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同搭上小雞的時光機,送上相關聯結,如右:03。[旻G] 有種關係–小心翼翼。(短篇、清水)

13。有種關係–自私。

 

你戴著耳機躺在床上,聽著音樂邊回想今日她站在面前有些緊張的模樣,別無前例的悸動,而這份悸動一掃你這幾天來的陰霾,正深陷在其中時,忽然一條訊息彈出屏幕。

–南俊,我們新請了老師,明天晚上開始上課。

看著他們打上親暱的稱呼,螢幕背後卻盡是虛偽的話,挑眉的將話掃過一遍,隨後關閉視窗。好不容易告別的陰天再次籠罩了思緒,明明是情濃於血的家人卻少之又少的互動、關心,所謂的利益和幫忙彷彿是義務,你的存在到底是為了他們,而非自己。

而就算已經搬離家也依然必須聽話,好想好好為自己活一次…你記得那個人也曾說過,於是他努力茁壯,提升內在的實力,只為了掌控自己的人生。這時寂靜的房內傳來大門關上的聲響,你將手機放到床頭櫃,邊收拾耳機線邊思考如何開口,心情很忐忑,猛烈敲打的情緒令你感到陌生,不過似乎期待也佔了一部份。

確定想法的你起身走出房,腳步急促的堅定,但是當你看見金南俊一臉倦容走入眼前,頓時間感覺綁手綁腳,站在樓梯旁的你跨不出腳步也出不了聲,因為他是你在乎的人,所以不希望他遭受波及…

放下公事包的他終於注意到樓梯旁的你,出聲問道:「…怎麼還沒睡?吃過了沒有?」你抽回思緒看他,看著他真性情的笑容,還有那一句再簡單不過的關心,這才是家人吧?心底注入一道暖流,亂不自在的縮了一縮肩膀,眼神閃爍的沉默著。

心思細膩的金南俊瞥了你一眼,暫時停下手邊的動作,專注的看你,只是你始終沉默,內心正陷入天人交戰,到底是要自私一回還是繼續苟活在別人的手中?

而極度反常的舉動令南俊感到不安,他試著從蛛絲馬跡中猜出你反常的來由,可是再聰明也看不透你縝密的內心,雙雙沉默的等待對方先行開口,不過與其這麼說,倒不如說他在等你開口。

「也沒什麼,只是我…」勇敢的直視他,你終究開口了。

「我…明天想待在學校。」那雙專注且擔憂的眼讓你動搖,讓你不禁猜想若這是家人,是否會無條件包容?

你看見他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便露出苦笑,笑自己太過純真,天真的以為他就是救贖。

正要開口結束這詭譎的氛圍時,南俊找回鎮定的說:「課程我會先喊停,等你想開始了再繼續吧!」你怔在原地,腦袋一片空白。

因為一句話以及他的態度,不過問,信任的保護,為什麼短暫相處的人會願意為自己承擔後果,而真正的家人卻像陌生人一般,就連一句真心的問候都嫌多?你想不出最完美的答案,抱著複雜的心情轉身離去,回到房間反手關上門,左思右想的坐到床邊,此時電話傳出音樂。

時間差完美無缺,你撇頭看去見到閃爍的屏幕便立即撇開裝作沒有看見,可是鈴聲沒有間斷過,在深夜顯得特別大聲,也特別的孤寂。

你坐在床邊直到對方放棄,然而取代鈴聲的是短訊聲,你無奈的拿過手機、滑開屏幕,點進訊息不怕被發現的已讀。

–為什麼停止課程?

–智旻生病了?

–沒有,暫時休息而已。

–南俊你有事情瞞著我們嗎?

看著群組的訊息刷頻,你是話題主人公,只要出聲就能暫停這一切,可正是如此你才不喜歡。

關閉軟體、回到手機的主畫面,將鈴聲調成無聲震動,放回床頭櫃再躺上床,拉一下檯燈,通亮的光線變得微弱,你側躺的抱著有些涼意的被褥回想,回想從懂事以來的日子。

與生俱來的特別讓你從兒時就備受矚目,承載許多壓力也見到人們將利益建立在情感上的模樣,其中更包括有血緣的家人,醜陋又自私的模樣只要想到就十分厭惡,可是別無選擇。

倘若家庭是註定,那是否只有服從才是正確的?

