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等你。CH03

 

抱著紙箱、背著生財工具離開公司,不同於中午時的刺眼陽光,此時眼前一片盡是灰濛濛,下著毛毛雨,顯得身影更加孤寂。

是否老天爺也替自己抱不平、為他感到委屈而在哭泣呢?可是社會是如此…如此現實又殘酷。

怪不了別人,也怨不得任何人,只能氣自己資歷完全搬上不了檯面,論銷售也根本入不了上司的眼,所以拿他開刀理所當然。

只是資歷淺就該被這麼忽視?這樣子人又該如何成長…拖著疲憊身軀回到租屋處,空無一人。

孤寂如影子般跟隨的,原來理想不過如此。

把紙箱擱到角落,將自己拋向沙發,閉上眼深呼吸再吐氣,在深夜坦露最後一次脆弱,再醒來站在懸崖邊的自己也已經墜入深淵。

然而若一切都是騙局呢?

從認命演化成改變風格、隱藏真實自己,他真的不怨恨也不再生氣,縱使一度想放棄這條追尋許久的路,卻也找到方式復活。

只是戴上面具繼續遊走在這條崎嶇路上的他從未,不,是壓根沒想過事情的真相會是如此地不堪。

原來並非是能力不夠,而是太過璀璨才引起忌妒之心,於是犧牲自己成就別人。

他會報仇的,絕對!也是必須的!要讓那些人知道不是那麼輕易能摧毀一個人的夢想,胸口那依然滾燙的理想會越來越旺,絕不熄滅。

 

叮咚、叮咚,急切的門鈴聲擾醒深夜才入睡的曹圭賢,皺起好看的眉頭,不耐煩地睜開浮腫又乾澀的眼,撐起身子啞著嗓音:「…誰?」回應盡是沉默。

剛醒來的腦袋勉強運轉了一下,噘起嘴走去解開扣鎖,拉開門,果然是他。

「嗨。」臉上太過燦爛的笑讓心中湧上一陣酸意,鼻頭一抽緊,他順勢撇開眼冷漠的說:「我已經離職了。」現在他只想要一個人,就算孤單。

「我知道啊,所以一起找工作吧。」門外的人跟進屋,關上門,放下包包走向飲水機,行走如在自己家,而這樣的從容、坦然的態度都讓曹圭賢感到很諷刺。

「…幹什麼跟錢過不去。」躺回沙發上,雙手環抱的緊閉雙眼,答案夠顯明他也不願再承受。

因為面前對你好對你笑的人很可能下一秒就背棄,無預警,也不留情。

倒水的身影聽見如此失落的嗓音不免顫抖了一下,背對著不敢回頭觀看傷痕累累的他,才發現自己有多莽撞,原來過多關懷會令人厭惡,甚至喘不過氣。

低頭看透明清澈的水,抿緊唇,腦袋再次沒有邏輯的運轉,最後將七分滿的水杯放到他面前凌亂的桌上,不發一語地背起包包,離開。

就在鐵門關上的瞬間,那雙緊閉的眼睜開了,凝視面前的水杯,感覺心中有一股暖流流過,翻攪的情緒再也阻擋不住,於是他終於哭了,嚎啕大哭。

為他的夢想,為那委屈大哭一場。

而門外的人並沒離去,直到聽見哭聲才放下心中的大石頭,嘆口氣,拿出電話有些不安的撥通從未響起的號碼。

一聲接一聲的響,他的心也一下又一下變得沉重,以為要再次語音信箱之際,電話終於通了。

「…喂,晟敏?」溫和的問候聲讓緊繃的他鬆口氣。

回頭看一眼關上的門,邁開步伐說道:「我這有個不錯的寫手,不過發生一些--」

「你是說曹圭賢嗎?」電話另一頭直接切入主題,快速且直接地讓晟敏來不及難過。

「嗯…你們也收到消息了嗎?」嘴角揚起苦澀的弧度,因為曹圭賢也為了自己。

「嗯。」單音節的回應讓他說不出真正想法,之間彷彿不只隔著電話的距離,還有道無形的牆堵著。

欲言又止、躊躇該如何開口時,電話另一頭又傳來聲音。

「…能夠讓你同進退,想必程度不錯。」原來在他心中的自己是能力還不錯的人嗎?

