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28。最終章

 

避開人潮、走著隱蔽路線來到朴慧亞的墓碑,今天是個好日子,天空特別藍,太陽也好溫暖。

從葬禮開始就在這裡注視,深知智旻在隱忍情緒,臉上的笑越是溫暖就越悲慟,況且他不在身邊,再等他一下,再一下就好……想溫暖的回到他身邊。

穿著正裝站在大樹後,看著鄭號錫帶領親戚離開,剩下智旻一個人,思念氾濫的。

肉肉的臉頰凹陷下去,心中無聲地嘆息,離開的兩個禮拜他不是沒回去,只是請護士保密,就連號錫也不知情。

看著檢查報告逐漸穩定的數字,也詢問過復健師情況,他的關心很小心,不敢太過張狂。

眼神沒離開過那偷偷掉淚的臉,心隱隱作痛的。

金碩珍的身影跑入眼,他側著身偷看的身影離去,爽朗的嘻鬧聲讓他也會心一笑,或許場合不適合,但是真的是解脫,未來他們一定互相扶持到最後,一定。

而朴智旻你真的很棒,謝謝你為了我而堅強起來,謝謝你沒離開。

嬉鬧聲消失地無蹤影,他正色地走上空無一人的草地,站在朴慧亞的墓碑前,跪下行禮。

「媽,我是玧其……」頭抵在左手之上沒有抬起,話梗在嘴邊,太多抱歉的話只有化作一句謝謝。

「謝謝妳讓我遇上這麼好的智旻。」眼淚流下也不願意給任何人看見。

淚水滴落在綠意盎然的草地上,在陽光的照射下就像水滴,好有生氣。

他堅信經歷過暴風雨般的人生,現在的雨過天晴就是最美的序幕。

 

搭上電梯前往父親的靈位,這是他的安排。

讓朴慧亞活在陽光下,有花草樹木一同歌頌,而父親則是一人在櫃子中,隔著玻璃凝望著,像生前一樣,一個人品嘗失敗的孤獨。

沒有話想再訴說,若不是血緣關係,他真心的以為這是咎由自取。

外頭走廊傳來高跟鞋聲音,猜想到是誰,因為這裡只有閔勇萊一人牌位,是他特別交代鄭號錫的。

抑制的惡魔被釋放出,就算有不捨有感情也堅持讓閔勇萊死後被囚禁著,孤獨一人。

……我以為你不會來。」腳步聲停在門口,卻步著,語氣也蠻訝異。

不帶任何情緒的轉身看向她:「我只是盡兒子的義務,從此沒有瓜葛。」他冷血嗎?或許但是不盡然。

他只是把一部分自己隱藏起來,關於親情到這裡足矣,保持適當的距離,減免過多的糾纏就沒有傷害。

四目相交的,他的眼神不再是憎恨,是如同見陌生人的淡然。

「我求過妳的。」面對過往才是真正的勇敢,揭開癒合的傷口,他要更加坦然。

看見女人震撼的雙眸就有種優越感,縱然左胸口的心臟泛疼。

「我哭著抓住妳的手,就算電梯門闔上,夾傷手也不願意放手,妳記得嗎?」明明那時是如此地心狠,就不要事隔三年再對他說別無選擇,而他的語氣平靜到像在闡述別人的故事,讓人聽了顫慄。

「爸的公司我會捐贈出去,妳若想得回當年被剝奪的再打給我,如果沒有那別再聯絡了。」將生死看得越淡然就越是自由。

身影匆匆從女人身邊走過,最後一次擦肩而過、最後一回相見,此後生死不復相見。

站在電梯門前從容的等待,叮咚——電梯門彈開,看見眼前的身影,不同於上一次的衝突,現在他已經能夠輕鬆面對。

交錯著身子,站在電梯往外看著他,在門關上之前說了一句。

「不要躲。」因為他一定會找回你的。

暫時的分離不代表永生的離別,學會等待方能看見曙光再現。

 

「智旻,我回公司一趟。」

「好。」目光停在鋼琴上沒離開的點頭,號錫隱約不安的猶疑著腳步。

「你……你一個人沒問題吧?」

「嗯去吧。」低頭失笑。一個人怎麼會不行呢?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微笑也只堅持到大門關上,引擎發動、車子開走,寂靜的氛圍讓他卸下了面具。

望著鋼琴嘆聲息,深呼吸,對它就像閔玧其,有著回憶。

把自己帶到鋼琴前方,吃力地將鋼琴椅拉開,轉正位置再掀開琴蓋,拉下防塵布細心地摺好、放好,戴上早已準備的耳機,按下播放。

沒有人聲伴唱的原曲,是出自於閔玧其雙手的原曲。

回憶初次聽見曲子的情緒,手指熟練的在黑白琴鍵上飛揚,任由鋼琴聲洗滌著心靈。

平時都趁鄭號錫不在時去練琴,思念閔玧其,而現在這個地方、這個日子……就讓他放肆地為這段如同止水的感情注入熱情吧!

