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應該算是賢G文啦(暈

 

24個月。

 

叮咚。剛洗好澡的妳聽見訊息聲便拿起手機查看,顯示的名字令妳有些訝異,因為是追星時期認識的朋友。

妳頂著濕潤還不時滴水的頭髮坐到床上,點開頭像瀏覽已經洗版的訊息,而這久違的熱絡來自於一名成員即將入伍。

–天啊…真得也到該他入伍的時候了。

–可是他的身體…

–這次演唱會應該是入伍前最後一次巡迴。

–要不要一起去看他呢?

訊息迅速的更新,可是妳始終沒有加入話題,只是靜靜地看完然後放下手機,起身坐到化妝台前方,凝視桌上瓶瓶罐罐各佔一角的它們,此時的妳提不起一絲力氣,滿腦都是曾經瘋狂的回憶,快衝破胸口的熱情再次流竄在血液中。

是否再瘋狂一次呢?視線落在鏡中的自己。

想著經過歲月洗滌的自己,一邊問自己,同時對自己感到迷惘,明明從前是那麼瘋狂,碰到有關他的事情就毫不猶豫的妳,怎麼現在變得如此三心兩意呢,到底是什麼改變了自己?

嘆氣。妳拿起保養品熟練的在臉上塗抹,將半濕的頭髮上了護髮霜,吹乾之後爬上偌大的床鋪,手機調成靜音的像是刻意隔絕,可是躺在床上的妳卻遲遲無法入睡,是今晚房間太過漆黑嗎?

坐起身打開床頭櫃的夜燈,視線變得一清二楚卻有種更深層的孤獨,妳放空的看著粉刷完善的牆壁,不自覺得想起搬進這時自己曾把這貼滿他的照片,三不五時還和朋友討論如何做改變,可是畫面再一轉,曾擺滿不惜砸重金的專輯的櫃子已經換上公司的文件,視如珍寶的海報以及稱之為神站的寫真,和朋友構思的應援版,如今也收進某個箱子,不再開啟。

 

仰頭看向天花板,妳又一次問了自己。

–是否該再瘋狂一次呢?

 

坐在辦公室專注在下週開會的報告上頭,手機響過一遍又一遍,但是因為靜音而錯過,甚至耗電量太大導致關機,又累又無奈的妳趕上末班車回到家,把手機插上電源便忙著洗衣、整理陽台上曬乾的衣服,終於回到房間的妳將手機開機,未接來電的提醒訊息跳出了視窗。

 

時常問自己一句那些年到底為了什麼而瘋狂呢?

花盡一半青春歲月也未能讓他記住自己的名,秉持著最遙遠的距離深愛他、毫無疑慮的支持他,最終得來什麼?

到開場之前,妳仍不斷思考這樣矛盾的問題,看著左右一張張陌生臉孔,想起從前三三兩兩聚在一起的場景,終於嘴角忍不住上揚。

回憶啊,還真的是回憶…

妳失笑的低下頭靜待開場,燈光一盞一盞的熄滅,粉絲的歡呼聲一波一波打動妳壓抑在心中的熱情,看向場中央屏幕,雖然空蕩但是心裡期盼著,縱使知道他會出現。

而自以為了解的妳聽見第一首歌便深知昨日的火警造成他不小影響,忍著心疼的心情喊出聲音,這是妳最真切也最迅速表達支持的辦法。

他一曲唱過一曲,每個上不去的高音都深深讓妳的心受到衝擊,縱使穿插著搞笑橋段,卻也始終掛念。

聽著他標準的中文說離別的話,眼淚終於忍不住流下,妳試著忍住但是徒勞無功,因為心中真得不捨。

 

–你說過死不了,不要放棄。

 

散場後的街道很冷清,妳像失去靈魂的空殼走在路上,深夜了,天空仍下著毛毛細雨,心想雨神之稱真得不遑多讓。

在馬路邊等待紅綠燈的妳拿出雨傘,在打起傘的瞬間旁邊走來一抹身影,妳防備的偷看去一眼,而這一眼彷彿讓時間停止了。

 

–是真得不喜歡嗎?為什麼沒衝上去要簽名呢?還是因為太過震驚了?

 

相視著,明顯感覺到心臟因為他而加速,可是妳依然忍住尖叫收回視線,冷靜的跨出步伐,可是很緩慢,很慢。

而他遲疑了一下,隨後才跟上妳的步伐,就這樣一前一後的走過馬路。

從未如此近距離的妳完全慌了,曾開玩笑的撲上去等等…全派不上用場,眼看就要走完這條路,妳仍在懊惱自己的破韓文,當腳步踩上人行道的瞬間,莫名而來的勇氣促使妳轉過身,而他也平靜的看著妳,似乎意料之中。

 

「你…」深吸一口氣,妳鼻酸的說道:「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身體最重要,我們…」是我們嗎?自己…是否也在等待的人數之中呢?

看著他微微皺起的眉,努力聽懂自己說話的神情,妳像是得到了解答。

「我們,我都會等你回來,兩年真得不長…」

 

兩年真得不長。

你只是去放長假,去旅行了。

而我也回歸世界的小角落,站在這不離開的等。

 

-完。

 

改編朴SHIN自己的夢,試著寫出曾經心中的煎熬,也很慶幸自己回歸飯圈、回歸藍家。

 

IG:160926shin
粉專: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克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gle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 朴SH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