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發文前我暴走

因為碼了三個小時的文因為格式出錯整個不見,所以這篇是立刻擠出來了

真的是發了文也無法開心的我(菸)所以……

回應熱烈一點吧!這樣才會有人體鬧鐘其他CP(欸)

好啦看文了

以下送上連結方便大家回憶(菸)

 

短篇。人體鬧鐘之教訓你

 

叩叩。『碩珍啊,準備準備了。』陪著錄製綜藝到凌晨的經紀人難得睡在宿舍的客廳。

敲了敲金碩珍的房門,交代一聲便離開去確認今日行程。

而向來也會設置鬧鐘的碩珍沒賴床的睜開眼,拿過手機看一眼,關掉鬧鐘翻下床走向隔壁床的閔玧其。

『玧其起床了啊,不然浴室又塞車了。』嘴裡雖然嘟嚷著,但是也就是這樣的程度,閔大爺依舊抱著棉被。

瞥了一眼沒多游移的,反正會有人負責,可以直接跳過。

離開房間到了隔壁房,推開房門靠著門邊:『南俊啊,金南俊快起床了!』床上的身軀抖了一大下,隨後坐起身,茫然的眼看上碩珍的眼。

他揮了揮手,碩珍打個哈欠往下個房間走去,不過今日似乎少了個動作?

歪頭想了想卻沒頭緒,停下腳步準備要敲門,房門被拉開,號錫先是一愣的喊了早,再來是朴智旻,兩個人詭異的氛圍讓碩珍皺起眉。

『你們,這是?』金泰亨呢?怎麼沒一起出來?

『啊、柾國昨晚玩累就沒有回房睡了這樣。』號錫心虛的解釋著。但是為什麼要解釋?碩珍哥又沒問……

智旻發現出大錯,連忙接口:『所、所以要泰泰給他馬殺雞!馬殺雞!』兩人慌張的照應著。

而剛睡醒的碩珍沒去多想,也終於想起剛剛那段空白是什麼了,柾國這小子實在是很難叫,幸好有新招,也慶幸今天不用出大絕。

『呀別再玩了!快準備了呀!』拍拍房門提醒著,說完便往浴室走去。

於是沒注意到房內的動靜,當然也不知道泰亨正因為他的大絕招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空蕩的客廳,號錫坐在沙發上放空,智旻東張西望了下:『哥我去叫玧其哥哦……』

點點頭,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就好。

來到玧其的房前,智旻有一點緊張,無論這件事做過幾遍,因為他喜歡閔玧其。

很喜歡,喜歡到想每天睜開眼就看到他,所以很羨慕同寢室的碩珍,也才不賴床,為了搶下這份工作。

推開房門、反手關上,一如往常的喊:『哥,玧其哥該起床了呀。』他慢慢的靠近床,看著越來越清楚的臉,心跳依舊加速。

喜歡就是即使對方不知情,也甘之如飴,只是單純日常也很幸福。

蹲在床旁邊,看著那白嫩的臉,忍不住心中的悸動伸手想要摸,雖然獨佔最受寵愛的地位,但是會變貪婪。

如果告白能說出口會不會被接受?

『哥、閔玧其我——』嘴角的笑在那雙眼睜開的瞬間凍結,放肆的手懸在半空不知如何是好。

『你什麼?』閔玧其毫無掩飾的直視。

但是智旻像是石化了,玧其見況想起身,卻嚇到了石像。

『呀!小心點!』抓住朴智旻的手,玧其跟著被拉下床。

『啊哥、哥對不起啊,你有沒有受傷?』回過神的朴智旻沒有心思注意閔玧其轉變的眼神,更沒意識兩人的姿勢有多曖昧,只一心擔憂著閔玧其有沒有受傷。

撥開他的手,閔玧其將身子向下壓,逼近著他。

『你喜歡我嗎?』是問他,也是在問自己。

明明田柾國才是忙內,可是他更疼朴智旻。

放大的臉龐讓朴智旻失去思考能力,感覺唇上熱熱的,這是吻嗎?玧其哥是在吻自己嗎?

