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旻G] 有種關係–我們。(短篇、清水)

08。[旻G] 有種關係–無底洞。(短篇、清水)

09。有種關係–棋子。

 

反手關上門,脫下皮鞋換上室內拖,手心還殘留他的溫度卻絲毫開心不起來,身心俱疲的感覺掐著心令妳喘不過氣。待在他身邊的安心感跑去哪了?妳不斷地問自己。

「妳回來了啊!」不該出現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妳怔了一下轉身,見到真真切切的母親,一瞬間眼角失守,湧上鼻頭的酸楚讓妳差點暴露心思,發現母親擔憂的眼神,妳連忙擦去淚痕,故作沒事的微笑搖搖頭。

「我先回房間。」壓抑心情的妳這麼說,不等回應的背著書包加快腳步,繞過母親進房。

可是知女莫若母,一眨眼的情緒失控一分一毫都沒有逃出母親的眼,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心底便暗自做決定。

 

將書包隨手扔到地上,妳將自己交給柔軟的床鋪,心也跟著下沉。

捉住被褥的手握緊拳,燙手的溫度還非常地清楚,可是心底越來越空、越來越漫無目標的渴望讓妳迷惘了。

懸掛在山崖邊的妳曾經因為那雙手得到保護,心找到庇護,而如今為什麼明白心意後會變得如此陌生?是妳也變得貪心了嗎?否則怎麼如此地空蕩。

回想方才下車後他的沉默,看著他緊握的手,妳竟然率先有鬆手的衝動,然而他沒有阻止,順從妳,落下一句週末見便結束這莫名其妙的場景。

心有如被狠狠地撕裂,妳生氣,氣他總是不發一語、氣他這麼地溫暖!更氣他不懂分寸、氣他將妳玩弄於手掌心,然而這一切是自己默許的,妳有何立場責怪他?

確實是自己還沒確認就將心思全盤托出,所以沒資格生氣,只能怪自己投入太快,怪自己沒能守住自己的心,對自己不夠好。

妳抱緊被子任憑眼淚浸濕棉被,咬住唇不讓哭聲洩出,可是縱使知道一切錯在於自己,也依然想問,依然期盼他的回答。

 

這樣到底算什麼呢?在你眼中我到底算什麼呢…

 

叩叩。「妹妹妳還好嗎?」父親擔心的語氣透過房門傳來,哭到睡著的妳僅是皺起眉,抱著濕透的被褥深陷美夢之中,可是睡姿完全暴露了心思,縮成一團的睡姿說明內心深處的不安。

房外沉靜了一會,按照時間應該離開的母親拿著熱毛巾走進房,走到床邊看一眼,了然的嘆氣,將熱毛巾輕輕地敷上妳紅腫的雙眼,眼底盡是心疼的凝視,伸手撥了撥妳凌亂的瀏海,半掩的房門悄悄推開,父親探著身看了又看,內心焦急卻不知道該如何做起,視線落到坐在床邊握住妳手的身影,聽著她輕哼的旋律、看著輕拍著背的手,幸好…

浮躁的心得到了安定,父親在被發現前離開房間,隻身在飯廳靜待不曾想過割捨的她,昔日收斂的情感似乎也到瀕臨點。

 

倘若最後一份溫柔是放妳自由,倘若;

如果妳是如此地期盼翱翔,如果。

 

清晨陽光照入房,經過一夜的深層睡眠,妳比鬧鐘早起兩個小時。

感覺眼皮有一點沉重,妳閉上眼伸手摸了一摸臉,昨日煩躁的心、前幾日期待的情緒消失殆盡,睜開眼看天花板,眼中的疑惑已經轉換成平靜。

房門外的躁動聲引起妳的注意,看一眼鬧鐘,這時間不是父親下班和起床的時間,腦中閃過可能的情況,可是妳不信,不認為這種事可能再發生,可是如果是真的呢?

坐起身,妳抱著一絲期待又緊張的心情下床,靜悄悄地走出房,客廳的小夜燈已關掉,順著聲音來到了廚房,輕聲呼喚:「…媽?」

 

人口中總說不信、絕對不做後悔的事是真的嗎?想起生病那天所感受的溫暖,躺在強而有力的臂彎,妳曾經也認為和父親這輩子大概就這樣疏遠,可是決定權在自己的手中,只要選擇相信、選擇放下就會得到不同的成果。

 

比約定時間提早一個小時,獨自待在港灣看著停靠的船隻離港、熬過風浪的船隻進港,看似平靜但是事實上心裡非常忐忑,因為昨日又請假了。

你是否會有所失落?在那個專屬的早餐時分;你是否也早已習慣?在那條通往公車站牌的道路上。

在他出現之前妳不斷地想,一會期待又一下子要自己別自以為是。

眼看約定的時間就要到了,妳將情緒整理好,站起身等待他的到來,而不論再努力告訴自己只是朋友邀約也想放手一搏。

 

「智旻吶…」

關於那一年的曖昧情愫還歷歷在目,我仍記得那年動聽的告白,對你。

不曾忘記對你動情的我始終記得那個讓我傾慕的少年,你呢?

是否記得藏有我無數心意的那句簡單話語?

 

隨人去拼湊我們的故事,我懶得解釋、愛怎麼解釋。

 

-未完。

 

歌詞來源:田馥甄–魔鬼中的天使。

 

嗯感覺爸媽也可以來個番外(欸

估計十五章-二十章完結(含智旻視角)不過這樣到底算短篇還是中長篇(?

哈哈哈哈哈其實有點隨心所欲!

 

IG:160926shin
粉專: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克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gle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 朴SH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