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癥結地區的車途時間,朴SHIN地理從小到大都拿不及格(自爆)

 

CH27

 

護士把田柾國推出病房、關上門在鄭浩沅趕來前進行急救,玧其腳軟的癱在女人身上,鄭浩沅一早說的話開始在耳邊播放著。

「很有可能再也醒不來。」醒不來……不,怎麼可以!智旻、他的智旻……

推開女人、腳步踉蹌走向病房,手卻沒勇氣轉動門把,胸口更是發痛得他直槌胸口。

「呀朴智旻你怎麼可以!」他痛苦的咆哮著,抓著左胸口,痛得好想把心臟挖出來。

「啊哈、啊!」他又一次的被選擇,不留情的留下。

崩潰的閔玧其撲上病房門,敲打著喊:「朴智旻你給我醒來!不准丟下我!聽到沒?」怎麼可以真的放棄他!拜託不要……

突然敲打的手被抓住,田柾國的聲音傳來:「哥你冷靜一點。」而這句話徹底剪斷閔玧其僅存的理智線。

迅雷不及掩耳的反手壓制住田柾國,憤恨地把人推向牆壁,一手揪著衣領咆哮:「閉嘴!」一拳扎實的打上側臉。

女人不顧危險地撲上前抓住準備第二拳的手,驚慌的說:「小其你冷靜點!媽知道——」可是到極限的閔玧其就像刺蝟,任何人的一字一句都牽動著神經。

憤恨的甩開女人的手,冷眼瞪著:「我媽已經死了!聽懂沒!拋棄我就等同於死了!」不要說有苦衷,說自己是被迫選擇的,憑什麼他要被選擇!

雖然情緒上的話無須多心,但是是閔玧其啊,越是情緒上的話才越是真心。

失控的閔玧其兩眼充滿血絲的咬牙,撇回頭瞪著六神無主的田柾國的衣領冷語:「為什麼回來?」

「不是想要逃避刑法嗎?說話啊!」第二拳毫不留情的打上臉,淚水也奪眶而出,他也不想這樣,可是誰能幫他?

抓著衣領嚷嚷:「既然要走就消失,為什麼要回來?」他的智旻、他的智旻啊……

誰能救救他,誰能讓一切回到最初,到底為什麼他們要承受這些。

「把朴智旻還給我!還給我!」失控的拳頭再次全力揮去,但是田柾國任由擺佈的模樣讓閔玧其停手。

「殺了我吧……」反正他就是該死,縱然親手解決父親也不可能被赦免,所以他想死,真的,死亡若能一了百了。

他何嘗不知道自己得出現會引起多大的波瀾,可是放不下,況且智旻若真的選擇離開,他怎麼可能不難過……

望著病房的眼神盡是絕望,臉頰上紅通通的一塊,嘴角流著血卻一點也不痛,尚未痊癒的頭因遭到撞擊而刺痛也像失去知覺。

而那一拳停在腦門前不到十公分的距離,閔玧其狠瞪著田柾國,眼眶含淚的掙扎,不應該猶豫、不應該的。

無關是否幫智旻完成心願,他本就該幫父親討回公道,可是他無助的眼、絕望的口吻,想起第一次碰面,對自己的存在感到恨,他也是受害者之一。

氣自己的心軟、恨自己的猶豫,拳頭用力地揮向他臉邊的牆上,一拳又一拳,女人捨不得的背過身,摀住臉強忍淚水,不願再刺激閔玧其。

而田柾國也在那一刻鬆懈,閉上眼,放任閔玧其宣洩,直到手失去知覺、滿手是血的,垂放下手轉過身,血一滴一滴的渲染乾淨的地板,低著頭往外頭走去。

望著離去的背影,田柾國有話說不出口,只能夠讓他走。

而他的離開一個正眼也沒落在病房門上,眼淚無聲地滑落,心被束縛住,誰能夠幫他解開這個結。

拒絕護士的關心,一個人走過轉角,跌坐在地上看著紅腫的手冷笑,似乎會好一陣子不能彈琴,也好。

未來沒人一起分享喜悅,要那麼多成就何用。

仰頭抵著牆,閉上眼任由眼淚流下,他不會生氣,真的。

如果這是你的決定沒關係,他絕對尊重,但是也必須離開,無論最後是生是死。

因為你心中最渴望的還不是我,所以給彼此喘息的時間。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你若幸福便是終點,你若不離我亦不棄。

