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二 - 我的。

 

走到庭院看著正在澆花的身影,心底盡是捨不得,時間不知不覺過半年,閔玧其低頭自嘆一聲氣,深深明白縱使外傷經過細心照顧能痊癒,可是心裡的傷仍裸露著尚未癒合。

然而想起前陣子金碩珍拿給自己的東西,肩上的壓力就越沉重,恍神之際沒注意到澆花少年已經停下動作走向他。

「玧其哥哪裡不舒服嗎?」感覺額上被小掌給覆蓋住,視線看向眼前擔憂自己的朴智旻,欲言又止的,該如何說、該如何做才能兩全其美,這回他真得沒那麼高的智慧。

撇撇嘴輕笑了一聲:「看你看得發愣罷了。」想守護這得來不易的笑容,才會如此猶豫不絕,顧慮這麼多吧…

輕輕地拉下額上的手,相握著轉身把人帶進屋中,而智旻也沒多想的一邊跟著一邊說:「南俊哥說明天要來對吧?我已經訂了他愛吃的刀削麵,玧其哥也要吃!不可以挑食。」他可是有在注意羊肉串消失的速度。

「為什麼我不可以挑食?你每次都準備他喜歡吃的。」聽見這句話,閔玧其瞬間像小孩一樣的嘟起嘴,小聲的碎念著。

雖然說自己很懂分寸,不曾有過胡亂吃醋的記錄,但是還是會在意,會希望自家愛人能別神經如此大條。把人帶到客廳沙發上坐,不過更準確的說法是整個人癱在朴智旻身上,這是專屬他閔玧其的撒嬌方式,尤其是心裡特別吃味,感到不安時會做的。

可是朴智旻沒有注意到這麼多,只是單純以為是撒嬌,加上相處久已對如此特殊的撒嬌方式見怪不怪,不以為意的摸順躺在大腿上的髮絲,望著不再那麼有距離的臉,心裡不禁思考是因為換掉粉紅色調,染回黑髮的關係嗎?

「…還是別準備了!」突然慵懶的閔玧其坐起身,撇頭看著受到驚嚇的人:「上餐廳吃吧!這陣子為了照顧我,你辛苦了。」

智旻皺眉思考了一會還是搖了搖小腦袋瓜:「這半年我也沒有收入,還是把錢省下來吧,況且來者是客啊,哪能讓人家吃外面。」閔玧其歪著頭瞇起眼,令人猜不透心思的。

「幹什麼?」被盯著覺得亂害羞的,智旻低頭裝忙的邊東摸西摸邊問:「號錫哥都沒有跟你聯絡嗎?」

「哦。」單音節回應也讓朴智旻知道這眼神是帶有怒火的,可是為什麼呢?莫非是自己一直否決他的話?

膽怯的抬頭望去,露出不太自然的笑容,倏地閔玧其的臉放大眼前,隨即而來的是強烈卻帶著溫柔的親吻,不再是青澀少年卻仍是初學者的智旻閉上眼,笨拙的回應也燃起閔玧其下腹的慾火。

兩人上演你追我跑的戲碼,氣溫不知不覺得上升,大手摟過他的腰,稍稍地使力,被吻到全身發軟的朴智旻倒向他,輕咬紅腫的粉唇,低喃:「坐上來…」智旻睜開雙眼,朦朧的望向,全身發熱的促使他聽話。

挺起身跨坐上去,感受到頂在股間等待著釋放的野獸,臉頰染上一片緋紅的撇頭,害羞的他不敢直視,然而注意到細節的閔玧其露出使壞的笑,扶著腰刻意移動位置,摩擦的快感讓智旻咬住唇,試著抑制全身犯癢而想扭腰的衝動。

傾身吻上智旻泛紅的耳垂,低語說:「我愛你…」他是真的在意,拋開理智的他連無意提到也非常吃醋。

大手隔著輕薄衣服摸上敏感的花蕾,時而搓揉、時而輕拉,挑逗的智旻嬌喘不休,兩手無力地垂放,快感直逼的腦袋沒辦法思考,額抵在閔玧其的肩頭,粉嫩的唇對著頸間吐著熱氣。

「想要嗎?」感受著大掌向下游移,智旻悶哼一聲像是在期待,被褲襠阻擋的分身漲痛著,好慢…想要、想要更多,除了分身還有後庭都渴望被疼愛。

「嗯、玧其…」撐起滾燙的身子和笑得玩味的閔玧其相視,那笑容看了就好不甘心…

就在這瞬間,智旻將腦中的理智線斬斷,主動吻上唇,比起以往更努力更主動的,閔玧其愣了一下,隨後嘴角上揚,笑開的扣住下巴奪回主導權的,另一手直往礙事的牛仔褲褲頭,看來必須規定以後在家只能穿運動褲了。