『閉上眼啊,傻瓜。』玧其失笑了,而這聲音就像有魔力般的,智旻閉上眼,憑著感官回應。

品嘗他唇的香甜,有些溫柔又帶點霸道,閔玧其抑制著慾望不要太直接,可是理智線的斷裂向來特別容易。

『哥……』不小心溢出的嬌喘讓玧其慾望飆漲。

他加重唇上的吻,吸吮著,輕咬著,想佔有朴智旻的一切,是喜歡吧?

每天期待他叫自己起床的聲音,傻呼呼的喊自己,就算被冷漠也笑咪咪的。

無論喜怒哀樂只要回頭就有他的身影。

『說吧,嗯?哥在聽著。』想勾出那動聽的告白,想看他因為自己害羞的模樣。

傾身在耳邊落下這話,綿綿不絕的吻印在脖子上,全身發軟的智旻只有迷糊的說出內心澎派的愛戀。

『喜歡哥、真的好喜歡哥……』握住隔著睡衣在胸前摩娑的手。

閔玧其挺起身子看向智旻,嘴角勾起壞壞的笑。

『呀朴智旻你們好了沒!』房外金碩珍的聲音越來越靠近,智旻全身繃緊的,玧其卻咻-的彈起身,在門推開之前拉開。

對上金碩珍不解的眼,和著好裝的鄭號錫。

『我麻煩智旻找一下資料,晚點再去。』隨便搪塞個理由,金碩珍不疑有他,反正今天行程只是練舞。

嘮叨個幾句,一面穿上外套一面拉著號錫穿鞋。

外頭恢復了寂靜,玧其關上房門然後反鎖。

轉過身,看見像小媳婦站在一旁的朴智旻。

挑眉:『去哪?』

『去、去公司啊,哥也快準備吧!太陽都升起了,我——』智旻低著頭不敢直視閔玧其。

一是因為剛剛的親密,二則是脫口的告白。

他,沒想過會在這種情況下坦承的,也實在不敢想像這天的到來。

『嗯?繼續,再重覆一次昨天錄影的台詞。』一愣。

智旻傻愣的模樣讓閔玧其再也忍不住的上前,覆上唇,不再溫柔的,壓抑不住的慾望狂燒著。

『嗯、嗯哥……』稍稍降溫的分身又抬頭了,朴智旻無力反抗的承受。

兩人渴望的觸摸彼此,腫脹的分身有意無意的頂過跨下。

手,從衣擺探入摸上花蕾,括弄著,輕輕揉捏。

『啊、哥嗯哼、』智旻抓著他的手微微顫抖,這前所未有的刺激好陌生,可是好酥麻,而且很喜歡,不希望停下來。

『舒服嗎?』停下手,玧其看著臉紅通通的朴智旻。

恍惚之際望見那壞壞的笑,智旻沒回答,用行動表示,吻了上去。

搶回主導權把人帶到床上,脫去智旻的上衣,更藉機拽下了底褲。

摸上挺立的分身,上下套弄著,初體驗的智旻咬住下唇不敢直視。

『嗯、嗯嗯……』俯身親了親不知道是咬紅還是吻得太激烈的唇。

『別咬,哥想聽,嗯?』落下綿綿細吻,從臉頰到脖子、到胸膛、有著粉絲喜愛的腹肌。

一時啃咬、一下輕咬,手的套弄沒停下,甚至越來越快。

『啊、啊哈、哥……』智旻再也無法壓抑的呻吟,擺弄著腰想掙脫竄過全身的電流。

送上唇,在閔玧其的安撫之下,雙重刺激之下射了。

感到眼前一片白光的智旻微微顫抖著。

『哥……』沒有來由的想喊他,就像平常特別愛待在他身邊一樣。

有種安全感,很一般卻不平凡的歸屬。

『智旻也幫幫哥吧?』拉起他的手摸上分身,智旻看著玧其期待的雙眸,心想是可以做的吧……

閔玧其看他似乎有點勉強,想作罷,朴智旻卻有動作了。

他坐起身羞澀的看了一眼玧其,拉下底褲、彎下身在玧其驚訝的眼下含住分身。

『嘶、哈……呼、呼……』看著他吞吐分身,感受那不太靈活的舌尖在龜頭上打繞著。

再這樣不行,玧其抽回思緒不給自己猶豫的時間。

扶著智旻躺下、呈現69式。

