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23

 

「朴智旻你不可以開槍!你開了就真的跟他一樣了!」一樣嗎?

如果自私就能得到想要的,何樂不為?只要他開槍一切就結束了啊……

一聲聲的阻止都撼動不了他的決心,相視著,他就不信田載國沒有一絲絲害怕。

「再見,我的噩夢。」話才說出口,房門被撞開,朴智旻被壓制到地上,手上的槍撞飛。

驚慌的睜開眼看見田柾國的臉,想起被蒙在鼓裡的事,情緒湧上的奮力推開他。

才站穩身子,僅僅是一眨眼的時間,田柾國已站在田載國身後,把槍抵在太陽穴,雙方的人各自站在槍口前,誰都不敢輕舉妄動。

幫主被抓住,對方還是少爺。手下們慌亂的對視,不知所措。

「田柾國你這是在幹嘛!」失控的局面讓田載國緊張,勝過緊張的更是怒火,忍著脾氣:「我死了他們各個活不了!」

「哦是嗎?」話說完,田柾國的嘴角揚起高深莫測的弧度,迅雷不及掩耳解決控制閔玧其他們的人,槍聲響震得人心惶惶。

傾身靠到田載國耳邊冷語著:「我是你兒子,你該知道我有多少能耐。」

鄭號錫跑過眼前,眼淚潰堤的踮著腳解開鄭浩沅手上的結,閔玧其也跑向朴智旻關心傷勢,眼底盡是心疼。

「載國你停手吧,一切都還——」靠著號錫攙扶的鄭浩沅啞著嗓音說。

「你閉嘴!」喝止鄭浩沅的話,田載國狠瞪向閔玧其咆哮道:「閔玧其你真以為你父親很高尚嘛!」

「知道你的未婚妻為什麼會死嗎?」被說中內心的最痛處,閔玧其握緊拳看去:「住嘴!你——」

這就是他想要的,田載國冷笑著:「都是我說要殺你,他才交換條件!拿她來換你的命!」

「我從來沒有逼過任何人,一切都是他們自己選擇的,憑什麼我必須承受一切的錯!」

講得一口道義、道德,但是人性啊,是利字讓他們選擇了,與他何干。

閔玧其那受傷的眼神讓田柾國一時失去警戒,田載國抓準時機肘擊下腹,拾起地上的槍毫不猶豫的瞄準朴慧亞開槍。

及時反應的田柾國大聲喊著:「小心!」撲向又要再開槍的田載國,雙雙倒地。

抬頭看過去,朴慧亞那白色的衣服染上鮮豔的血,朴智旻愣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媽……」朴智旻呆愣住,感覺喉頭被一根大刺扎得沒辦法吞嚥。

田柾國憤怒的看向田載國,捉著衣領怒吼著:「你為什麼!你為什麼總是這麼自私!」

「到底為什麼不肯收手!」再也忍受不住的一拳往田載國臉上槌去,接著挨回一拳。

這一拳像是鑰匙,解放出他內心壓抑已久的野獸,眼淚不停地流下,從小到大壓抑的委屈全爆發。

扭打成一塊,一拳又一拳皆互不相讓的打在致命點上,忽視了力道,只有一股腦的宣洩。

早在決定救人時就放棄父子關係了,可是心為什麼還是好痛?完全痛得要爆炸!

淚水模糊了視線,咬緊下唇哭泣。

想起兒時的回憶,到底有什麼值得他停手的,縱使零點一秒也好……可是、可是並沒有那種時候。

小學時作文要寫我的爸爸,他交上白卷,因為他爸爸是黑道。

中學時家長日要上台領獎,他獨自一人,因為他父親忙著殺人,每天見面時間屈指可數。

那時他以為這輩子真的要黑暗的過,很絕望也已心死,因為是父子,所以別無選擇。

直到朴智旻的出現讓他找回存活的意義,因為愧疚。

所謂的因為他,實際是為了自己吧,為了不再失去珍貴的人。

他沒能擁有的親情不應該讓別人也經歷,縱使已經來不及了。

被制服在地上毒打的田柾國在失去意識之前,忍不住想著自己的初衷。

到底承諾做臥底是想守住朴智旻還是守住心裡最後的純真……

 

一槍打中左心房,朴慧亞哽住最後一口氣無力地抓住朴智旻的手,戴著氧氣罩的嘴張了又張。

看著她胸口暈開的血,智旻癱軟了雙腳跪下,想說些話卻好像不需要,因為忍耐三年終究是失去。

「媽、媽愛你……」簡單的幾個字用盡朴慧亞最後的力氣,握著的手漸漸地鬆開,智旻反握住捏得好緊,可惜再也沒有回應。

「啊哈——媽!媽妳醒醒啊!啊啊——」雙手抓著纖細的手痛哭,一旁的閔玧其撇過頭,心酸得只想逃離這裡。

是誰在哭?陷入暈眩中的田柾國混亂地思考,如此悲痛的哭聲是他的智旻哥嗎?

