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更文了

因為連六上班又都熬夜存稿

特別是All,我得重翻之前的章節,寫下細節(各人怪僻)

也發現當時沒注意到的錯字和環節

所以才拖到今天更稿

颱風天大家要注意安全哦(飛吻)

 

CH14

 

坐在座位上,凝視窗外操場東奔西跑的身影,他,也好想和朋友一起玩樂。

收回目光、專注在課業上,東海告訴自己不能貪玩。

只是一日復一日做乖小孩生活已經十七年了,好想遵從心底的聲音,大聲說不、盡情玩耍,做個大人眼中不一樣的孩子。

不過終究沒有勇氣改變。

傍晚六點鐘,收起作業、背起書包離開早就空無一人的教室。

什麼補習班或是家教,他一律不用趕。

因為他是資優生,一個不被重視、被忽略的資優生。

『呀、叫你把錢拿出來!』走到二樓他聽見惡劣的叫囂。

腳步本能的停下,可是心中卻有個聲音要他趕快離開,為什麼呢?

怕惹麻煩?還是怕會受傷呢?

『曹圭賢你沒聽到我跟你說話嗎?』皺起眉,是那四大風雲人物的曹圭賢嗎?

這幫人,怎麼連他都敢動呢?

抵抗不了好奇心,悄悄地邁出步伐,小心翼翼的聽。

『呀你真以為我不敢動你嗎?』好熟悉的聲音。

『鐘勳哥、他好像不太對勁。』是金鐘勳。那個排名第五富裕,外傳是黑道子弟的金鐘勳。

天啊這曹圭賢到底是做什麼事,還有他身邊的人呢?

當東海陷入思考之際,叫囂聲變大,還伴隨了曹圭賢的哀嚎。

一時情急之下喊出:『教官晚安!這麼晚了還沒回去嗎?』聲音停止了,東海忐忑著把腳步往前,賭一把,即使勝算不大。

『……走了,呀明天給我帶錢來!否則要你好看的!』腳步聲離去,東海站在原地不敢動半步,深怕是圈套。

『啊西、』直到看見曹圭賢扶著牆,轉過彎來。

對上眼的那瞬間,東海心虛了,想逃跑卻看見曹圭賢的嘴角的血漬,和吃痛地神情。

猶豫了半會,終究走上前扶了他一把。

『你、你的朋友呢?』很少和人近距離接觸,還有表示關心的李東海不太自在的問。

圭賢稍稍低頭看了他一眼,彷彿在猜測什麼似得,欲言又止的嘴匾了又匾:『今天有事。』

攙扶的身子愣了一下,沒人在身邊就被盯上,若今天沒有他是否就死定了呢?

不過真好。因為從小他身邊沒出現這樣的人過。

嘴角苦笑著,眼神閃過的憂愁讓曹圭賢產生好奇,兩人卻也這樣安靜的走往保健室。

站在保健室門口,東海探了探腦袋,裡頭燈都是關著,不死心的轉動把手。

喀拉。沒有上鎖的門被推開。

『哦進去吧,給你上藥。』感到慶幸的回頭看著曹圭賢。

而這一切的感受都讓東海非常開心,第一是幫助到人,第二則是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原來和人接觸這麼開心。