 

拎著蘋果走過護理站,親切的微笑問候,從那天之後,日子很平靜地度過兩週。

告別護理站,愜意地走向病房,推開門,病床上空無一人,他試探的喊,回應盡是寧靜。

放下水果往病房外走,有些不安的問:「今天有檢查嗎?」

「嗯沒有啊,他不在病房嗎?」剛剛交接的護士問著上一班的人。

「哦他去天台了,說想吹風。」一聽見便刻不容緩的道謝跑去按電梯。

樓層不停往上升,終於抵達頂樓。

他快步走出,用力推開天台的鐵門,匡啷一聲引起坐在輪椅上的人的注意。

四目相交的,那人的眼神一點也不訝異,也依然的平靜。

「哥今天晚了。」將輪椅轉向,他有點抱怨的嚷嚷。

「去了一趟公司才過來。」看見他燦爛的笑,心就像吃了定心丸。

鬆口氣的一手插進褲子口袋走去:「最近很常往天台跑。」

「嗯……」他不願多談的點頭帶過,轉移話題:「我也想看巡演。」

「好。」走過他眼前,站在水泥牆前兩手一撐、一跳的坐在上頭。

看著背光的他髮絲因微風吹過飄動,有點憂傷的眼神望向無邊無際的天空,就連他也被傳染空蕩的感受。

閔玧其和智旻是戀人,對他是除了父親,最親近的家人,可是兩週依舊毫無音訊。

而這句話又只對一半,是毫無音訊沒錯,但是他找得到,絕對。

是他心疼玧其這段日子承受的壓力,如果暫時逃離可以讓他找回笑容,那他絕對不去打擾。

只是葬禮在週末,閔玧其你真的相信朴智旻能一個人面對親屬的關切,消化那一些情緒嗎?

嘆氣。或許當天就會出現,那真是皆大歡喜,可是沒有出現呢?他又應該怎麼做?

「這裡是我和他認識的地方。」抬頭看著他雲淡風輕的神情,彷彿傷痛已經被時間給淡化。

醒來只問過一句玧其哥呢,之後就絕口不問,也不曾有傷心難過,因為相信。

「葬禮,我想參加。」他何嘗不知道。

點頭:「我會跟醫院請假的。」

「謝謝哥。」笑容有一抹淺淺無奈,低頭看不方便的腿,一樣的位置一樣情況,唯獨人不一樣。

他們錯過了嗎?不。他相信玧其哥只是累了,對不起是他醒得太晚,哥肯定是失望了、害怕了……

「我們去吃水果吧!」收起揮之不去的悲傷,抬起頭又是燦爛的微笑。

他沒資格哭也不會去責怪,感情是互相,一方累了就由另一方撐起,無論多久。

兩人閒聊著搭上電梯,抵達樓層、號錫推著輪椅走出,經過護理站時一抹身影匆匆經過。

熟悉的味道讓智旻一陣悸動的,腦中閃過熟悉的身影,兩手握住手推圈,一個急煞、迅速推往那人消失的方向。

「怎麼了?」鄭號錫不明白的跟上,問著:「丟什麼東西嗎?」

聽著他的話苦笑搖頭,空蕩的長廊笑自己的愚蠢,怎麼可能是他。

「……想要彈琴。」眼神依依不捨收回,再次戴上面具。

「哦那吃飽飯再去吧,彈完去復健,如何?」握上輪椅的把手將人轉向,雖然沒多問也感受的到智旻心不在焉。

各懷心思的回到病房,將剎車拉上,熟練的一手撐在腋下,一手讓智旻抓著,一步步地走向病床。

新傷舊傷同時間折磨著他,不過沒關係,因為他想要用完美姿態出現到玧其面前,告訴他,他已經找回初心,不會再放棄他們之間了。

 