又一聲槍響,想攔住田載國的隨扈倒下,柾國想起身卻頭昏昏的,耳邊傳來鄭號錫的呼喊還有對空鳴槍的聲響。

智旻不顧危險、一心要搶下田載國手中的槍,如果能同歸於盡也好,反正他是一切的禍端……

屋外傳來警笛聲,田載國慌張地用力把智旻推開,看著摔在地上的人,槍口對準大腿直接開槍。

「早在三年前就該解決你和你母親,省得我浪費錢、花心思。」智旻抱住大腿哀嚎,聽著田載國的話再次心碎。

想逃卻無處可逃,只能眼睜睜看著槍口對在眼前,他全身緊繃的屏氣凝神,就連子彈上膛的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心臟被吊到喉頭喘不過氣。

智旻的哀嚎聲喚回失魂的玧其,看見如此驚悚的畫面,毫不猶豫衝上前抱住智旻,擋在前頭。

他當然知道智旻有多痛苦,他何嘗不是呢?所以要走就一起走,誰也別做被犧牲的那個。

吃力地撐起身子,滿臉是血的看著槍口前相擁的兩人,和一旁斷氣的朴慧亞,胸口刺痛得無法呼吸,他深呼吸再吐氣,心死的看向田載國。

「爸……」最後一聲,原諒孩子的不孝,原諒他已經無法承受再多了。

在錯愕的眼神下上膛開槍,兩發子彈同時間射出,壓抑的眼淚隨著目光倒下而流下。

槍聲震耳欲聾的,感覺腦袋停止運轉的,兩腳無力地倒下,闔眼前又看到第一次和智旻相遇的場景,無憾了,只要他的不仁能彌補一絲絲遺憾。

警方破門而入的,金碩珍跟在後方,看見慌亂的場面,心裡猶豫了半分,指著暈過去的智旻交代:「先把這兩個人帶上車子!」

看著醫護人員和員警離開,他回頭看向斷氣的朴慧亞和田載國,終究是慢了一步,而田柾國……目光望去。

號錫低頭看著被掙脫的手,鄭浩沅拖著蹣跚步伐,吃力地走向失去意識的田柾國,蹲下身,即使用盡最後一絲力氣也要急救。

這就是他的初心,從前、現在都不曾改變。或許走錯過一步路,但是他努力在彌補。

父親做錯了嗎?他做的不過是身為一個父親該做的,沒能力保護好孩子,還有何資格作為父親呢……

握緊的拳鬆開又握住的放鬆著,那道因為父親說謊的傷痕彷彿癒合了。

在一片混亂中走到鄭浩沅身邊,蹲下:「我來吧。」按住他的手,雙手交疊在胸前做著心臟復甦術,盡最後一份力。

沒有太多的話來包裝道歉,僅僅一個動作就化解隔閡。

對不起,爸,是我太晚明白……也慶幸你還在。

 

兩間急診室同時亮起紅燈,接受好包紮的號錫坐在長椅上陪著閔玧其等待。

在這一天他們都失去太多東西,例如親人和純真,但是噩夢真的結束了,可以不再受威脅,心情光明磊落的笑、哭、生氣……

聽見腳步聲,號錫抬起頭,看見鄭浩沅緩慢的走來。

「爸——」準備起身攙扶卻先被示意坐下。

走到他們的面前,鄭浩沅看著直望前頭放空的閔玧其,語調平和地說:「主治醫師是我信任的朋友,不要擔心。」

閔玧其面無表情的點下頭,雙手依舊握緊。

等待的痛苦他能體會,於是不多說的看向號錫:「晚點再多照幾個片子,別落下病根了才是。」

「好。」鄭號錫點頭允諾,目送走父親,擔憂的眼神看向閔玧其。

感受到注視的閔玧其,放鬆地垂下眼問道:「為什麼要回頭找我?」不回頭腳就不會受傷,幸好傷得不重。

「因為你是我朋友。」號錫不假思索的回答,伸手握住那一雙已經握緊爆青筋的手。

輕聲:「無論三年前三年後我都不會放棄你,所以不要怕,我在。」

沉默著,手卻反握住有如浮木的手,瀕臨崩潰的情緒得到一些些緩衝。

等待的夜晚雖然漫長,但是只要秉持著信仰就不會孤單。

 

-未完。

 

IG:160926shin
粉專: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克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gle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 朴SH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