重重的唇上用力一吻,兩人不約而同的分開身子,閔玧其稍稍起身,智旻知曉的移動到沙發上,身子很快地又交纏在一起。

玧其順勢把人給壓倒,大手和小手協力拉扯著牛仔褲,接觸到空氣的肌膚起雞皮疙瘩,而牛仔褲還掛在腳裸邊,大手就已迫不急待地順勢向上撫摸,從四角褲的褲頭探入,輕輕地握住分身,一邊上下套弄一邊看著沉浸在慾望中無法自拔的愛人。

好美…想完全佔有這誘人的小傢伙,想讓這樣的他只屬於自己。

「嗯、嗯…玧、玧其…」呻吟溢出,深陷於快感中的智旻渾然不知眼前眼神有多炙熱,只能夠憑著感覺反應。

玧其俯身親吻那呼喚自己的唇,再吻上鼻和額頭,套弄的手停下來,扯下一邊的褲頭,直往氾濫的分泌腸液的後庭摸去,動作輕得讓智旻感覺到癢,迫於釋放的分身挺立著,他睜開眼想伸手自己撫摸,結果一把被捉住,視線和那雙充滿佔有欲的眼眸對望,智旻感覺喉嚨一陣緊的發不出任何聲音,因為那個眼神太兇猛,像是要把自己給吞腹,這是怎麼回事…今天的玧其哥好不太一樣…

「我的,誰都不可以碰…」四目相交的聽著他說,一瞬間心臟漏跳一拍,唇又一次被堵住,感受大手捉自己的手摸向分身,被引領的撫摸自己,時而快時而慢的,彷彿身體不是自己的,身心完全掌控在閔玧其手中。

薄唇開始向下游移著,在光滑肌膚上吻過一遍又一遍,更在頸部印下自己的記號,看著懷中的人因為他墮落的模樣,染上粉色的臉和肩頸就覺得好美…閔玧其滿意的笑。

「不動就沒有哦…」鬆開的大手移向方才的終點,毫無預警的伸入一指,緩慢抽動。

突然的刺激讓智旻倒抽一口氣,撫摸分身的手停下,胡亂地往旁邊抓,好分擔後庭傳來的快感,拱起身子呻吟的乞討:「其…玧其…」

看見如此誘人的模樣,玧其實在想好好疼愛一番,但是心中醋意還未退,忍住慾望搖了搖頭:「我說不動就沒有。」聞言,智旻覺得委屈的扁嘴,後庭因為異物而自動的收縮,沸騰的慾望逼得他不得不妥協,手摸回分身再一次套弄。

滿意的玧其配合套弄的速度抽動著,一手將礙眼的衣服掀起,俯下身含住綻放的花蕾,貝齒時而的啃咬,舌尖打繞著圈圈,再吸吮將口水給吸乾,三重刺激讓智旻嬌喘吁吁。

高潮來襲就連腳趾頭都忍不住蜷縮起來,想掌控卻無法干涉的快感直衝下腹,感覺血液迅速地流動,拱起身子放聲呻吟著,小手加快套弄的速度,腦袋閃過一片白光的,手上多了一些濃稠液體,整個人因為高潮而抽蓄。

埋在胸前肆虐花蕾的腦袋抬起吻了吻唇,笑問:「很舒服嗎?」高潮的餘韻過去,取代的是無止盡的空虛。

懷中的人睜開因為淚水而水亮的眼,看著使壞的玧其,帶有情慾的撒嬌聲:「我也想讓玧其舒服…」安靜的空間聽見解皮帶的聲音,直勾勾的邀請讓玧其再也忍不住,抽出手指、挺起身。

俯視著渴望被寵愛的人站到沙發旁,將皮帶抽出再解開鈕扣、拉下拉鍊,然後停止動作的凝視,智旻一副了然的起身,扯下褲子然後在閔玧其期待又驚訝的目光下含住分身。

享受下腹的溫熱,貝齒上下地輕輕刮過,生澀技巧讓閔玧其忍不住仰頭喘息,手扶住智旻的後腦勺,身子情不自禁的跟著吞吐前後擺動,感受到舌尖不靈巧的在鈴口打繞,閔玧其倒抽一口氣的低頭看去,眼下的智旻和平時傻氣的模樣相差極大,終於…誘人又主動的智旻只屬於他一人…