還沾有精液的手探去後庭,藉由精液和分泌出的腸液刺入一指。

『嗯!哥、痛……』異物侵入,智旻忍受不住的吐出分身,微微皺起眉頭。

玧其跪起身,手並沒有抽出而是隨著姿勢刺入又再抽出。

『哥、哥……』吻上智旻的唇,安撫著,等到身子不那麼僵硬便刺入第二指。

智旻再次皺起眉,扭著腰消化那不一樣的感受。

漸漸地刺痛變成快感,後庭本能的收縮,玧其發現了,也終於等到這一刻了。

離開他,抽出手指。

『嗯?』對上智旻那被慾望蒙蔽的雙眸,很是滿意。

他扶著分身在門口游移著,掛在空中的慾望讓智旻嘟起嘴,悶哼。

『怎麼了?』玧其一臉無辜的看著朴智旻。

而這眼神朴智旻再熟悉不過了,只要閔玧其在算計什麼時就會這樣,羞澀的撇開視線,他不敢去思考。

『說啊,嗯?』扶著他的腰緩慢的挺入,空蕩的小穴漸漸塞滿,智旻抓著床單承受被佔滿的空虛。

他喘氣的看回閔玧其,對上眼的那一瞬間就像被操控的魁儡。

『想要我動嗎?』抽出再用力的撞進最深處,智旻咬住手背差點要哭出來。

抹去眼角的淚水,玧其有些心疼的說:『說出來,哥就給你。』

『嗯。嗯啊……』智旻很是委屈的看著閔玧其,害羞也隨著酥麻感消失殆盡。

『哥、哥給我、嗚嗚……』為什麼眼前的他在這時候也如此的迷人,智旻再也壓抑不住的哭喊著。

看見流淚的臉蛋,閔玧其沉下臉加快了速度,手摸上花蕾揉捏著。

『啊哈、嗯、嗯哥……』鬆開抓床單的手朝閔玧其伸手。

玧其俯身抱住了智旻,靠在耳邊輕聲:『現在開始不回答就沒有了知道嗎?』

『嗯、嗯嗯、』智旻抱緊著閔玧其,雙腳夾上他的腰,認命回應。

『舒服嗎?』

『嗯、啊舒、舒服……』咬著玧其的肩,快感在體內流竄著。

『要再快點嗎?』智旻死命的搖頭,只是玧其看不見,但是真得看不見嗎?

放慢了速度,鬆開手,撐著身子一下、一下朝G點撞去。

『啊、哥……』

『嗯?不說嗎?』直視著智旻,玧其笑了。

『不說,哥可是要教訓你了……』不再溫柔對待,肆虐的佔有他。

無論身體還是心靈都只屬於他一人,被使壞也只有自己能行。

像是謀劃很久的樣子,實際上只是停不下這份慾望。

姿勢換了又換、智旻爽到睡了一輪又被操醒,而從這一日之後,碩珍莫名其妙的被迫換房間。

而泰亨和柾國不敢欺負朴智旻,更不敢有太過親密的舉動,因為"夫"管嚴啊……

 

-完。

 

IG:160926shin

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160926firstheart/

痞客邦:http://anymore0621.pixnet.net/blog

GOOLE搜尋請打:菜鳥雞柳

BY朴SH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ream〞
  • 小雞自己造的孽 自己承擔!!

    遇到小雞 怎麼還會有理智尚存的時間啊啊啊

    這種告白 甜甜的日常 真的好喜歡~

    苦惹泰泰惹~ 那個大絕 珍珍留著改天吧

    XDDD
  • 沒錯,碰到慾雞就毫無理智了哈哈哈

    朴SHIN 於 2017/08/09 11: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