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附上連結以方便大家重溫QAQ

以下。

然後因為紅家的加入,我整個淪陷在正反合這樣(笑倒)

再以下是粉專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firsrheart/

 

CH16

 

隔天。

早自習結束,同學們紛紛移動去福利社、洗手間,結伴的畫面在東海眼中每天都很刺眼。

『哦你知道李赫宰升上社長了嗎?』煩躁的翻著數學課本的手愣了一下,稍稍抬頭看去。

是班上那幾個關注李赫宰的瘋狂女同學,他收回視線,表面上是在看書,實際上比平常更認真的偷聽。

『知道,也就他能這麼特別。』特別不一定是好的啊,而且就是這份特別讓他眼睛長在頭頂上,東海在心裡這麼附和。

『下午說有招生活動,一起去看?』聽到這,東海卻有點失了魂。

因為他沒有其他嗜好,這樣的自己和李赫宰那樣的人相比,彷彿是個不必要的存在。生活除了讀書,拿好成績已沒其他目標。

他活著,他的存在到底是為了什麼呢?想起昨晚李晟敏冷漠的神情、珉豪的關心,心裡亂糟糟的。

闔上課本站起身,一手插進運動褲的口袋離開教室。

『咦李東海呢?』錯過從教務處回來的李泰民。

『不知道。』週遭的同學分別搖搖頭、聳了聳肩,在李東海的事上展現出各種冷漠。

深知這情況也想給予協助,可是惡意散播的謠言不斷流竄,不給他介入的機會。

回到坐位上,桌上那張入社申請單是李赫宰讓他轉交的。

很意外東海會和遙不可及的那幫人有所關聯,卻同時期待著李赫宰這個人、這個名字能引起一些效應。

無論好還是壞。

 

『呀你認真這麼做?』盤坐在熱舞社的地上,即便事已成定局,希澈仍想盡最後一分力。

李赫宰悶哼一聲當作回答,眼神專注在筆電上那去年社團成果發表的影片。

裡頭有個人他很想要,可惜已經退社了,不過今天很有可能把他引出來,而引出一個就有可能找到更多個。

『要是伯母找李東海怎麼辦?』平常他們四家互相攻擊就算了,這次牽扯到別人,而且還沒什麼背景……

難道他李赫宰要負責一輩子?想到這金希澈愣了下。

向來不喜歡打交道的李赫宰怎麼了嗎?歪著頭想不出關聯,只覺得怪怪的。

叩叩。『你好。』抬頭看去。

『他是誰?』希澈皺著眉問。

『李東海的班長,李泰民,我選的副社長。』聽到這,金希澈更確信李赫宰怪怪的了,竟然找上他們班的班長?

壓下心裡的疑問,起身離開熱舞社,想等到私下再追問。

『我有打擾到你們嗎?』看見金希澈離開的身影,泰民有點尷尬。

『別理他。』做哥們那麼多年,李赫宰當然知道希澈想到什麼,只是這回他也不知道答案,除了跟著心走沒第二個想法。

『不過……』李泰民收回視線,有口難言的看著李赫宰。

雖然同年級但是氣場非凡,實在難用平靜的心情講話,甚至有些忐忑。

害怕講錯一字、一句,畢竟他是李氏財團的獨生子、未來的接班人,有成千上萬個人想要巴結,而他既不巴結也不希望成為家族的絆腳石。

『嗯?你要說什麼?』回過神,看見李赫宰一臉疑惑的臉,那單純的眼神又讓人覺得多想了。

搖頭失笑:『東海向來不參加社團的。』話,忘了修飾的吐出,也在這瞬間泰民感受到一股寒意。

膽怯地看李赫宰,沒任何異常,以為是自己多想,於是把入社申請單放到桌上。

而李赫宰有意也是無意的瞥過一眼,簽名的位置空蕩蕩,驗證泰民話的真實度。

拋開心中煩悶的情緒,專注討論下午招生的事上,好不容易爭取到的機會可不能白白浪費,他勢必要挖出那些人的。

 

午休結束是連續三節的社團課,特例的東海通常是自習,可是今天卻很想去看看熱舞社。

於是背上書包、獨自前往熱舞社。

『東海,我知道你不參加社團,不過這真得是很好的機會。』李泰民講的一字一句是那麼真切,也非常心動,可是他不能違背承諾。

否則、否則哥哥會生氣的,想要守護到死的秘密也會公諸於世。

『……赫宰真得挺有實力的。』是李赫宰嗎?東海有些疑慮的看著泰民。

但是他人生的掌控權不在自己手中,即使內心再渴望自由也無法掙脫那束縛。

就這樣想著,一路想著的走到了熱舞社,而招生活動已經開始。

站在最角落看著場中央更換報名者,而昨日那個李赫宰有著不一樣的神情,泰民則坐在隔壁。

交頭接耳的神情讓東海移不開視線,若說昨天的李赫宰高高在上,那今天的他是一種求才若渴,那股認真、不認輸的霸氣。

不過招生成果似乎不太讓他滿意。東海在心中這麼想著,表面上李赫宰雖然很沉默,但是從頭到尾都沒有驚艷,反而隱藏一絲失望。

苦笑。他又不是心理醫生,想得好像頭頭是道呢。

『很謝謝各位的參加,稍後錄取名單會由副社長來公佈,那今天的招生就到此結束,謝謝。』李赫宰勉強的微笑著,東海看得心裡很撕裂,為什麼如此有感觸他也不懂

人群因為這番話慢慢散去,東海也跟著人潮移動著,忽然外頭鼓譟著,眾人停下腳步爭先恐後。

正在做最後名單確認的李泰民抬頭,先是發現人群中的李東海。

『哦來了。』李赫宰抬頭順著視線看去,正好對上東海回頭的雙眼。

這一眼,一眼萬年。

李赫宰像是抓到獵物的緊盯著,沒去注意遲到的報名生,直到李泰民推了推他,這才強迫收回視線,李東海得以喘息。

被人潮逼退回角落的東海深呼吸著,腦袋因為那熾熱的眼神一片空白,心臟也跳得好快,這是怎麼一回事?