往後退一步,智旻一臉茫然的抬頭,卻聽見玧其啞著嗓音說:「趴下。」又是那想把自己吞下腹的眼神,好炙熱,像是有魔力般的讓他服從,起身一腳站在沙發旁、一腳則跪在沙發上,背過身,兩手撐著椅背等待著,心底忐忑又帶點期待,在看不見的情況下進行還是頭一回,感受著撫摸身軀的大手、試探性的手指,前所未有的快感讓他既期待又很緊張。

手指緩慢的刺入一指,緊接著兩指,因為站姿而更加緊實的內壁將手指清楚的包覆住,一次又一次的抽動都讓智旻深吸一口氣,剛釋放的分身稍微抬頭。

「嗯、嗯啊…」緊捉著椅背,有些軟腳的跪趴,內壁渴望的收縮,想要更多、想要更深入。

聽著嬌喘聲,看著忘情呻吟的側顏,玧其加速手指抽動的速度,智旻也再承受不住的整個人趴在椅背上,渴求的喊道:「哥、玧其…哈啊、要…」

內心所期盼的乞討聲,和微微側頭,淚眼汪汪的人對上眼,好迷人的臉…

視覺上的刺激讓閔玧其抽出手指、扶著分身對準後庭,慢慢地整個挺入,結合的瞬間兩個人鬆了一口氣,溫柔的對待不再,兩手從衣襬深入,扶著腰,無緩衝的開始抽插。

「嗯、啊哈…啊…」從刺痛中適應閔玧其的碩大,承受猛烈的撞擊,和平常歡愉不太相似的佔有讓智旻崩潰,兩手巴著椅背才能勉強撐起身子。

內壁不停地收縮,和分身很有默契的一收又一放,理智線完全斷裂的玧其摸向臀,稍微使力的掐揉,放慢抽插的速度,計畫著下一步。

「玧其…」智旻撐起敏感的身軀、微微側頭,看見閔玧其那充滿玩性的眼神,天人交戰的猶豫,而細微的神情都掌握在閔玧其的計畫中,緩緩地抽插卻次次頂到最深處,他就是想得到旁人見不到智旻的那面。

這樣的抽插方式反而讓後庭將碩大吸得更緊,智旻咬著唇,索性把身子向前挺、反用力的吐出碩大,踢去掛在腳裸礙事的褲子,轉身幫玧其也把褲子脫下,從頭到尾不敢直視的,明明那道目光是那麼的清楚又充滿侵略性。

站到面前兩手環抱住他脖子,低著頭羞澀的說:「抱抱…」

「你躺下。」玩上癮的閔玧其搖了搖頭說。

智旻愣了下,嚥下一口口水退開身說:「好、我躺下…」如此順利的劇情讓閔玧其很期待,因為吃醋而不愉快的心情漸漸消失,看著不知所措的人躺下,他跪上沙發溫柔的扳開雙腿,就像是平常歡愉的時候。

撐著身子貼近他,大手在暈紅的臉頰邊摩娑,語氣和眼神都和方才不同,感到熟悉感的智旻鼻頭一陣酸,眼眶熱熱的,握住大手委屈的扁著嘴:「我不會…」看著慾望渴望釋放卻不會主動,委屈的和自己撒嬌的人,心裡又是一陣滿足。

「沒關係…」玧其輕聲的安慰,扶著分身頂在後庭前,親吻著臉頰說:「要進去了,嗯?」一點一點的挺進碩大,智旻拱起腳,雙手環抱著閔玧其,感受身體被佔有。

沒擦去的眼淚落下,不再陌生的歡愉讓智旻變得輕鬆,玧其捨不得的吻去臉上的淚痕:「哭什麼…」最終還是戰敗。

吻上濕潤的髮絲、耳垂,最後嘆聲息,他低喃的像自言自語:「我很在意…」智旻收緊手,集中精神的聽。

「我比任何人都要害怕失去你,所以別對我之外的男人那麼好…」因為是唯一,因為一起闖過那些事情,所以現在雨過天晴就想一直寵著,捧上天也願意。

聽見總是自行消化情緒的閔玧其這麼說,智旻忍不住笑了,不過不可以表現出來,否則以後就聽不到。

撇頭親了親男人的側臉,玩心大開的說道:「你不動嗎?」話說完便感覺到分身稍稍地退出然後整個挺入,一下一下的循環。

「啊、啊玧…玧其…」冷卻的快感再次席捲而來,智旻只有抱緊懷中的男人,投入在這場情事之中。

頂到最深處再整個退出,全身血液再次沸騰,閔玧其挺起身子,由上往下的俯視著,加快抽插的速度,大手摸向智旻的分身,時而上下套弄,時而拇指摩娑著鈴口,智旻咬著下唇深怕呻吟聲太過放浪。