這一天終於到來,上天像是在安慰智旻似的,給了晴天。

穿著正裝坐在輪椅上,接受遠房親戚的慰問和祝福。

人潮散去、鄭號錫也暫時離開身邊,剩他一人在離墓碑一段距離的位置上凝視。

將母親溫暖的笑容在遙遠之處也記住一回。

「媽媽辛苦了。」沒在眾人面前流下的眼淚,此時無聲地滑落,安靜的,不哀傷的送走。

人死不能夠復生,這輩子來不及孝順的,下輩子他會加倍付出,約定好了……不可以食言,食言就是小豬。

「智旻,你在這啊。」聲音從後方傳來,他睜開眼不著痕跡的擦去淚痕,轉過輪椅看去。

「碩珍哥。」從今以後只有笑,流眼淚也要是因為幸福。

「走吧,陪哥吃一頓飯。」碩珍不拆穿他偷掉淚的事,上前握住輪椅的把手,一邊推往停車場一邊拌嘴著。

「哥上次欠的韓牛特餐——」

「呀店裡公休忘了嘛,哥很窮的。」怕要炸荷包的金碩珍連忙打斷他的話拒絕。

「可是號錫哥說要請客。」智旻忍住笑意裝傻的說。

推輪椅的人頓了一下,改口:「哦是、是哦,那我們快去找他吧!」智旻再也忍不住的大笑,碩珍才意識到自己被耍。

「朴智旻你皮癢了是不!」口吻極為凶狠的說:「現在最好繫上安全帶啊!看我怎麼懲罰你啊!」

「啊!哈哈哈哈……啊碩珍哥,哈哈哈號錫哥快點救我!」加速的輪椅惹得智旻笑出聲,看見走回來的鄭號錫便揚聲求救。

鄭號錫無奈的皺眉頭,小跑上前撞開金碩珍,然後在智旻放心的瞬間也加速向前推去。

「哈哈哈哈、啊號錫哥!」

「沒錯就是這樣,呀鄭號錫我欣賞你!」金碩珍錯愕的讚嘆。

三個人玩得不亦樂乎,也許在旁人眼中有失莊嚴,但是對他們而言卻是嶄新的開始,因為解脫。

把哀傷放在心底,過往是不堪回首,但是也結束了。

就讓這場爾虞我詐、算計彼此的遊戲由上一代的離世畫下句點,他們這一輩會相互扶持走下去。

 

開回曾經四人一起住的家,在特別節日總是心思敏感,靠著號錫和碩珍的協助下車,坐上輪椅。

看著金碩珍笑:「謝謝碩珍哥的韓牛特餐唷……」智旻不太好意思,沒想到玩笑話真的成真。

「小事情。」金碩珍揮了揮手,心底藏不住話的:「你有打算撤銷告訴嗎?」愣了下,眼底一閃而過的憤怒,他們都沒有錯過。

是否該還田柾國心靈上的自由,而他真的憎恨田柾國嗎?

「……避重就輕吧。」雙手握住手推圈轉向,不願多談這個話題。

「他還不知道田柾國做的一切吧?」望著孤單的背影,金碩珍沒頭沒尾的吐出一句,鄭號錫聽得好迷糊。

皺眉問道:「柾國他有和你聯絡是嘛?」

「嗯。」金碩珍點了點頭,無奈的嘆氣,解鈴還須繫鈴人,在閔玧其出現之前,朴智旻也許會一直逃避下去。

不過事情會有晴朗化的那一天,快了。

 

離開醫院、開車回家的金碩珍回撥了未接來電。

「事情都辦妥了,之後再拿資料給你。」簡短交談完便收線。

副駕駛座上躺著一包牛皮紙袋,車子則開上高速公路,目的地是未來。

 

-未完。

IG:160926shin
粉專: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克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gle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 朴SH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所以老閔為什麼死了##(體諒我這個看不懂的人😂
  • 老閔是指父親嗎?
    哈哈哈因為想做汙點證人啊 田載國料到這一步於是射殺他
    這章節可能要往前翻了

    朴SHIN 於 2017/01/24 19:11 回覆

  • 茉_
  • 太久沒留言 我錯了(跪
    倒數倒數倒數了TTTT
    一想到追了挺久的文就要完結
    就整個超級不捨啊QQ
    (雖然還有賢旭可以看XDD)
    我也期待事情晴朗化的那天!!
    其其會回到智旻身邊的吧TT
    一定一定要幸福啊啊啊TTT
  • 沒關係妳特例 哈哈哈
    真的 其實自己至今仍不敢相信要完結了
    這篇真的沒有卡很久 一路順XDDD

    會的:)走過風雨的他們會迎向溫暖陽光的(抱)

    朴SHIN 於 2017/01/25 22: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