將他種種反應記在心上的圭賢也不知不覺的笑了,因為除了一起長大的兄弟,沒人願意靠近他,除了利益。

所以對圭賢而言,人與人之間就是互相利用,無須動真情,不過這個人似乎很特別。

坐在椅子上看著東海忙活,才想開口問,外套口袋的手機就震了起來。

拿出一看發現是李赫宰。

『喂。』按下接通、眼神仍注視著李東海。

『需要我去接你下課嗎?』結束股東會議的李赫宰這麼問著。

不過也只是假設,無論答案是什麼,他也早已決定要來接了。

和他認識十六年的圭賢也知道這點,於是說道:『我在保健室呢。』挑眉。

『怎麼了?』電話那頭慌張了,甚至還聽見李赫宰催促司機的話。

曹圭賢笑了,一半因為李赫宰,一半則是因為李東海的舉動。

『先掛了。』結束通話。

『你真的會嗎?』圭賢瞪大眼,眨呀眨的詢問。

正拿著生理食鹽水和酒精嘟囊的東海愣了下,隨後放下生理食鹽水,拿著酒精和棉花棒走向圭賢。

『伸出手來吧。』自信滿滿的模樣讓曹圭賢忍不住想笑。

搖搖頭,說道:『小傷口用生理食鹽水就好了。』

一愣。是這樣子嗎?舉起手中的罐子看一眼,想不出反駁的話,也講不出建設性的話,於是轉身換瓶子。

專注的清洗因為跌倒而挫傷的手掌,和有點瘀青的嘴角。

『你是哪班的?』低著頭看東海。

如果可以他想要交這個朋友。

『……問這個做什麼呢。』小鹿斑比的雙眼透露出了猶豫,嘴巴閉得更緊。

發現他一下拉開的距離感,圭賢不意外,卻也不急著追問,反正會查到的。

把傷口清洗完畢,換了碘酒上藥。

『盡量別碰水吧,雖然只是小傷。』他貼上紗布,不太自在的交代著。

為什麼眼神這麼真摯,發生什麼了嗎?

忽然碰,的一聲,保健室的門被推開。

『天啊這是怎麼一回事!』趕來的李赫宰看見嘴角的紗布和手掌上,整個人失控的。

被嚇一跳的東海沒有過問,再怎麼沒有朋友,他還是認得出來第一名-李赫宰。

把工具收回架子上方,默默聽著曹圭賢和李赫宰的對話。

『我沒事。』深怕李東海偷跑,圭賢分神看了一眼。

而這舉動李赫宰注意到了,也才發現李東海的存在。

『坐著休息,等等希澈就到。』扔下這句話,李赫宰走向背對著東海:『我們談談。』

東海感覺詭異的回頭看一眼曹圭賢,後者專注在手機上沒注意到。

拿上書包走出去,畢竟是救命恩人,應該不會動他才是。

『說吧,你要什麼報答?』反手關上門,東海愣了下抬起頭。

這就是風靡全校女生心的第一名?

拉了一下包包:『不用。』他心裡不太爽快的轉身離開。

『真的不用嗎?』李赫宰雙手插在外套口袋,再說:『只要一個合作案就可以賺進大把鈔票。』

他停下腳步,聲音不大不小卻清楚的傳入耳,然後很刺耳,感到非常的不愉悅。

深呼吸,側著身子:『我不需要你任何回報,再說他是你的好朋友吧?』

『好好照顧他吧,如果我沒看見他,你們現在只有替他收屍。』怯,什麼第一名,根本是狗眼看人低。

而李赫宰很錯愕,因為從來沒人這樣和他講過話,不過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收屍?在這學校難道有人比他們勢力還龐大嗎?

『覺得他不一樣嗎?』回過神,圭賢靠在門邊看李赫宰。

而後者好像被看穿了什麼心事,特別在聽見下一句話,那鬱悶的醋意從何而來?

『我蠻喜歡他的,你這樣怎麼行?』

喜歡?赫宰看著今天不太一樣的圭賢沉思。

 

插進鑰匙、推開家門,李東海低著頭脫鞋。

『哦這麼早,一起吃飯?』煮好飯,正要去叫珉豪的母親,也是東海的姑姑、李東雲的親姐姐—李敏順,發現比平常還早出現的身影。

拉開鞋櫃、放好鞋子,東海露出一貫的笑容,抿嘴的搖搖頭:『我回房學習了。』

一直以來的保持距離,是因為不喜歡寄人籬下的感受,也是種保護的辦法。

他可能真得是瘟疫這樣。不然為什麼只要有接觸的人,之後都會消失、甚至很害怕自己?

回到房間扔下書包、趴在床上閉目眼神的。

不過曹圭賢應該不會有事吧?

叩叩。東海坐起身子,打開房門。

『你吃就好,哥還想做一些習題。』是崔珉豪。

以為是像往日一樣的關心,沒想到珉豪下句話卻是:『舅舅他們來了。』

爸爸來了……那哥哥,是否也來了呢?

心裡恐懼著,很不想面對,可是現實層面卻是必須。

垂下眼,東海心想,今天真不是個好日子。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