這句話如同在沙漠見到綠洲的欣喜,而且他知道自己也離職了呢……

「下午兩點過來吧!是這個月最後一場面試,我幫忙引薦,但是能不能上全要靠他自己。」

是否代表他也偷偷注意著自己呢?

電話中的他一如記憶裡溫暖、貼心,而是否這時斷了聯繫,他們就能保留彼此心中完美的時刻?

陷入回憶的晟敏哽咽的說完這句話睜開了眼,胸口像是被人硬生生剖開的痛,可是故事中另一位主角卻心如止水。

那段過往對他已經不重要了是嗎?看著平靜地將一切記錄下來的曹圭賢,頭一次覺得他好可怕。

「…你有如此深愛一個人嗎?」戴著黑框眼鏡的臉沒有多說話,手指飛快在鍵盤上記錄不斷閃過的靈感。

像是在和機器人說話,實在是可笑,勇氣也不知從何而來,於是他問:「你還會難過,開心…甚至是感到憤怒嗎?」

「嗯?」大概是問題太過特殊,終於成功引起他注意,但是看似只是習慣性的應聲。

這樣不以為意的態度讓李晟敏深吸一口氣又說:「我喜歡文字,也喜歡敘述,所以就算窮到只吃得起麵包也不向家人妥協。」

想起一路的心酸苦澀,情緒使然的握緊拳:「可是圭賢你,真的失去初心了嗎?」修飾帶刺的話,知道真相的他實在沒資格責備,只是放縱他又是對的嗎?

打字聲赫然停止,逼近零溫度的眼神落在李晟敏身上,犀利的要把他看穿。

「惡魔的存在是因為天使,這個世界需要平衡。」背叛他的是社會,曾經他也是滿腔熱血,結果呢?

令人窒息的氛圍讓李晟敏低頭不敢再說一字一句,很心虛也很無力,於是安靜起身離開。

只是他沒想到看似平靜的外貌,內心卻早已因為那一句話掀起駭浪,當書房門關上時,犀利的視線馬上落到桌角那一本書。

初心?像那叫KIM KI的大牌寫手嗎?嘴角揚起壞心的笑,真是越來越想認識本人呢……

視線收回落在螢幕上,將文檔儲存,拔下眼鏡、起身拿過車鑰匙和外套離開書房,而大聲的關門聲引起李晟敏的注意。

心裡萬分擔憂的衝回房拿電話,毫不猶豫的再一次撥通那隻號碼。

「喂赫宰是我!你!你和東海在出版社嗎?」情況危急地完全顧不得尷尬不尷尬,著急的嗓音也讓李赫宰繃緊神經,反問:「…怎麼了?」

「圭賢他生氣的出門了!可能會去出版社!」緊張感十分的握緊電話。

「KIM KI--」直覺聯想到關鍵人物,李赫宰一手拿著電話,轉身另一手抓了挑書的人的手,神色嚴肅往停車場走。

「對!KIM KI,絕對、絕對不能讓他知道KIM KI是誰……」電話在混亂之中終止,晟敏也兩腳癱軟地跪下,看著黑屏的電話,乾澀的嘴再也吐不出任何一個字。

同時間兩輛車奔馳在路上,但是發炎的傷口再怎麼吃藥也只是拖延,如果不把它徹底清除掉。

車子急煞在門口,東海慌張的下車,衝進大樓忽略警衛的喊聲,按上電梯。

「…不用通知了,我跟上去就好。」坐在大廳的曹圭賢點頭致意。

溫和的眼神中隱藏著算計,從容的走向電梯,懂得觀察的人總是能不費絲毫力氣去得到解答。

 

-未完。

IG:160926shin
粉專: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克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gle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 朴SH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