『……你遲到了知道嗎?』雖然是他期待的,但是該有的原則不可以少。

鄭允浩不以為意的聳聳肩,看一眼泰民,眼神示意然後走到場中央。

泰民高興的從手機找到去年成發的音檔,前奏響起,熱舞社的死忠粉絲再也忍不住的尖叫。

戴上帽子、鄭允浩投入在舞蹈之中,重現SOLO帽子舞。

音樂漸漸到高潮,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也包含了現在社員以及隱退的成員。

李赫宰注意到了,正想推泰民上去表演,後者早已忍不住的上前,跟上拍子舞出團舞。

完美的搭配和眼神讓東海讚嘆不已,他不相信這是彩排好的,只是默契也太好了。

忽然鄭允浩向李赫宰勾了勾手,像是在挑釁,李東海瞬間屏住氣息期待著,鼓譟聲也變小。

所有人都等著李赫宰,包括鄭允浩也是,因為這是去年的表演。那時候他,李赫宰既不是校內學生,也不是他們社內的。

他,倒要看看剛入學就宣示要重整熱舞社的人有多少能耐。

李赫宰環顧一眼,視線最後落在東海的身上,期待的眼神慫恿了他。

起身走到場中央,看了一下他們的舞步,閉上眼聆聽著音樂,再睜開眼已經完全投入。

那眼神和姿態都勾著東海的心,毫不猶豫的舞步和吻合的拍子讓圍觀者讚嘆。

人群再一次鼓譟,鄭允浩看著鏡中的李赫宰,臉色很是嚴肅。

 

疏散好人群再次回到熱舞社的泰民看見元老級戰友的出現十分訝異,而李赫宰不見蹤影。

『你想回來嗎?』金俊秀看著從招生結束就冷著一張臉的鄭允浩。

認識多年只要彼此一個眼神就能知曉一部份心事,而一年的沉寂俊秀也是最明白允浩心中的無奈與悲憤,作為一個熱愛舞蹈的人比誰都還想站上國際舞臺,可是就在光芒展現的瞬間被掩蓋了,得來不易的機會從手中溜走,這揪心的痛只有自己能明白。

坐在一旁的孝淵向有些慌張的泰民招了招手,讓他坐到身旁。

『剛剛那是公開場合,伯父伯母勢必很快就知道的。』說出事情的中心,也是鄭允浩的擔憂。

李泰民眨了眨眼看向孝淵,小聲的問:『允浩哥還沒革命成功嗎?』

孝淵撇嘴笑著:『作為獨子實在難掌控自己的人生。』雖然不常來學校,但是還是能更新消息的。

『李赫宰也是。』這句話引起鄭允浩的精神,金俊秀的疑惑。

『所以他只是想抓住青春的尾巴。』好讓下半輩子不後悔,有值得懷念的歲月。

俊秀皺起眉頭問道:『李赫宰是那個李氏財團的嗎?』

『嗯。』泰民點了點頭:『金希澈和曹圭賢也是同掛的。』聽到那些排名更前的名字,俊秀像是鬆一口氣。

鬆開眉頭看向鄭允浩:『一個人也許會孤單,力量也頗小,但是一行人一定能夠引起風波,全看自己要與不要。』

允浩抬頭看著一直以來在背後支持的金俊秀,和單純的弟弟李泰民,為了他甘願隱藏實力的孝淵。

是否李赫宰也是因為友情才會如此義無反顧呢?

 

一直跟在李東海身後,他不敢上前搭話,因為心臟亂跳得沒辦法控制。

而東海陷入混沌之中,因為李赫宰這個人。

跳舞的姿態,和讓他感到心疼的失落、熾熱的眼神。

李赫宰,明明是一面之緣的人,為什麼你能輕易擾亂我思緒?

為什麼越來越渴望自由了呢?

 

-未完。

 

摁對好像是加入新血這樣(遠望)

到底何時能完結這樣(菸)

唯一能確定的是紅家和客串人物只會在高中章節這樣(倒)

然後會有幾篇我也還不知道就順著感覺一直寫這樣

不混亂也不可怕哦(跑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茉_
  • 我來了(*´∀`)

    多了新角色 感覺關係會變複雜啊XDD
    30章完結…是不是有困難度哈哈
    相信歐膩!!!多個幾章沒關係的啦((慫恿

    還有我等著賀文喔AuA
    ㅋㅋㅋㅋㅋ
  • 哈哈哈哈哈哈直接說到重點
    講出最害怕的事 讓我整個笑倒在電腦前
    30章應該無望 除非每章都爆字數XD"

    不會複雜的啦(菸)

    賀文我也很期待XD"哈哈哈趕稿中
    看到留言太精采忍不住先回這樣(笑倒)

    姐喜歡妳的中肯 啾

    朴SHIN 於 2016/09/28 21: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