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賀文 - 關於金泰亨的一百零一次革命。

 

叩叩。俐落的敲門聲擾醒結束公演一到宿舍補眠的閔玧其,展開蜷縮的身軀,整個人成大字型躺在床上,沒任何反應的看著天花板,放空的眼神是因為正努力找回消失的神智。

聽著房門外傳來的談話聲,他猜測是南俊從工作室回來的路上買了炸雞,最近為了公演大家都很認命的節食,如今終於告一個段落,這個舉動並不太意外,只是…總覺得少了一種感覺?

「玧其哥?」智旻的聲音透過門板入耳,閔玧其歪頭看向房門,腦袋盡是想找出這股不對勁的念頭,完全忘記要應門,讓身負重任的智旻進退兩難。

雖然他是閔玧其最寵最包容的弟弟,但是這位哥哥的起床氣可是不分人的啊,而偏偏平時會和他搶這項工作的人身體不適,不然這個劫是可以避開的啊…

正當猶豫該不該再敲一次之餘,房門突然拉開了,閔玧其戴上眼鏡,一臉疲憊的看著傻在那的智旻,歪頭:「幹嘛?」

相視著大約五秒,智旻終於從震驚之中找回思緒,但是又有一些不知所措的說:「啊、啊那個南俊哥買炸雞,快來吃吧!」說完便逃之夭夭,而原因來自閔玧其剛起床,可是非常和善的臉。

落荒而逃的背影讓閔玧其搖頭失笑,走出房再反手關上門,走向客廳加入炸雞戰場。

 

「哦玧其你睡醒啦!快來吃!」聽見聲音而看向右方的閔玧其注意到金碩珍是從泰亨他們房間出來,收回視線看向沙發上在進食的智旻和田柾國,微微皺起的眉頭鬆坦,因為他找到不對勁的原因,不過總是鬧人的小獅子怎麼回事?是…因為方才舞台失誤而心情不好嗎?

「玧其哥?」坐在一旁的號錫見閔玧其遲遲沒入座便出聲詢問,但是後者卻只是搖了搖頭,不語的走到空出的座位坐下。

若有所思的拿起炸雞咬下一口,這時南俊放下手機看向身旁的碩珍問一句:「他狀況還好嗎?」閔玧其挑眉的抬起頭,總覺得胸口有把無名的火正準備點燃。

「不好,說什麼也不肯讓我貼藥布,連熱敷也說不要,真的要被氣死。」金碩珍又氣又無奈的嘮叨,將方才吃閉門羹的怒火宣洩出來。

一瞬間原本和樂的氣氛變得有一點沉悶,南俊繃著臉不語,但是手搭上碩珍的肩拍了一拍,像是說著無聲的感謝,號錫聞言也不知道能做些什麼,畢竟該講的都講,不該講的也快要忍不住,而整間宿舍最能鎮住那樣的金泰亨只有一個人。

閔玧其不語的把每個人臉上的表情記在心中,而視線落到田柾國和朴智旻身上時,前者突然說了這麼一句:「我去拿盤子把V哥的裝起來。」接著一溜煙的消失。

目光再往旁邊移,只見最不會說謊的朴智旻面有難色的說:「我再去試試吧,可能剛--」閔玧其沉著一張臉站起身,嚇得朴智旻失語,南俊他們也露出緊張的神情。

「東西呢?」壓抑怒火的眼看向金碩珍,薄唇吐出俐落的字眼,坐在隔壁的智旻全身僵硬,深怕也會遭到責備。

「都在房間裡。」碩珍看閔玧其打算出動便鬆一口氣,不過也注意到智旻緊張的模樣,於是又說:「智旻每晚都有盯著他熱敷,只是這次比較嚴重。」

毫無情緒的雙眼瞥過智旻一眼,二話不說走向他們的房間,好釋放蓄勢待發的怒火。

 

房門用力的甩上,瞥過小桌子上的藥布和熱毛巾,他沉默的等待某人先踩底線。

趴在床上整個腰無法施力,就連轉個頭都有困難的金泰亨只能在語氣上表示不滿的情緒:「呀田柾國你能不能--」但是這氣場不太對,自動消音的硬是挪了挪腦袋瓜,疼痛的感覺在看見房門口毫無情緒可言的閔玧其時消失殆盡。

道歉的話還沒有說出口便被一聲令下:「被子掀開。」泰亨認命的拉開身上棉被,雖然心底小小的感動,但是這樣的閔玧其很嚇人,也知道是自己惹出來的。

緊張的聽腳步聲靠近,接著身影變清楚,這個角度很可能成為第二個受傷的地方,可是還是想把這樣的閔玧其給記在心中,畢竟機會難得。

毫不掩飾的情感全藉由眼神表露出,閔玧其不是瞎子也並沒有冷感,當然感受的出來這道目光比平時來得更熾熱,可是他也不明白自己怎麼回事,明明站在房門口大聲責難就能處理好的事情,他卻不想那樣做,沒來由的心疼。

是因為方才智旻來敲門的關係嗎?原來他已習慣金泰亨不怕死,鬧騰的方式嗎?

抱著對自己一舉一動無解的思緒將熱毛巾鋪在白皙的腰際,抬起頭和看著自己恍神的人對上眼,不像平常的逃避,認真的凝視,心底是不是不知不覺改變了什麼?

