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旻G] 有種關係-無底洞。(短篇、清水)

09。[旻G] 有種關係-棋子。(短篇、清水)

10。有種關係–開始的那一天。

 

妳抱著一絲期待又緊張的心情走向廚房,注意到客廳的小夜燈已被關掉,這不是父親有的細心,希望又增加了幾倍。

踩著小心翼翼的步伐,縱使怕美夢破滅也想要再期待一次,因為在這世界上能為自己作主的是自己,所謂的後果更是自己理所當然要承受的,不能因為過於膽小、害怕受傷而逃避、用謊言武裝,否則直到心靈支撐不住那一天會只剩遺憾。

妳不想貌似暢談如果,但是心中非常地遺憾,那樣的瀟灑妳做不到,也不想要強迫自己。

「這麼早起啊?」身影從後陽台走出來,伴隨著聲音,妳訝異地倒抽一口氣,兩眼瞪大的看著人走入眼中。

相視的感覺將妳心底空虛感全填滿,期盼多年的日子終於再次上演,而母親也早已猜到妳心思,露出了然的神情走上前握住妳的手,輕聲的說:「我們聊一聊吧!」

眼眶含著滾燙的淚水,妳百思不解的看向她,防備心早已卸下,也或許是昨日發生的插曲讓妳的心脆弱,不過無論是什麼都很好。

「我跟爸爸決定住在一起,這段日子辛苦妳了。」妳看見母親一臉正色便催眠不了自己這是夢,是多麼動聽的話,妳應該非常開心,可是妳為什麼如此不知所措?

這份好運又能延續多久?愛情真的是這樣子嗎?心底浮現更多疑惑,也包含他。

想起昨日溫熱的溫度,妳猛然甩開母親的手,驚慌的眼神令人擔憂,可是妳不願多說,倉皇的站起身逃離現場。

母親擔憂而追上的步伐令妳非常地害怕,急忙地關上房門,交錯的聲響擾醒主臥房的父親,接連傳入耳的關切聲音讓妳的心越來越沉重,而他…他的臉也變得清晰,妳不得不面對。

 

躺在床上看過窗外天色從晴朗變暗,一天無趣的過去,妳感到無力,因為明天要即將到來,然而伴隨的是失去一段感情。

妳痴心妄想是否能得到愛情、失去友情,隨後又自打嘴巴的笑,說不定兩者皆會一頭空。

抱持著消極想法入睡,睡得不是太安穩的妳在天色才微微透出陽光便已醒來,撐著有些疲憊的身子走到衣櫥前方,一整排的便服卻找不到一件入眼的,一顆心因為一個人、因為一段不明白的關係而浮躁著,妳又氣又不得以妥協,隨手拉下一件襯衫和褲子套上出門,比約定時間提早好多時間出門,就連母親都還沒有起床。

 

獨自搭公車來到約定地點,走在曾和他一同經過的路,說過的話、相視過的瞬間一閃而過,最後妳來到港灣,來到他讓這份關係變複雜的一切開端。

待在港灣看著停靠的船離港、熬過風浪的船隻停在港邊忙碌的下貨,看似平靜但是心裡很忐忑,因為昨日又請假了、因為今天一切將得到解答。

然而在他來之前,妳仍不禁猜想他是否有所失落,在那專屬的早餐時分;而他又是否已習慣自己的陪伴,在那條通往公車站牌的路上。

妳不斷地想,一會期待又一下要自己別自以為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終於約定好的時間要到了,妳將情緒整理好等待他到來。

 

「嘿!」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妳轉過身將被風吹亂的髮絲勾耳後,半瞇起眼看著站在不遠處揮手的他,嘴角揚起最完美的弧度。

不過他身旁還有一輛貨車,妳不解的邁開步伐奔向他,然而看清楚貨車卸下的東西後,整個人都懵了。

因為卸下的是兩輛腳踏車,妳萬萬沒想到他會帶著兩輛腳踏車赴約,說實在心情有點失落,可是卻又像鬆口氣的自在,然而在間接明白他邀約的目的之後,妳慶幸沒有多在穿著上費心思,也越來越堅信自己是個傻子。

掛在嘴角的笑容垮下,眼中傳遞出的失落很直接,他感受到了,氣氛變得很死寂,妳在這瞬間似乎明白母親曾對父親的期待。

可是那都是自己所寄予的,妳深知不該期許旁人給予自己想的,彷彿也已看見自己的下場,不過一切已經來不及,妳深呼吸撐起有些僵硬的嘴角說:「就不怕我不會騎嗎?」

在他平靜的眼神下接過水藍色的腳踏車,拍一拍坐墊,很是滿意的跨上,不過他似乎被石化了,妳出聲喊道,他抬頭看妳,相視的瞬間強烈感受到他想說什麼,心頭一陣驚慌的,妳不希望最後的回憶染上不歡而散,也至少不要是現在。

