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真得拖太久了,對不起,我的錯。

可是有種愛上金泰亨的感覺(文章裡文章裡)XD

而且越打越長,長到我不知道怎麼收尾,這大概是很亂的一篇文章。

我拜託自己不要再亂開坑TAT好啦愛妳們也希望妳們喜歡

忘記序章的人或是新朋友可以點以下連結

日常之聽見下雨的聲音。序 (柾泰、甜、短篇)

 

短篇。日常之聽見下雨的聲音

 

廣播器響起,坐在教室最角落的田柾國聽完教官的話之後,不猶豫的起身走出教室。

可是走離開一年級教室的樓層,他卻停下腳步、眼神迷惘的很,因為昨天並沒有太多交談,也該說他自己太過防備。

煩躁地手扒了扒腦袋,該如何才能夠找到昨天那抹溫暖的身影呢?

腦筋一閃的,停頓的步伐再次邁開,不畏懼地往教官室。

氣喘吁吁的停下,熟悉的面孔各個站在走廊上半蹲著,兇狠的目光讓他全身緊繃,不敢輕舉妄動。

「怯……不過是要點錢也能告上教官室,看你外表也不像這種人。」冷嘲熱諷的話傳入耳,拳頭握緊又鬆開,不可以怕、絕對,因為有人比自己更勇敢。

不再逃避視線的對上視線,口氣並沒有不屑,或是任何不尊敬,只想單純表示自己不是懦弱的人。

「你們搶得錢是我祖父母每天節省飯錢給我的生活費,我不喜歡這樣的關係,所以一個人來到這裡,自己生活。」

「如果,如果可以請學習珍惜身邊對自己好的人,也不要搶奪別人的幸福。」

「因為那很有可能是他僅剩的一切,謝謝。」抱著平靜的心說完它,面對他們已經用盡全身力氣。

因為雙親相繼離世讓他罹患輕微人群恐懼症,包含祖父母在內,所以他怕旁人眼光、厭惡著得知身世的憐憫,他不需要那一些人們自行貼上的標籤,可憐不過是通俗的字眼。

若可以,他真得希望每個人都能深入了解故事、試著體諒那不同的情緒,收起憐憫字眼,將言語轉換成一個擁抱,都會勝過一切。

而他就是那樣子的人,金泰亨,高二班的歌唱特優生,一個不自主散發出溫暖的人,和自己相差三班。

「謝謝教官,也讓他們回去學習吧,我沒有事。」九十度鞠躬,帶著匆匆的步伐前往金泰亨的班級,沒來由的想看他一眼,彷彿這樣心裡才踏實。

不過是因為特別吧?所以想捉住。

衝上樓,沒有減速的直往班級,拉住正好出來的學長說:「請問、請問金泰亨學長在嘛?」人群恐懼症彷彿不藥而癒了。

「哦你等一下。」學長感覺亂奇怪也還是幫忙叫人。

邊深呼吸邊喘氣,手在胸前拍了又拍的,聽著學長幫忙叫人的聲音,抬頭順勢看去。

汗水順著輪廓滑到下巴、滴落,心臟不知道是因為跑步還是四目相交的小鹿亂撞,一見鍾情似乎不適合用在朋友之間,況且他們都是男孩子。

可是能說是一拍即合嗎?嚥下一口口水,相望一眼彷彿時間有一個小時之久,實際上上課鐘這才響起。

短短十分鐘的時間結束了,田柾國將那人驚慌得眼神記在心中,也告訴自己無論是哪一部份的感情都該把握住。

而陷入混亂情感中的田柾國沒注意到潛伏在身旁的危險。

 