「謝謝哥。」泰亨微微的抿起雙唇一笑,就像平常纏在身邊吵鬧的模樣,聲音傻里傻氣的,好像無論他再冷漠都能夠接受,只要得到一絲關注就好。

心裡起了種越來越奇妙的感受,閔玧其撇頭,為了掩飾而不像自己的嘮叨:「真要謝就乖乖讓碩珍哥給你貼藥布,還有聽智旻的話安份熱敷,都幾歲了還不會照顧自己。」

「受傷了最難過的先是你愛的人、愛你的人,作為藝人都要四年了,你還不知道嗎?」

只是這番嘮叨並沒有讓金泰亨感覺轟炸,反而腦筋一轉反問:「那哥是愛我的人還是我愛的?」直白的話讓閔玧其毫無招架。

「玧其哥?」泰亨見閔玧其不像平時那樣子反彈,整個人興奮起來,一時忘了腰疼而爬起床。

一手搭著閔玧其的肩,兩眼就像發現新大陸般的驚喜,身子毫無顧忌的往他身上貼。

「呀!你腰、腰不疼了是嗎?」閔玧其僵硬身子往後試圖拉開距離,明明不用太大的利器就能甩開,可是還是會擔心,手甚至偷偷的伸起就怕有個萬一。

「哥就回答我一下嘛,好嗎?好不好?」玩上癮的泰亨從鬧騰小獅子搖身變成小型犬,眨著動人的雙眸,越靠越近的,不過事實證明閔玧其的腰也不是很好。

碰--的一聲!泰亨整個撲空,趴在床上不得動彈的,只因為閔玧其的迅速抽身,讓他毫無防備的撞擊,而這一下真得他媽的痛。

「你、你給我趴好!」閔玧其慌張的走上前,雖然嘟嚷著狠話,但是大手卻撿起掉下的熱毛巾,重新敷在腰際然後輕輕地按壓,一邊覺得自己好陌生,認為是金泰亨這小子太過麻煩,可是嘴角卻是上揚的,絲毫不耐煩也沒有。

「玧其哥…」漸漸從疼痛中緩神的泰亨背對,臉朝向牆壁上的黑影輕喚。

「又幹嘛?」泰亨沉默著,時間就像是暫停一般,久到閔玧其以為他入夢鄉,心情便也就鬆懈下來,漸漸地毛巾失去溫度,小心翼翼將毛巾抽起摺好,只怕吵醒眼前令人心疼的人。

拿過藥布對準位置後,盡可能小力貼上,不知不覺的溫柔讓泰亨感覺心臟很激動,閉上眼深深吸一口氣,真希望空氣中能一直有他的味道。

「我…」感覺到腰上的手頓了一下,在他看不見的地方淺淺一笑,輕聲:「我喜歡哥…非常、非常的喜歡…」雖然不是第一次告白,但是這一次總覺得會改變一些什麼,於是屏氣凝神的等待閔玧其下個動作。

不同於平常的嘻鬧式告白,真誠的衝擊內心,可是閔玧其仍然不動聲色的把藥布貼好,收回手之後沒離開的坐在原位,凝視背對的腦袋好久,久到金泰亨以為又一次失敗。

「睡吧,亂折騰人的你。」忽然大掌摸上後腦勺,像是對小狗的輕拍,泰亨笑開方嘴滿足的入睡。

俗話說勝利是站在正義這一邊的?嗯…是這樣用吧?

唉呀總之他是不會放棄的,直到征服他玧其哥的心!只是有關於閔玧其的第一次主動,嘴上卻沒有鬆口的這件事,他絕口不提,包含摯友智旻和最親密的田柾國。

因為是屬於他們的秘密、他們之間的革命。

 

-完。

 

欸乾超過時間的賀文(暈

但是閔玧其我還是送上了哦!只有你有欸!(笑倒

來說說感覺吧,我總覺得糖泰可以開坑QWQ忽然被萌到

 

IG:160926shin
粉專: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克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gle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 朴SH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an - 함
  • 看到舞台上的泰泰真的好心疼嗚嗚
    還騙阿米說他沒事
    真該派糖治治他~~

    好可愛的兩人呀
    所以他們是曖昧期囉??
  • 希望他真的有好好休息
    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把身體搞壞真得會讓人#$%^的

    黑唷XD不過有沒有後續要看靈感何時飄來(欸
    謝謝喜歡哦 :) 以後希望也能多多看見親的出現哦~

    朴SHIN 於 2017/03/10 22:59 回覆

  • 茉_
  • 嗚嗚嗚謝謝歐膩我的天啊是大邱賴😭😭😭
    好久沒嗑糖 雖然這是清水哈哈哈哈

    唉最近金泰亨真的……心疼死了
    大黑啊…可以讓泰亨好好休息嗎真的…
    那次舞台我完全不敢再看一遍 多看一遍都是心痛………
    我不想要SuperMan 我要的是健康沒有病痛的金泰亨……😭😭😭😭
  • 有沒有很意外很驚喜啊~~~哈哈哈哈我自己蠻意外的XD
    糖泰、糖雞寫起來差蠻多,覺得可以琢磨一下哈哈哈

    沒錯,就像玧其說的
    受傷後傷心的人是他愛的以及愛他的
    希望真得有好好休息:(

    朴SHIN 於 2017/03/10 23: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