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21

 

送閔玧其出門後,回到屋內。

「還是覺得難以呼吸嗎?」聽見關門聲,正在收拾文件的金碩珍沒抬頭,但是是對著朴智旻講話。

在閔玧其面前不能說出的話只有趁現在,印象中閔玧其不是會亂吃醋的,而自己也不需要講太多。

可是明顯感受到智旻的心不定,特別是現在,所以才忍不住的吧。

「你希望閔玧其或鄭號錫因你而死嗎?」拉起包包的拉鍊,抬頭正眼看著智旻。

因他而死……不,他不希望,已經失去爸媽了,若再失去愛情和友情,他就徹底無法存活。

「記住現在的感受。」從沉默中得到了答案,達到目的的起身,走向玄關。

「我先回事務所,晚點再過來,有事情打給我。」經過朴智旻身邊,穿鞋離開。

空蕩的家終於剩下他一人,吐口氣,走去工作室坐在鋼琴前呆望。

金碩珍說得沒錯,就算內心再沉重再害怕、掙扎著也沒路可選,如果他還任性的拒絕幫忙,那玧其和號錫哥勢必傷痕累累……

嘆氣。這件事最根源是田載國欠他,所以一人一次扯平。

看向桌上屏幕閃爍的手機,是號錫哥。

「喂號錫哥你——」擔憂母親的下落也關心莫名被扯入的鄭號錫。

「你在哪?」他的聲音聽起來很喘,像在奔跑。

聞到了不安份的氣息,起身往門口走去一邊回答著。

「在家,哥還好嗎?」轉開門把時聽見客廳有細微的聲音,皺起眉探頭看。

「你、你千萬不要出門!閔叔叔被射殺了!我現在要去找玧——」鄭號錫的話還沒聽完,朴智旻便終止通話。

一閃而過的人影讓他繃緊神經,背緊貼在冰冷的牆上,呼吸因為陌生聲音變得急躁。

「去看二樓,小心點,不要出差錯了。」手心冒著冷汗、情緒高昂的想要哭,此時就像三年前,只是沒人再擋在前方。

緊抿的唇泛白了,指甲也陷進肉裡的刺痛。

四面楚歌。號錫哥的話加上現在的處境,他真的不知道還能夠怎麼辦。

閔勇萊被射殺了,那玧其哥呢,是否平安?該死的現在到底怎麼是一回事!

「樓上沒人,只剩一樓。」屏氣凝神的,就連呼吸也變輕了。

從腳步聲猜測應該有三人,論空間論體力勢必脫困不了。

握在手中的電話又響起了,來電貼是大家的合照,看見每個上揚的嘴角心就刺痛著。

大拇指停在紅色的圈圈上半晌,深呼吸將它滑過,關機。

嚥下口水、靜待著鬼找上門。

強忍住要潰堤的眼淚,深呼吸再吐氣的,腳步聲的逼近、人影出現在走廊口,來自地獄的使者笑著說:「找到了呢。」

全身緊繃的直視前方,忐忑的心情翻攪的想吐。

「不想吃苦就自己走吧。」轉過身和前方的人對上眼。

是似曾相識的眼神……

瞇起眼,瞪著:「那時也是你,對吧?」冷笑。

銳利的眼神竟然讓黑衣人感到畏懼,挺起身勇敢的走向他。

恩怨三年前開始,那次你戰勝,這一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讓我們結束這一切吧!

 

坐上車,心情因為致命的要脅變得沉悶,發動引擎、車子駛離田家,打算先回大宅確認朴慧亞的狀況。

開到半路閔玧其來電,瞧見來電顯示他著實慌了。

「哦玧其啊,對不起昨天手機沒電了。」說謊了,因為還沒想好如何開口。

可是電話那一頭隱約的啜泣聲讓鄭號錫感到不安,方向盤一轉,把車子急速地停到公路旁,急切的問:「玧其你怎麼了?沒事嗎?」

總是堅強、把苦往心裡吞的閔玧其在哭嗎?是不是朴智旻怎麼了?