「喊出來,我想要聽。」玧其放慢速度,引誘的說。

染上情慾的眼眸看向他,伸出手撒嬌的說:「嗯、嗯啊…我、想在上面…」斷斷續續的說出請求,玧其訝異的挑眉,卻還是拉住他的手,停下動作然後順勢躺下。

「啊哈…」更加深入的姿勢讓智旻倒抽一口氣。

玧其望著跨坐身上的人,生澀的抬臀再坐下,閉眼呻吟的模樣,心裡一陣激動的便伸手將人抱入懷中,緊接擺動著腰。

「啊哈、啊…」智旻整個人趴在他身上,再也抑制不了的喊出聲。

「玧、玧…啊哈、輕、輕點…」結合的水漬聲加上忘情的呻吟,讓才下午的屋內充滿淫靡味道。

酥麻的電流流竄過,感覺下腹越來越熱,玧其加快抽插的速度,呻吟也越來越放浪。

「啊啊…不、不要…玧其…」智旻感覺身體越來越躁熱,摩擦的分身也敏感的像是有東西要衝出。

「慢、慢點…啊哈、玧、玧其…」閔玧其低喘的抽插著,最後用力一頂將碩大埋在緊實的內壁中抽動著,同時感覺到肚腹上一股熱感。

一下射出兩次的智旻全身癱軟,腦袋往玧其的頸肩蹭了又蹭,然後聽見那該死的迷人嗓音說:「被操射了。」

「不要說…」帶有哭腔的嗓音毫無威嚇作用,聽見閔玧其輕笑便又說:「再笑以後沒有羊肉串吃。」

「知道、知道了。」閔玧其覺得可愛又好笑,親吻一下他髮頂說道:「我愛你。」

感覺眼皮有些沉重的智旻嘟起嘴在脖子上啾了一聲說:「我也愛你。」

因為吃味因為前陣子收到的東西而壓力甚大,不過一次爆發的情慾反而讓彼此更了解彼此。

「睡吧,我給你清洗。」拍了一拍小腦袋瓜,他溫柔的說。

「不可以又來哦…」放心閉上眼的智旻在睡前還不忘記警告,只是一樣威嚇性不高,不過他也捨不得。

因為愛,因為這世界上只剩下他在身邊,所以捨棄一切也要守護住。

歪過頭和他相靠著,左右輕輕地搖,因為金碩珍給的東西而浮躁的心終於平穩了下來。

 

-完。

 

以後打肉文就是要想著不要寫肉,這樣就會自然而然發展出來。

我卡那麼久,最後想說放棄,結果就這麼寫出來了…乾QWQ

只是可能又要再生一篇番外了…好把後續交代清楚

好啦希望大家喜歡:)

 

IG160926shin
粉專: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克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gle
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 SH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茉_
  • 上次講到的主動真的寫出來了我的天♡♡
    朴小雞的可口程度大概只有77知道#
    還有其其的佔有欲……我也是無法招架
    我的誰都不能碰  那句簡直TTTT只能帥哭
    對於肉我只能吃  不好解釋什麼
    因為太害羞了哈哈哈哈
    很好奇阿珍給的東西是什麼
    居然能讓閔玧其這麼不安?????
    我等歐膩後面的番外ㅋㅋㅋㅋ
  • 那句我也超級喜歡的 嘻嘻嘻…
    我也頗喜歡小雞主動的(掩臉

    哈哈哈哈關於這個讓我好好思考一下XD
    說不定根本沒東西(欸

    朴SHIN 於 2017/02/27 13:34 回覆

  • Dream〞
  • 感謝招待~ 吃飽惹~~ (摸肚子 打嗝

    『我的誰都不能碰。』 這句話 太心空惹!! (摀心臟

    我被閔玧其 帥哭惹 我要跟小雞搶其其!!!!!

    太主動就是被吃掉更快速 以後歡迎多主動點!!!! (閔玧其快上!!

  • 看來大家都很喜歡受方主動(?
    謝謝親估喜歡哦:)

    朴SHIN 於 2017/08/09 11: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