一輛車駛上坡、停在門口,身影下車熟練地進屋,走往旋律的來源處。

背脊靠牆的向下滑坐,閉眼沉浸在鋼琴聲中,左手跟著旋律擺動著手指,就像真的彈鋼琴一樣,而右手卻打著石膏無法動彈。

一時的失控讓他廢了右手,作為音樂家這樣等於自毀前程,不過沒關係,他的最佳拍檔很有潛力。

旋律雖然很哀傷,但是心卻很舒坦,好久沒有如此放鬆的心情享受音樂,久未操勞的手指停下休息,平靜地竟然不自覺地睡著。

三年前的惡夢因為智旻的出現消失殆盡,最近的淺眠也因為他而治癒。

鋼琴聲終止,智旻轉開房門、慢慢推著輪椅出來,看見坐在那睡著的身影和那被石膏包覆的手,激動地流下眼淚,壓抑兩週的情緒潰堤了。

摀住嘴不敢哭出聲音,眼淚模糊了視線,感覺有人朝自己走近,他試著緩和情緒,但是無法。

觸摸到熟悉的溫度、聞到那令人悸動的香味便再也忍不住,放聲大哭。

「哭吧,我回來了。」一手攬過人,捨不得的抱緊哭到聲嘶力竭的人:「我在這,不離開了……

「哥、玧其哥……」聽見濃濃的鼻音呼喚著,閔玧其笑開的蹲下身,和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人平視著。

來不及說的話給唇堵住了,他愣了一下搶回主導權,不敢太用力的汲取唇裡的香甜。

小心翼翼地,額頭相抵的,閔玧其閉著眼笑道:「我們都病著呢,不要點火。」

「哥……」被調侃的智旻推了一下玧其,兩人相視而笑。

世界一樣在運轉,失去什麼也會得回什麼。

相握的手早在三年前就被紅線綁牢,命運是無論跋山涉水也心意不變的。

 

「手會不會有後遺症啊?」

「會。」

「啊……沒關、沒關係的,我可以幫忙你。」

「哦好啊。」

「嗯有需要一定要說哦!我可以幫忙!」

「那……

「嗯?」

「你幫我脫上衣吧。」

「呀玧其哥你、你不是說不要點火嘛,我、這個我沒……

「嗯?我只是想要洗澡而已。」

……

有你在的地方便是家,縱使會被捉弄、可能氣到吐血,但是還能夠逃去哪裡呢。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你若幸福便是終點。

只要是你的決定,我都會尊重,但是請允許我有哭泣的權利。

無論那天你是否清醒,你也將是我的終點,沒有疑慮。

你若回憶半暖傾殤。

殘留下的哀傷讓我們一同抹淨,你不是一個人,有我。

只要你不離,我亦不棄。

 

聽著鬥嘴的聲音,嘴角揚起。

悄悄把大門關上,識相的不去打擾,雙手放進外套口袋,仰頭迎向刺眼的陽光讚嘆:「真是好日子呢!」看樣子他能放心巡演了。

一直渴望幸福卻不敢追求嗎?停下腳步聽聽自己的聲音吧!

或許放下、改變要十足的勇氣,但是只要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麼就不怕後悔。

縱使燃燒過後會如灰燼也要盡力一試。

-猶如夢境,我們就像煙火,燃燒過後只留下灰燼。-

闖過風浪的我們回到最初的樣貌,展翅翱翔。

 

-Let me know。正文完

IG:160926shin
粉專: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克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gle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 朴SH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ream〞
  • 一口氣追完惹 LET ME KNOW

    看到中間段 一整個心酸酸 你怎麼忍心這樣虐糖糖跟小雞啊啊啊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你若幸福,便是終點

    真的很棒

    厚比 真是是個溫暖的孩紙 辛苦厚比惹 到最後都沒有放棄希望
    沒有放棄 任何一個人~

    果果 好令人心疼呀... 家庭不是自己能夠選擇的,但這孩紙最終還是走向善良的一面,孩紙沒有放棄。

    不過泰泰會吃醋,從頭到尾 他都沒有個鏡頭 XDDDD

    往番外走去 GOGOGO
  • 我懂妳的心塞,因為在寫他們各別心境時,自己也是邊打邊哭。

    這篇是我初入坑就寫的,所以還沒摸透每個人的性質,
    很謝謝親估喜歡:)
    只是我番外還沒放完,哈哈哈請原諒XD

    朴SHIN 於 2017/08/09 11: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