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14

 

關上門,外套口袋的手機震了一下,拿出查看是金碩珍。

-智旻那我已經交代好了,你也要照顧好自己。-

心情沉重的嘆氣,雖然不確定是敵是友,但是他不後悔講出真相。

伴隨多年的愧疚本來早該償還,若不是父親太貪婪也不會發生這些事。

而父親對自己的期望,他辦不到也不想為了被認同而違背良心,這輩子註定和父親對立。

脫下外套、隨手一擱,拿起浴巾準備進浴室,房門外有一些躁動。

他不自覺得停下腳步,看一眼房門,沒多想的收回視線。

流水聲蓋過朴慧亞最後的呼救,施打毒品後的身軀變得輕飄飄,從掙扎變得順從,闔眼之前最後見到的人是閔勇萊。

 

[……你得幫我這次,戲已經演三年了,不能半途而廢。]站在手術室外頭,田載國一臉莫可奈何的看鄭皓沅。

[我沒辦法,這種違背良心的事我真得做不了。]鄭皓沅毫不猶豫的拒絕。

前幾天的通話依然清晰著,就算沒看到本人,他也感受的到孩子是多麼希望一切與他們無關。

是如此期盼著心靈上的救贖、安慰,可是他說不出半句謊言。

[哦是嗎?]彷彿是意料之中的反應。田載國有備而來的,嘴角揚起詭譎的笑:[那你應該知道他中斷公演要回來了吧?]

[是挺久沒見到他了,呵呵沒辦法你總是阻攔。]

離去的腳步停了下來,背對著,鄭皓沅握緊雙拳,氣憤卻不能夠宣洩。

[你要的就在朴智旻身上,到底為什麼要牽扯我們號錫?]他鄭皓沅這輩子都在救人,以為只要有良心就能一路順遂,可是為什麼、為什麼此時自家孩子也要受人要脅。

[為什麼?]田載國皺起眉思考著,眼珠轉了轉,最後落在那背影上:[沒為什麼啊,我想玩,你們就必須陪我玩。]

這就是所謂的一步錯,步步錯吧?三年前的妥協造就了現在的懦弱,被人捉到把柄然後死命地被打壓。

[希望你說到做到。]鬆開握緊的雙拳,轉回身子直往手術室,一個眼神也不給田載國。

那冷傲的神情觸動心底塵封的情愫,如果孩子的媽遇到這種事,肯定也會這樣做,甘之如飴的付出一切,阻擋任何傷害。

可惜不在了,所以他必須茁壯,為了孩子、為了生存,人不為已、天誅地滅,即使因此失去所謂的人性也在所不惜。

目送鄭皓沅進手術室,撇開視線交代手下撤走在機場埋伏的人,一瞬間換回冷酷面具,好戲才正要上演呢。

 

換洗完的柾國走下樓不見父親蹤影,心中的警報響起,問著隨扈:[幫主今天的行程是什麼?]

[少爺,幫主今天沒有行程。]隨扈據實以報卻也隱藏了一些,例如閔勇萊的出現以及朴慧亞的行蹤。

挑眉看了他一眼,詭異的氛圍和不敢直視的眼神都讓田柾國起疑。

[去備車吧,我想去練習場。]走上樓,看向長廊的最深處。

看守的人不在了,他收回視線,地毯不是很平順,難道——

心裡還沒想出個答案,手機便響起,看到來電者嚇了一大跳。

抱著疑惑卻期待的心情接通:[……智旻哥?

[我是閔玧其。]是閔勇萊的兒子嗎?怎麼會用智旻哥的電——

混亂的腦袋一下子湧上那天在休息室的對話,還有父親說的話,難道一切都安排好了,朴智旻逃也逃不掉了嗎?

[少爺,車子準備好了。]回過神,田柾國冷著臉說道:[我有事情要出去,不用跟來。]

進房拿了車鑰匙和外套迅速離開大宅。

 

走下公交車,拿出電話撥了田載國的電話。

[我到了。]左右張望著,陌生卻又熟悉的景象,這三年他一直承受這些。

無意聽見的真相讓他一度活不下去,可是想要和母親重逢,他就必須忍耐。

於是假裝遺忘、欺騙自己,直到那晚見到母親。

喊不出口是因為母親的憔悴讓他好心痛,兩個人就那麼相視到金碩珍出現。

什麼交談也沒有,碩珍哥慌張的拉著手,母親也接了電話轉身離去,上了箱型車消失,就像不曾出現。

被帶回酒吧,待在金碩珍的辦公室,空無一人的讓他喘不氣。

強迫放空卻徒勞無功,壓抑三年的情緒終究潰堤了。

把自己縮在角落,不斷敲打犯疼的腦袋,父親倒下的畫面歷歷在目,胸口好痛、痛到想殺人。

可是這些情緒在被熟悉的人擁住之後消失。

是救贖吧。躺在閔玧其的懷中,再也抑制不住的思念,脫口而出。

看著車外的影像,來到了三年前待的醫院。

為什麼要來醫院呢?心中有股不祥預感,是媽媽嗎?