「你認識田柾國啊?」嗅到八卦的味道,朴智旻好奇的問,畢竟不是相關的班科,也不曾聽泰亨提起。

「哦、昨天放學遇到的。」金泰亨那不自在的神情、閃爍其詞,間接坦承了些什麼。

朴智旻挑眉看了一眼,不多問的走回座位去,科任老師也隨後走進教室,只是究竟上什麼,金泰亨完全沒聽進腦袋。

一個眼神輕易地影響上半天的情緒,如同於田柾國。

到中午用餐,闔上書本、有些恍惚的跟著朴智旻前往福利社。

「你們真得昨天才認識的嗎?」朴智旻沒頭沒尾的一句話讓金泰亨陷入慌張,故作鎮定的沉默卻顯得更加明顯。

朴智旻把種種反應全看在眼中,語氣自然地說:「他是今年唯一入取的轉學生。」

「主修舞蹈,副修歌唱。」是個有深厚底子的人,不過人際關係並不太好。

耳聞過他的身世,可是並沒有深入了解,因為沒有碰頭的可能,而現在似乎是有了。

「你、你也知道的太清楚,呵呵……」調侃的話聽在朴智旻耳裡盡是欲蓋彌彰。

腳步踏進福利社,人潮比平常多些,拉開冰箱拿了兩瓶酸奶、一瓶草莓牛奶的朴智旻意外發現前方排隊結帳的身影。

腦中閃過調皮的念頭,藉著擁擠人潮拋下金泰亨,靠近那人。

「金泰亨喜歡喝這個。」拍拍他的肩匆匆扔下這句話,把東西塞到手上便插隊結帳然後離開。

田柾國還來不及消化那句話就被催促著結帳,呆愣的付錢,緩慢的走出福利社。

金泰亨喜歡喝這個……他在心中認真的記下,不過剛剛那個人是誰啊?為什麼知道他在想什麼,需要什麼?

腦袋瓜浮現好多疑問,拆開吸管的套子,插進酸奶。

「嗯、咳咳……咳、咳咳……」大力吸一口,抬頭的同時和結好帳走出的金泰亨對上眼。

金泰亨本能反應的要離開,可是聽見他嗆到咳嗽就跨不出步伐,只能站在原地擔憂的望著,然而有股莫名尷尬。

「你沒有事吧?」田柾國一手拍著胸口順氣,一手則揮了揮示意。

看著他漲紅的臉,金泰亨不相信的上前,拉下他胸前的手,輕而不失力道在背上拍著。

田柾國彎著身不敢有動作,聞到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香,心臟不知所措的加快。

時間能不能暫停在這一刻呢?讓他再擁有這一道溫暖的陽光。

 

天色昏暗的,為了後天考試的曲子,金泰亨反覆練習直到現在才要回家。

隻身走在校園內,戴著耳機熟悉每一字的清晰、每一句的嘆息,忽略校園的安全。

尾隨在後的人看起來並不友善,而對金泰亨來說是陌生的臉。

拉掉一耳耳機看著眼前擋住路的人,一臉疑惑但是心情卻很平靜。

「你是金泰亨?」跩跩的態度讓他一下猜到對方的來歷。

「我比你大,你應該用敬語。」制服上雖然白白淨淨,但是仍殘留青綠色的線絲,那是一年級的代表。

「呵……比我大又怎樣?」那人跨出一步逼近金泰亨,語氣變得不屑。

金泰亨向後退了一步,身後的小弟跨出步伐,有意無意的用胸口頂,明顯的在挑釁。

無奈的拔掉另外一耳耳機,從容的拿出手機捲起,低頭收進書包裡,再抬頭時溫馴的眼神已經收起,取而代之的是冷酷、暴戾的情緒。

把書包甩到背後,伸出一手揪住眼前帶頭的衣領,迅雷不掩及耳的往臉上揍一拳,在對方失去防備之餘,鬆手反抓著右臂,技巧得提舉,身體向下一沉將人向前摔在地上。

在對方吃痛急著起身之前,一腳踩在胸膛上,居高臨下的冷眼,口吻一點也不浮躁。

「你敢再動他一次試試看,我會讓你嚐到十倍的痛苦,聽到了嗎?」

反差極大的神情不僅是把他們嚇傻,也讓結束科班練習、趕來見泰亨一眼的田柾國傻了。

「泰亨是跆拳道紅帶,只是比起跆拳道更喜歡唱歌。」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朴智旻協助解釋。

