈴聲,和櫃台小姐對上眼先是禮貌的點頭致意,看過一眼價目表,說道:「一套總匯。」點好餐便走到角落的座位坐下,看似冷靜的面具底下是忐忑不安的,你知道南俊為何堅持,畢竟昨日不僅翹課還全身濕透的回到家,縱使平常再任由自己、再體諒的人也會有極限。

可是你真心不知道該如何說起,就像你為何中斷和閔玧其聯絡一樣,不知從何說起。

故作鎮定的托腮望向窗外,這是心虛的表示,稍後抵達的南俊也將這份心思看在眼裡,高挺的身子坐到對面位置,撇過一眼玻璃窗上映出的側臉,端起店員剛送上的檸檬水,淺嚐了一口,嚥下。

「…你喜歡上她了。」他用著再平靜不過的語氣,輕而易舉解答你近日種種不尋常的行為,比起你,他更擔憂未來要發生的事,腦中不只一刻懊悔自己的袖手旁觀,可是感情又怎麼會是旁人能介入的,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讓你看清事實。

喜歡?陌生字眼一下彈入腦中,你怔了一下沒能反應過來,便又聽見他說:「玧其考過建築師執照,他邀請我們出席慶功宴。」沒給你半點思考時間,緊隨的話和人物讓你招架不住,你有點生氣,氣他的不體諒、氣他不知情卻淡然的態度。

可是你是否有發出求救訊號?還是秉持寄居蟹的生存模式,遇到危險就躲進南俊的庇護中,然後還不知足的埋怨呢?

心裡重複一遍他的話,無聲地喊過不敢再在乎的名字,你心虛的低下頭,試著將這份情感藏得隱密,努力讓他像不曾存在過、讓它不曾發生過。

「我們智旻,真的長大了呢…」南俊將你轉換極快的情緒看在眼中,話到嘴邊又吞回,重新組裝過字句,笑著說道。

你頓了頓身子始終不敢抬起頭,為什麼會有想哭的心情…

兩人之間的死寂藉由服務生送上餐點而回溫,南俊瞥過一眼你低到就快撞上桌沿的腦袋瓜,心底盡是捨不得,同時也生氣自己,氣自己對你太過縱容,明明早預料到玧其會受傷,卻仍假裝漠視。

修長的手優雅地從桌邊木盒中拿出刀叉,抽過幾張衛生紙簡單擦拭著邊說:「吃吧!你最喜歡的總匯。」就算全世界都責怪你,他也會站穩立場,保護好你。

你抬頭看著散發溫暖,從頭到尾、從以前到現在都不曾嚴厲指責過自己的金南俊,感覺胸口擴散開一股苦澀,你能將他和她的身影重疊,卻無法將他想像成金南俊般的存在,到底是不是你生病了呢?

倘若對她的舉動和在意是喜歡,那麼似曾相識的溫度,套用在閔玧其身上是否也是?

匡啷一聲拉回你思緒,眨了眨發熱的眼,對上南俊擔憂的眼神,聽見他問:「你還好嗎?」你勉強地撐起嘴角搖搖頭,依舊不願表露內心的想法,有氣無力的拿起擦拭過的餐具,沉悶的心情更讓你食之無味。

而南俊看見思緒恍惚的你也完全沒食欲,無奈的放下手中餐具,嘆氣:「不打算在他出國之前把話講開嗎?」一直以來他都不想強迫你做任何事,可是這次似乎得破例一回了。

他語氣中的無奈讓你毫無頭緒,只有繃緊身子、握緊兩手中的餐具,努力抑制住情緒,同時餘光瞥見他的身影向前傾,大手摸上髮頂寵溺的揉過髮絲,說道:「不要怕,我在。」湧上的酸楚一發不捨收拾,你顧及面子低下頭咬住唇,而這細微的動作,南俊看得一清二楚。

 

輕聲:「哭吧!哭完了就要勇敢…」

一句再簡單不過的話戳中你內心的軟處,但是正是用餐的巔峰時段,你只能縮起身子,微弱的顫抖,傳出嗚咽的哭聲,只是越努力別太醒目就越容易引來側目,可是髮頂上那雙大手始終沒離開。

 

–就像他一樣。無論被傷的體無完膚也不離開。

 

時間逼近正中午,太陽正炎熱,可是心卻冷的無知覺,前方的身影跨出大步並揚聲:「這麼準時!」你遲疑了一下腳步才踏出,感受到他的注視,你很是忐忑,不禁捉住衣角。

「嗯先到附近辦過事情。」久違的低沉,略帶啞音的聲音傳入耳畔,你也終於走到他們面前。

站穩腳步、垂喪著腦袋不敢正視那道熾熱的目光,看似很無情,但心裡並非毫無感觸,你很想念他的啞嗓、想念他口吻之中總帶點恨世的靈魂。

「…進去吧,太陽正大著,別熱到了。」南俊回頭看了你一眼,掩飾的完美,伸手拍拍你的肩說。

你怔了怔抬起頭,看著南俊若有所思的雙眼,一時不知從何得來的勇氣,說道:「我,有話跟玧其哥說,哥…先去外頭晃一晃吧!」你已經哭完,所以要勇敢,對,沒錯!你要勇敢,否則就踐踏了南俊的用心和疼愛。

話說完感受到注視的他們一閃而過驚訝,你便更確信自己的決定。

 

–也許我們當時年紀真的太小,
–從那懵懵懂懂走進各自天空。※註1

 

「你真的喜歡那個女生?」

 

領前走進房間的你頓了頓腳步,話到嘴邊又欲言又止,倘若真要說喜歡,又是否該先承認喜歡你?

房門大力被甩上,偌大的聲響劃破了寂靜的氛圍,你猛然回頭,手腕一把被扣住,半拉半甩的倒在床上,身影隨即壓上來,你瞪大眼看著他放大的臉,感受溫熱的唇瓣貼在雙唇之上,加速的心臟讓你腦袋放空,一時忘了要反抗,但是是忘了,還是因為發現一點都不厭惡?

溫熱的唇、柔軟的觸感是吻沒有錯,你也有些微悸動,緊握住手腕的手鬆開,一陣苦澀在胸口散開,你感覺心中有份重要的東西跟著消失。

空氣如凝結般的,他緩緩睜開眼和你近距離相視,你感覺臉頰微微發熱,看著他退開幾分距離,薄唇勾起一抹孤獨的笑容,細微的像徐風吹過的哽咽、冷冽的雙眸染上一波水光,心被撕裂的疼痛,陣陣涼意拂過。

 

「對不起…」又或許最該先說的是對不起。

 

–我和你啊,存在一種危險關係。※註2

 

—未完。

 

歌詞來源:註1。楊丞琳–匿名的朋友、註2。張惠妹–人質。

 

劇情即將超展開(?

我也不願意,因為事實就是如此,哈

 

 

IG:160926shin

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客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LE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朴SH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潛水潛水潛水)
    哎呀老朴我來了(?)
    原來旻旻還有和閔閔不為人知的秘密(?)
  • 嗨嗨妳來了啊~
    嘿呀他們有段故事 哈 要極端的拉扯才能讓旻旻做出決定囉!

    朴SHIN 於 2017/06/08 08: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