在隨扈的帶領下到了三樓,一出電梯就見到田載國。

深呼吸,智旻告訴自己要把戲給演足。

走上前點點頭:[乾爹。]

[嗯一起進去聽吧。]拍了拍智旻的肩,語氣裡暗藏的話讓人越來越不安。

進到辦公室,朴智旻愣了一下,因為是鄭皓沅。

忐忑不安的坐下,直視著,雙手因為緊張而緊握著。

鄭皓沅看了眼田載國,緊抿的唇鬆開:[朴慧亞是你母親吧?]

[對。]果真是母親,智旻繃緊神經聽著。

[她稍早被送到醫院,因為情況危急所以先做了手術,目前在加護病房,有待觀察。]

[她、她怎麼了嗎?]是多危急的情況讓田載國願意做到這一步?

鄭皓沅看見他眼中的悲憤,內心深感愧疚的嘆氣,深深呼吸再說:[她頭部遭到撞擊,是硬腦膜下出血,加上多處挫傷以及——]

話到嘴巴停住了,智旻含著淚看他,脆弱的彷彿不能再承受更多。

[……她有長期吸食毒品,所以清醒得加上生理治療,不過這禮拜是危險期,沒有清醒就是植物人,你必須有心理準備。]

植物人,意思是躺在那受折磨嗎?智旻閉上眼深呼吸,淚水停不了的流下。

母親會希望離開吧?這三年過得如此黑暗。

[如果,如果醒來了呢?]可是如果還有一絲希望。

[可能失去記憶,嚴重會無法再開口講話。]肩膀一下子垮下來。

活著到底是那麼痛苦啊……

拖著沉重的步伐來到加護病房,換上隔離衣,進到病房。

站在床邊凝視著母親,憔悴的神情和那晚重疊上,往下看,裸露在外的手臂果真都是針孔。

顫抖的伸出手握住從前總摸著自己腦袋,牽著自己成長的手。

[媽媽……]朴智旻忍著眼淚,再多的心疼也挽救不了局面。

傾下身,在她包著繃帶的額上印下一吻,眼淚也落下了。

媽媽對不起,讓妳受傷了,智旻會、一定會替妳報仇,妳要等我。

 

傍晚。

放在口袋的電話一直響著,一下是閔玧其一下是田柾國。

他很想接電話、想表示自己很堅強,還是能生活的樣子,可是思緒真得亂了。

坐在公交車上沉思著,手裡握的那份牛皮紙袋正是元兇,讓一切亂套的元兇。

下了車,昏暗的小路只剩下路燈照亮。

蹣跚的步伐走著,寬敞的道路上站著兩個身影,其中一人看到身影便跑上前。

毫無避諱的抱住智旻,不怕身份會曝光,附近有沒有狗仔埋伏了。

[哦玧其哥……]煩躁的心在聞到安心的氣息變得安定,那一股想殺人的念頭也暫時消失。

只是嘴角上揚的悲慟是閔玧其看不見的,也沒有人可以體會的。

[為什麼不接電話?]拉開身子閔玧其一臉責備的,這段等待的時光真的是煎熬。

不過幸好回來了,平安無事。

[啊睡著了,天轉涼了嘛,很好睡的。]勾住閔玧其的胳臂,智旻笑彎了眼。

如果謊言能守護短暫的幸福那也不錯。

閔玧其拉下勾著的手,緊握著,併肩走著。

而越是靠近家門,佇立的身影就越清晰,認出人的智旻眨著眼。

[柾國你怎麼在這?]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茉_
  • 歐膩我發現 你是不是很喜歡虐本命XDD

    朴智旻啊啊啊TTTTT(要哭幾遍
    不要這樣啊啊啊我還沒辦法從昨天糖雞概念照的衝擊(?)走出來就又開虐了ㅠㅠㅠㅠ
    超級揪心ㅠㅠㅠㅠ

    求賀文一定要甜阿ㅠㅠ!!!!!!!(被虐怕
    還有可以偷偷提示是哪一對嗎ㅋㅋㅋㅋ
  • 哈哈哈哈哈第一句話我又笑噴了
    哪有啦XD"柳務沒被虐過(跑走)

    這一篇我也覺得蠻虐的
    打到哭(愛哭包)哈哈哈還有一大段哦(拍肩)
    到完結可能妳會想殺掉我(笑倒)XD"

    哈哈哈會甜的
    已經有人給警告了(拍桌)
    提示啊...老少年的是老人(好明顯)
    孩子們的有兩篇 其中一篇是粉專限定
    有無法毀滅的王道以及高調愛(欸)

    粉專那可以丟影片粉我這樣
    有靈感會著筆寫 俺很隨性(蟲子眼)

    朴SHIN 於 2016/09/30 15: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