「誰准你囉嗦。」見到熟人的面孔,泰亨喚回溫馴的自己,小混混們嚇得落慌而逃。

把書包拉回身前,一邊嘮叨一邊翻手機,朴智旻看了看金泰亨不一樣的態度,露出鬼靈精怪的眼神,更是話中有話。

「我就不打擾兩位的相處時光了。」一溜煙的失去蹤跡。

金泰亨無奈的看向還無法緩神的田柾國,輕聲:「怎、怎麼了嗎?」除了朴智旻,沒人見過他打跆拳的模樣,而他是第一個。

「啊、沒……沒有。」田柾國不太好意思的搔了搔頭,欲言又止。

看了他一眼,金泰亨壓抑著浮躁的心情跨出步伐,漫步著,兩人就這樣一前一後的回家。

沒有言語也能自在的共處,無論是昨天或是今天,田柾國深深喜歡這一種感覺。

停下腳步站在家門口,背對著一路陪伴的田柾國,沒有來由的捨不得分開。

「這個,給你。」聲音傳入耳,泰亨明顯的身子彈了一下,心情緊張的側身,看見他手中的草莓牛奶。

有一些意外,為什麼會知道他喜歡喝草莓牛奶?雖然不太明白也還是伸手拿過。

才要開口道謝就看見田柾國低下頭,緊閉著雙眼,嘴裡喃喃自語卻字字清晰的傳入耳裡。

「昨天很謝謝你,早上聽到廣播就想到是你,可是我防備心太重了,昨天沒有問到你的名字。」

「所、所以我想到找教官,也遇到那些人!我有、有講一些話,所以他們才會找上你吧……」

「雖然、雖然只有相處一下子,但是你靠近、靠近我就會心臟會跳很快,啊我是說我的心臟跳得很快!」驚慌的張眼,忐忑又澎派的心在看見他臉上的笑瞬間變輕鬆。

相視著,沒有說出口的告白、沒能問的問題藉著眼神傳遞,命運彷彿安排好了。

在昨天決定插手就已經承認自己的感情,是註定,是種信任。

「我很兇的,你剛剛也看到了,就算在一起也要敬語,知道了嗎?」沒能忍住的笑讓金泰亨決定晚一點回家,走過他面前,不再是一前一後的身影。

 

窗台上滴落的雨滴輕敲著傷心,淒美而動聽。

而我聽見下雨的聲音,想起你用唇語說愛情。

熱戀的時刻最任性、不顧一切的給約定。

 

-摸不著頭緒的愛最真也最深,我在青春歲月遇見你,永生不忘。-

 

-完。

 

IG:160926shin
粉專: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克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gle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 朴SH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就是個路人
  • 好喜歡版主的文筆啊!真的是深得我心💕💕
    而且是柾泰💓💓💓
  • 謝謝妳的喜歡 這篇發出其實我愧疚感很深
    因為手感來了又得在一篇內結束
    所以後面描述的不是很好

    親是柾泰親故嗎?
    我也是😂不過更愛糖雞❤❤❤
    希望以後也能常常看到妳哦!

    朴SHIN 於 2016/12/05 22:27 回覆

  • 茉_
  • 我表示:太甜了 牙好痛😂😂
    這篇的田柾國簡直可愛到爆炸啦💕
    小學弟屬性簡直嗚嗚嗚超Qㅠㅠ💓
    金泰亨攻起來超帥😭😭
    跆拳道紅帶也太強了啦😂
    真的很喜歡設定 期待下篇日常💗😚
    (催稿小天使出現?👼

  • 看到迴響我就一點也不心虛了XD
    哈哈哈哈我本來要寫黑帶,但是覺得太誇張了(笑倒)
    下篇是驚喜…也是最燒腦的
    可能我又要兩瓶酒這樣(暈)

    朴SHIN 於 2016/12/05 22: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