隨著年齡增長、學到更多道理,服從是否也會漸漸轉為抗拒?問過自己這個行為是否正確不只一次,可是你是不得已,而且就算不正確也已經挽回不了變冷感的性格。

家庭環境造就你不懂和人相處,因為深知最終都會扯出對方不堪的一面,對於情感愚鈍且不會表達,因為太特別而被孤立,所以你習慣將情緒藏匿起,以為傷口不碰就不會痛。

十六歲那一年捍衛心靈而出走,不顧眾人反對、勸說也要找金南俊,你設想過連他都不願幫自己的結果,不過大概是心有戚戚焉!他不但一口允諾也做得很好,你就這樣跟隨他調職、出差而搬遷,當然也有部份原因來自自己。可是他從不多問太多事,是因為也經歷過一樣的事吧!於是選擇靜靜陪伴,努力讓你過上一般青少年該有的生活、給予他曾期盼過的溫暖,沒有血緣卻如此真心,你依賴也有許多無奈,因為他只是個毫無血緣關係的人。

獨自在這條尋找自我的路上很孤單,除了揣摩青少年該有的心境、神韻,你對一成不變的生活已感到乏味。是她,她的出現才又勾起你的一些熱忱。

十幾年來你不曾對他們之外的人產生依附感,直到遇上她,從她身上見到相識的身影,於是自以為的想守住難能可貴的真心。

 

我用別人的愛定義存在怕生命空白。※註1

 

準時七點鐘醒來,向來自律的你從來不賴床,會晚進教室也只是單純想挑戰老師的底線。

起床刷牙洗臉、整理床鋪,走出房,餐桌上依然擺著一份略有餘溫的早餐和紙條,你走上前抽起紙條看一眼,嘴角勾起的弧度決定你今天的心情指數。

–好好放鬆,家裡那邊無須擔心。 By南俊

坐到位置上,你愉悅的拿起早餐一口一口吃入肚,明明和平常是同一家,可是就今天覺得特別美味,終於生活不再那麼的死寂,只是你依然改不掉壓秒進教室、上課時戴耳機的習慣,戒不掉喜歡測試人對名利願意忍讓的方式。

 

–也許只有我重新來過。人…終究不會變、不會記取教訓的。

 

上到早上最後一堂課,按照慣例只上到中午,下午則是回家裡自修,不過昨晚已得到允許,雖然不知道何去何從,但是其實有地方只是不想一個人,因為記憶中那個地方是屬於他們的。

背著書包一如往常的離開,腦袋中沒有一個目標,抬頭看向蔚藍的天空,你跨出腳步走往沒有人管制的頂樓,推開些微生鏽的鐵門、目光看過一遍擺滿廢棄物的牆邊,還有供應這一棟學生的水塔,很空虛,不過很有一番味道。

盤坐在鐵門旁、背靠著水泥牆享受陽光照射,你半瞇起眼,在刺眼光線下試著勾勒出那個人的模樣,以為會很難,沒想到依舊輕而易舉。

你失笑的閉上眼,腦海中的記憶齒輪回到了從前,在還沒離開家、還沒有開始轉學的日子,那裏頭只有你和他。

 

閔玧其,是你在最初那間高中裡唯一一位--朋友。嗯…同班,可是不曾說過話,因為他是出名的冷面,你則是因為校園霸凌而過得不開心,消極的人生態度在和他接觸後消失殆盡,也是因為他,你頭一回嚐到不一樣的情感。

記得那一天天氣也是如此晴朗,陽光刺眼卻一點都不炎熱,就像他一樣,外表看似冷傲、談吐簡單明瞭,但是他有顆柔軟的心,旁人缺乏的細心,更是有理想且有行動力的人,最大也是眾所皆知的底線便是麻煩,他從不干涉無關本身的問題、事情,但卻在自己被約到後山時出現,如超級英雄般的帥氣,就算只是逃跑。

一路往深山裡跑,你跟著他的腳步,由後往前看著他飛舞的髮絲、樹蔭照射下一閃一閃發光的臉龐,感覺心臟不單只是因為激烈運動而加速,漸漸地身後鼓譟的聲音消去,他緩下腳步,你也放慢了步伐,跟在身後站穩腳步。

「明明可以在家自修,幹嘛、幹嘛跑來學校受罪…」他彎下腰、單手撐著膝蓋邊喘息邊責難的嘮叨,而手始終沒有鬆開。

你氣喘吁吁的看一眼緊捉著手的手,再看向他從額上滑落的汗,縱使已停下腳步也仍然內心沸騰、波濤洶湧,這份情誼萌芽的非常唐突,讓你變成另外一個人似得。

有如得到救贖般的自在感,你放下武裝嘟嚷著:「就因為那樣我才不要,那樣太特別了。」被緊握的手腕在發燙,甚至蔓延到臉邊,不自在的撇開眼,可是心底悄悄地期待。

期待什麼你也不知道,只知道想一直待在他身邊,想讓時間停在此刻。

「…特別?」他冷笑一聲,鬆開手插進褲子口袋,小鹿亂撞的心失去重心的掉落,你故作鎮定掩飾心底莫名的空虛感,卻還是偷偷瞥過一眼他冷傲的臉,有些後悔自己不應該隨意卸下防備。

