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同搭上朴小雞的時光機,送上相關聯結,如右:01。[旻G] 有種關係。(短篇、清水)

11。有種關係–倘若。

 

嗯…已經第三間學校了,站在訓導處門口的你有一些猶豫,手裡拿的智力證明正是沉重的來由,究竟不平凡的人生要過到何時,又如何過下去?

你嘆了一聲氣,整頓好心情跨出步伐走進辦公室,依照垂掛的指示牌找到註冊組,探頭看只見到座位偏裡頭的人,揚嗓打破辦公室的肅靜。

「…哦哦,同學你好!怎麼了?」聽見聲音便抬頭的老師起身詢問,你將煩悶的心情藏匿起來,遞上證明書,縱使一身的便服已經說明身份,你也不例外的自我介紹。

嘴角勾起些微地弧度,比起方才的揚聲,此時心情很平靜,平靜的不像是一般轉學生,面對新環境的緊張、對於新面孔的陌生,你一項皆無,因為這裡就只是中繼站。

 

「我是朴智旻,是今天報到的轉學生。」

 

–我是個沒有心的人。

 

跟著班導師走在寧靜的校園中,書包裡頭擱著二年A班的名牌,你並不意外教室編排,走上樓,轉過彎一路直往盡頭,乏味的站在教室門口聽候指示,想省略煩人步驟,畢竟相似場景已上演兩次,伴隨身份曝光所得到輿論,也將你練就成不死之身。

秉持著人不犯你,你不犯人的理念,情緒不輕易顯露,總是面帶微笑的你被人起名為天使,看起來陽光,心思細膩且自律的讓人很放心,可是沒有人知道你真正的感受,你也不願意展現,因為深知當今社會的通病,再加上堅信著沒有感情就沒有情緒,深信世界上所有情感最終都會建立在利益上,於是習慣虛假。

你漫不經心的低下頭,耳朵仔細聽老師的話,待到適當時機便走進教室,站上講台、冷淡目光掃過講台下一張張陌生臉孔,彼此的都表示著淡然,唯獨窗邊那位女孩…目光中略藏的情緒似曾相識,引起你些微的注意。

「我是朴智旻。」視線落在她身上,你揣測她眼中的情緒,邊自我介紹,只是從前的經驗告訴你無須說太多,於是一句話便終結。

班導對你的特殊感到錯愕,你不以為意,收回落在女孩身上的視線,無視台下意論的聲音,撇頭看向還遲遲無法回神的班導問道:「我坐哪裡?」

「…呃好!朴同學就先坐最後空位吧!」順著班導指向的空位看去,你很滿意。

不由自主的噘了噘嘴,這是你慣性的小動作,也是對於開心的表達方式,跨出輕鬆的腳步走到座位,坐下後順勢往女孩的位置看去,四目相交。

你禮貌性的點頭,她愣了一秒逃避的反應讓你印象深刻。

 

嗯…看來這裡有些趣味。

 

–我不特別,只是不太平凡。

 

但日子一日復一日的,依然枯燥、依然束縛,你不得妥協,因為約定沒有解除前,你就得上學,只是一間學校待的長久問題。

從前的學校總會走漏風聲,刺耳的輿論導致你不得不離開,因為不願成為話題的主角,你嚮往低調、自在的生活,也有把持住原則,只是這裡出乎意料的平靜,又帶點令人不願屈服的氣味。

上課鐘聲響,你撇過一眼窗邊還空蕩的坐位,胸口湧上一陣複雜且又陌生的心思,你對此行為打上一個大問號。

你放空的看向前方等待老師的到來,不願意費心思探討如此反常的自己,可是當科任老師走進教室,開始唱名時,你卻開始對同學們的安靜感到不恥,擱在腿上的手握緊拳,熟悉、令人憤怒的讓回憶湧入腦中,你繃緊臉看向台上即將記名曠課的科任老師,在還沒想好後果前脫口而出。

「她幫班長送報告去給班導。」投射在身上的責難、細碎的討論聲讓你知道自己做對決定,可是是為什麼?你只知道自己做對決定,卻不知驅使的動力為何。

科任老師見到是你開口便不再多說,將重心拉回課堂,你沉著臉不斷在心底問自己到底在幹嘛,就在此時始作庸者撇頭看向你,微露憤恨的眼神讓你忍不住扯開笑,內心深處的你被勾了出來,心思細如銳利的刀鋒,真實的一面因為一名八竿子打不著的女孩表露。

你感到十分訝異,但比起訝異更多的是開心,為了什麼開心?無從得知,你暫且將這一些心思拋之腦後,假裝的投入講課,可是思緒調皮地不受控制,直到那抹身影出現在教室門口,你才真正放下心中的大石頭。

 

–妳很平凡,卻很特別。

 

「呿。」已數不清的次數,你掛著一耳耳機,抬頭看向那天之後就不斷刻意經過的人,不畏懼的叫住他們。

一行人停下腳步,帶頭的人回頭走向你,相視著,你知道情勢不妙,勢單力薄的,可是卻一點都不畏懼,因為一直在等他們找上門,也一直在累積自己對這種行徑的憤怒。

「身為班長應該大度一點,別再欺負她了。」嘴角勾著笑,你試圖讓對方知道這種下三濫的霸凌都有人看見的。

只是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人怎麼會聽得懂人話?早該知道的。

不是宣言的宣言就這樣在空氣之中蔓延開來,第二次的多管閒事也讓你變成她的守護者。

 

這一天,你望向窗外享受她那道熾熱的目光,揣測著她得知傳言的種種反應,也好奇她為何不作反抗?若以這陣子的觀察,你並不認同她是害怕、沒有能力的人。

忽然的一聲聲響打壞教室內的寂靜,轉頭看去和她的視線錯過零點一秒,看見她理所當然要接受的態度,你沒時間多去注意心底的轉變,悶燒的怒火一下達到燃點,在大腦反應前身體已經先做出反應,不顧旁人眼光走向她,蹲下將散落比較遠的講義撿起,然而在遞上時注意到她僵硬的舉止,你直覺聯想眼淚,毫不猶豫抽過她手中的講義和自己的疊在一起。

起身擋在她正面,擋住眾人看戲的目光,你壓抑胸口正狂燒的憤怒,放下手中的講義,看向站在不遠處的人壓低嗓音說:「我說過別再動她了。」語調不帶任何溫度。

始作庸者挑眉看了你一眼,你不敢馬虎的留神下一步動作,這個班是出名的惡劣,你沒有忘。

一眨眼,對方氣燄高漲的走來,你下意識往後退,同時一手向後伸防範,接著桌子倒地、整理好的講義再次散落一地,繃著臉看向那群笑的狂妄的人,似曾相識的場景讓你的心抽痛起來,而周遭投射的關注也令你陷入記憶與現實的混亂,手中的溫熱彷彿還是前日,有著獨特嗓音的他說的話也依然清晰。

這時不屑又無理的聲音傳入耳,你冷笑了。
 

「區區一個轉學生管得起我嗎?」

 

你深吸一口氣,忍著胸口快爆裂的情緒,抬起頭看向她。

 

「如果不只是轉學生呢?」

頭一回你喜歡自己的能力和影響力,或許決定的太過倉促,不過倘若是為了她…

 

倘若因為她,

–而我不再是我,那會變成什麼?

 

-未完。

 

更改過後沒有歌詞來源哦:)

 

IG:160926shin
粉專: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克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gle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 朴SH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