「……號錫啊。」濃濃的鼻音讓鄭號錫懸在半空的心定了,轉變成了擔憂。

「你說,我在聽著。」把引擎關掉,專注的聽著,然而電話那頭又沉默了。

隔著電話彷彿能看見他欲言又止的樣子,接著哭聲變大、哭得聲嘶力竭,聽著聽著也跟著鼻酸了。

以為可以試著明白悲傷後頭的理由,直到他再次開口,鄭號錫頓時明白這一次不是說懂就能懂的。

「我爸死了,你可以過來陪我嗎?」發洩完的口吻變得很平靜,鄭號錫知道他又強迫自己消化了。

只是消化還需要時間,礙於事情的關聯,他只能求助於自己。

「在哪裡?」二話不說的發動車子,踩緊油門、前往目的地。

 

「請問你是閔勇萊的家屬嗎?」才剛掛掉電話便有護士走近問話。

腫了雙眼點點頭,以為是要簽一些資料,沒料到卻是看見一群黑衣人。

反射動作握緊拳,拔腿就跑的,而這場逃亡再次連線鄭號錫。

吱——的一聲車子急煞停在急診口,匆忙下車的號錫推開保全阻攔的手,拿著電話慌亂的在急診室尋找閔玧其身影。

撥通閔玧其的電話東張西望的,一行黑衣人映入眼中,四目交接的瞬間,鄭號錫感覺到危險。

轉身往急診室外就跑,而電話終於接通了。

「呀你在哪裡!還好嗎?」這到底怎麼一回事。

「你快聯絡智旻,我是跑不出去的了……」聲音急喘著,躲在安全門後的閔玧其把握最後時間交代。

「這什麼話啊!呀閔玧其你——」身後追逐的人消失,鄭號錫停下腳步,欲哭無淚的扒著頭。

「……找到智旻就躲起來,別管我知道嗎?」閔玧其苦笑的說,平時那些肉麻的話彷彿現在得到了啟發。

「謝謝你願意做我的朋友,無論三年前,三年後都謝謝你……」還來不及回應電話便終止了。

望著黑屏的螢幕,閔玧其你真以為我會乖乖聽話的拋下你嗎?

咬牙撥通智旻的電話,回頭往急診室跑去。

 

「裡頭是誰啊?」站在客廳一派愜意的,手裡還拿著一杯飲料,如此悠哉的心情前所未有,至少在家裡是如此。

而他這樣只為了證明立場有多堅決,不再阿諛奉承、不願做個聽從者。

田載國不太適應的看一眼,縱使氣憤也終究是親骨肉,再加上柾國從沒有這樣子,他害怕,怕會失去這個兒子。

「……是誰不重要。」意料之中的態度讓田柾國笑著挑眉,點了點頭。

不說他也自然有辦法找到答案,轉身要上樓,這時屋外傳來引擎聲,田載國起身專注的模樣讓他好奇。

停下回頭看,外頭躁動的聲音挑動每根神經,直覺告訴他出事了……

「幫主,閔先生已確認死亡,閔公子則還沒有找到。」率先進門的手下所講的每一字全入了田柾國的耳朵。

閔勇萊竟然死了!腦袋迅速的運轉。

如果閔勇萊的死是滅口,下一個就是鄭浩沅,那房裡的就是——猛然地抬頭,瞪大眼跑上樓。

看顧的手下們起身進入戒備狀態,大門同時拉開,徬徨的轉頭望去,入眼的則是消失的朴慧亞……

腦袋沒有停止的運轉,鄭浩沅、朴慧亞……而閔玧其還沒找到,難道是要全抓起來要脅朴智旻嗎?

連通這一切的田柾國一動不動的矗立,望著輪椅上的朴慧亞,心裡頭慌得很。

四面楚歌的,三方人質該從何救起。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