你以為會得到意料之中的嘲諷,認為他和他們沒什麼不同,這時他的聲音伴隨著徐風傳入耳畔,黑色幽默的讓你忍不住笑了。

「不是和我一樣是男生、短頭髮然後必須站著上廁所嗎?」似乎也有一番道理?他的態度勾起你的好奇,並非有目的性的好奇,是真心的。

撇頭看向他,反問:「如果不是特別那是什麼?」你真的想知道自己到底算什麼,也是一種死馬當活馬醫的概念,你認為從他口中聽見的玩笑話並沒那麼刺耳。

不過彷彿考倒他了?你將他皺起眉,認真思考的神情記在心上,口是心非的說:「什麼啊…呵呵…」失笑的搖頭,不開心被帶走了,即使他什麼都沒有做。

四周的空氣凝結的很自在,而你的笑聲渲染了他,他露出不同於平時的冷淡笑容,四目相交的,你深深被他發自內心上揚的唇角吸引。

 

「我們…只是不太平凡罷了。」然後聽見他這麼說。

不平凡嗎?你反覆的咀嚼罕見的字眼。

 

啊…那時候真得很天真浪漫呢,呵呵。

 

「呀!這裡就當秘密基地吧?」在各自搭上回家的公車前,他這麼對你說。

你笑而不答,他也沒追問,就這樣無形中形成默契。

直到金南俊出現,直到你逃離猶如監獄的家,直到無意發現這份感情不再單純。

你才知道這種行為稱之為--自私。

 

–有一種人,只愛自己。

 

心情有一點忐忑,是緊張嗎?你試著將學到的字眼情緒套用到自己身上,可是總帶著一絲不確定。

為什麼當回憶完一切,她的身影會跳入腦海中?答案無疾而終,你只知道自己想這麼做。

在恍神之餘,熟悉的身影便從眼前匆匆走過,來不及喊出聲就先被她散發出的失落給吸引,為什麼呢?是否你離開後有發生不愉快的事情?心底隱隱地糾結。

再度回神時倩影已經快走到樓梯口,你驚慌的開口又急忙打住,該如何叫住她?直呼名字嗎?不…你們其實也不是那種關係。

慌亂的你還沒在腦中拼好字句,嘴便率先作出反應。

 

「請假吧!」

聲音迴盪在空曠的長廊上,緊張的見她止住腳步,沒有轉過身,也沒有逃開,深呼吸的走上前,經過她身邊僅僅一秒,沒有再開口的邁開步伐。

 

你太過自信,真的…對她,你總是充滿自信,如同於他對你。

 

走下車,撇見她身影站到身後這才跨出步伐,別於市區的喧鬧,路上很寧靜,而她真的非常沉靜。

你好奇她為什麼信任自己,假裝不經意的轉過頭,結果空--空無一人,你驚慌的轉過身順著原路看去,纖瘦身影站在公車站牌前閉上眼深呼吸的模樣讓你不自覺地笑了。

「呀!」舉起手朝她揮了又揮,隔著幾公尺相視,竟然有種朦朧之美。

看著她露出尷尬不已的笑,感覺內心深處被觸動了。

 

學會了。我曾經學不會的都是你給我。
–直到我和妳相遇了,都學會了。※註2

 

站在她身邊吹過海風,視線不自覺又落在閉上眼,沉浸其中的她的身上,心情前所未有的平靜,你也不懂自己為什麼喜歡看她,也想不透是什麼改變自己,明明是不喜歡做的事,碰到她就破例。

「喜歡這裡嗎?」你將心底揣測出的答案問出口,滿心期待的看著她睜開眼,眺望遠方的目光非常專注,你多麼希望她能再像之前那樣看自己。

那一聲喜歡讓內心很膨派,你不敢表露出來,深怕嚇到她,可是心情轉變怎麼樣也控制不了。

你自私的想成為她所有情緒、牽動她一顰一笑的主人,要她只追隨自己、希望她一直關注自己,別像個陌生人一樣…跳入腦中的想法讓你以為找到了解答,對,別像陌生人,該怎麼做?

相視的目光很直接且熾熱,你為了留住她此時眼中的心情,說道:「那以後一起來吧!」感覺全身血液都在沸騰,似乎很贊同你的這個決定,你自以為是的失笑。

抑制著這份情感,以為一切都在想像中,殊不知正一點一滴失去。

 

將她那一閃而逝的雀躍記在心頭上,眺望著遠方,你勾起的笑很是滿足,還沒有發現劇情正平行時空重新發生。

 

這裡對愛沒有解釋,只有一些細微的撩動。※註3

 

—未完。

 

歌詞來源:註1。蔡依林–我、註2。艾怡良–學會了、註3。艾怡良–我不知道愛是什麼。

吶更新了哦:)最喜歡這兩句歌詞,如下:

–學會了。我曾經學不會的都是你給我。
–直到我和妳相遇了,都學會了。
 
你、妳是很關鍵的字眼,哈。
 
IG:160926shin
粉專: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克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gle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 朴SH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潛水潛水)
    我等這篇小說等很久了嗷嗷XDDD
    每天都等朴大(?)更文
    朴大請加油!XDDDDDDD
  • 基本上兩天更一次哦:)
    存稿足夠,可以不怕我棄坑(欸

    謝謝妳浮出水面,希望還能再看見妳(抱
    啊~老朴也行的XD

    朴SHIN 於 2017/05/05 21: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