「最後到燈塔的人要請吃冰!」在他開始之前嚷嚷了一聲,沒有等他反應便踩下踏板,奮力地往燈塔騎去。

不是膽小也不是逃避,妳在心中這麼告訴自己。

妳不過是想保留最後的尊嚴、留下美好的回憶。

 

練習多少次對話見到你卻像吞了沙。

–美好的童話梗在喉嚨裡,鋪滿雪花。※註1

 

「嗚呼!哈哈哈哈--」爽朗的笑惹得他笑開嘴,妳享受著下坡的快感,沒注意到身後的他隱約擔憂。

雖然騎在專屬車道也有些擔憂,他加快腳程騎到妳的身邊,淺笑的提醒著:「小心一點。」

暫且拋開一切的妳笑開嘴的看向他,點點頭允諾,腳程放慢地,原本一前一後的隊形變成一左一右並行,沿著河畔漸漸地進入觀光市區,攤販各自忙碌的迎接天氣晴朗的週末。

而經過停車場看見家庭出遊的景像,心擱登一下,回過神的下一秒沒能閃過石礫,跟著車身一同彈起的妳驚慌喊出聲,身旁目睹一切的他壓低嗓音出聲:「我們休息一會。」妳不敢回絕的跟上他,心底雖然會害怕,好溫暖,但是能不能別這麼溫暖?

他減速的停下將腳踏車停一旁,不理會妳的沉著臉走到河畔邊坐下,凝視著遠方,妳望向他背影不知所措的,心底還躊躇,身體卻已經做出動作,有點可笑又渴望服從,這是病態了吧?妳這麼想的停下車,緩步走向他,看了一看左右的位置,最後選擇他身後的位置坐下。

好不容易回升的熱絡又變得很低迷,妳不安的心想也許終止這段不明不白的關係的時間已到。

「…我是單親家庭。」於是深吸一口氣打破沉默,直視他背影,還不像成人男子那樣寬厚,但是已足夠撐起一個女孩的世界。

不再壓抑的愛戀透過視線放肆,可是心情卻平靜的像在談論別人家故事,是因為他在身邊還是已經想開呢?

「媽媽認為爸爸對她不是愛情,於是在我國中那年提出分開。」然而倘若你聽見我這麼說,是否也會想像我們之間寫下的故事結尾不一樣?

短暫相處的日子如跑馬燈在腦中回放著,雖然幸福中帶點不安,但是妳很慶幸、很開心這段日子有他陪伴。

「我很生氣,很懊惱到底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可是始終沒有答案。」想起和他有所交流的那天,妳笑著說:「有點恨世的我不願意和同學打交道,被霸凌無數次從沒人挺身而出,是你…直到你伸出援手。」感覺眼眶染上一片迷濛的,可是妳始終微笑看著他的背影,想用盡全身最後一絲勇氣傾訴情意,縱使會分離也不要遺憾。

「雖然沒有辦法終止一切,但是有你在,我總是很放心。」話說到這裡,他始終沉默不語,就連呼吸起伏也感受不到,妳苦笑,深吸一口氣,哽咽的將內心深處的話說出,撇除被拒絕的可能、失去這一段友情的可能,此時此刻妳只是單純地不想再揣測他一舉一動、不想再期待又失落。

 

「智旻吶…」獨自一人喊過無數聲的名字終於得以說出口,可是還能夠再喊幾回呢?

前方的身影變得模糊,是眼淚吧…妳閉上眼任憑眼淚落下,因為緊張而顫抖,妳一顆心懸在半空中等待著去向。

 

我心裡的話其實你全都聽見了, 聽見了,聽見了嗎?※註1

 

年少輕狂的告白是否多年後回憶起也很動聽呢?無論經過多少歲月,輾轉愛上多少人,我依然忘不記你當時的回答。

 

友情與愛情的虛線我們還在邊界。※註1

 

「啊!嗚媽媽…嗚嗚…」突如其來的哭聲將妳拉回到現實,順著聲音來源處看去,瘦弱的身影趴在走廊中央,眼淚止不住的落下。

妳驚慌又心疼的上前,蹲下扶起他,輕聲:「來!媽媽呼呼!沒事了!不哭、不哭…」妳小心翼翼地握住他小手,往擦傷上吹了又吹。

此時走廊另一側緩緩走近一抹身影,正值夏天的太陽有點刺眼,妳瞇起眼看去。

 

 

–回到開始那一天,結局你會怎麼寫。※註2

 

–未完。

 

歌詞來源:註1。曾之喬–幾乎、註2。林正–回到開始那一天。

嗯女方視角結束,下篇開始小雞上線(眨眼

 

IG:160926shin
粉專: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克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gle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 朴SH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