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同搭上小雞的時光機,送上相關聯結,04。[旻G] 有種關係–卑微。(短篇、清水)

14。有種關係–愛是什麼。

 

天色漸漸地暗淡,你走在她身後不到兩公尺,短短的相處雖然沒有太多交談,但是相伴吹風看海已讓你感到滿足,很久沒這麼輕鬆了…

看著她緩下腳步,你放慢步調站在一旁,並肩等待回程的公車抵達,悄悄撇過她一眼,微微低下的臉透過彩霞的折射有一種迷濛感,讓你產生了錯覺,再加上不遠處港灣傳來的船隻運作聲響,彷彿漁工還在眼前忙碌,細微的插曲也讓你們之間少掉許多尷尬成份的寂靜。

「…你常來這裡嗎?」風徐徐吹過,終於又聽見她的聲音,不會太尖銳或者甜到發麻,很舒適,和菸酒嗓一樣擁有撫慰人心的功效,但不知道是否也有改變一個人的能力。

你點了點頭,任由回憶躍進腦海中,打從心底的愉悅讓你說出就連南俊都不知道的秘密。

 

「這裡,很像秘密基地。」她看著你沉默。

 

可你卻不自知。

不擅長與人對談的你沒發現話題被終結,一心地沉浸在回憶中,忽視了她的心思,自私地活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自始至終。

 

刷過公車卡,走下車的你意識到昏暗的天色,再隻身走過空蕩巷弄,放空的心思一直打繞在她身上,你好奇她失落的心情是否被治癒了,還有她的安危。

可是能夠怎麼關心?要聯絡方式你沒有,詢問別人也不知從何問起,因為她是被霸凌的人,會有人知道這一些嗎?你對自己無建設的想法感到可笑。

走到家門口,你拿出鑰匙打開家門,看見玄關已擺上一雙不應該這麼早出現的鞋,你很訝異。

脫下鞋換上室內拖走進屋,探頭看一眼客廳,照慣例該待在這寫報告的人跑去哪了?

「回來了。」聲音從身後傳來,你嚇一大跳,一顆心瞬間躍上半空再迅速地掉落,拍了拍胸口,白過一眼從身旁走過的人,是不一樣的反應,南俊將你細微的轉變記在心中,你也清楚感受到他的觀察,沒有來由的心虛,低下頭,拉著書包迅速上樓,進到房間。

「呵呵…」南俊感到十分有趣的笑,坐到沙發上拿過資料準備投入工作之中,這時屏幕右下角彈出視窗,他點開頭像,看完收到的檔案之後整個思緒變得複雜,該來的總是逃不掉。

抬起頭看向你緊閉的門扉,眼中的情緒參雜了些許擔憂。

 

回房的你成大字型的躺在床上,思緒全然被她離開前露出的神情佔據。是失落還是期待?是否像你一樣呢?這種渴望被捉住、期待的心情讓你不知所措。

就快漫溢出來的滿足更讓你忍不住扯開嘴角,這是第幾次因為她而綻放笑顏呢?你數不清,也不認為有結束的那天。

深夜了,你頭一回伴隨著期待入夢,為了明日相見。

 

–妳的存在妳的好,淺白色調的微笑。※註1

 

你走下公車,一如往常的悠閒走進學校,先經過警衛室再走往中庭,看見教官和糾察隊走來的身影也仍不急不徐,和身旁匆匆掠過的身影形成對比。

轉過彎準備上樓,你慣性的抬起頭,不料下一秒急促地走進眼中的身影竟是令你輾轉反側的她,神情略帶緊張的,你本能的往她身後看卻是空無一人,心底湧上一股莫名的情緒,話到嘴邊還沒能問出口便被她一把捉住手腕,反應不及的被拉著走回一樓。

她匆忙的腳步、繃緊的臉色都讓你十分擔憂,眼看大門正緩緩關上,糾察隊也站定位即將記名,這時教官的聲音傳入耳:「同學你們要去哪裡?」糾察隊紛紛投射關切目光,天使與惡魔在心中抗衡著,你看過一眼她毫無遲疑的腳步,理智線斷裂,沉下臉反拉過她的手,跨出大步跑起。

 

雖然猜不到她的想法,但是能讓向來平靜的她變如此浮躁,你好奇的同時摻雜了憤怒,而這些罪名自然而然落到那群人身上。

匆忙搭上公車便前往港灣,你沉默不語,目光也不在她的身上,胸口就像是有一把火在燒,你渴望、迫切的想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想知道到底那群敗類做了什麼讓她選擇翹課,隱壓的怒火像是此時他們出現在面前就足以把對方拆了似得。

誰都不可以傷害她、誰都不可以…思緒亂得讓你不斷在心中重複這句話,殊不知耐人尋味的情感已形成利刃,在以你為中心的心上劃下一刀刀無法彌補的傷,然而這傷口很小、非常細微,不碰就根本毫無痛楚,如同於你逃避家人的冷酷無情一樣,於是你也見不到她暗自舔拭傷口的模樣,聽不清她內心最深處的聲音。

但是你有錯嗎?

望著窗外的眼看向倒映在車窗上的側顏,這一瞬間她的臉龐和記憶中的他重疊。

 

–感情果然是最傷人也惱人的東西。

 

坐在橋上、兩腳沉重的垂放著,來到這就會變好的心情因為她而沉悶。

撇頭看向躺在一旁閉眼享受陽光的始作庸者,漸漸找回理智的你終於發現她的不一樣,被欺負之後該有的憤怒、難過一項皆無,於是屏除同學的嫌疑,可是會是誰呢?你始終猜不到原因為何,難不成是請假而被責罵?

找不到別的答案合理化這一切,你感到些微愧疚,畢竟是自己開口帶她來的,只是和家人生氣就翹課也不是好的方式,落在她臉上的眼變得深邃,望見她嘴角上勾,一時忍不住的出聲:「別笑。」她睜開眼坐起身和你平視著。

「昨天被罵了?」刀槍直入的話讓氣氛凝結,猜測因為她怔住的神情得到證實。

見她慌亂的撇頭,彷彿極力在隱藏什麼事情似得,你不知該不該安慰她,也不認為應該安慰她,因為翹課固然是不對的行為。你不想縱容她,才會在她佇立腳步時沒有挽留,讓她獨自離開。

腳步聲漸遠,倉促的像是有猛獸在身後追擊,你感覺沉重,喘不過氣的仰頭,天色伴隨著轟隆一聲變得陰霾,猶如你此時充滿迷惘的眼神。

 

我的愛是什麼,妳得自己感受。※註2

 

—未完。

 

歌詞來源:註1。艾怡良–在我愛你之前、註2。艾怡良–我不知道愛是什麼。

 

配上歌詞是否更能理解一些呢?

或許結局又能再做更改,變回一個局面如何?

 

IG:160926shin

粉專: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克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gle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 朴SH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潛水潛水潛水)
    老朴我來了嗷嗷♡
  • 嗨嗨(揮手
    謝謝妳一直關注阿QWQ

    朴SHIN 於 2017/05/19 23: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