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沒意外赫海、糖雞交替更新

然後這篇會扯回前面幾章

希望大家沒跟我一樣陷入混亂然後很崩潰這樣

然後這篇我竟然打到哭(為什麼?

哈哈哈好啦我更文了

 

CH11

 

得快一點才行。電梯門一彈開,朴智旻便急著轉輪椅,只怕慢那一分一秒。

可是一切都是宿命。

因為他記起父親的黑暗面,也明白那隱含歉意的道歉,而這些足以將閔玧其逼到死路。

拿起早準備好的刀子,毫不猶豫地往手腕上深深的一劃。

血溢了出來,不斷的湧出,忍著隱約的刺痛,站起身,張開雙手往前傾斜。

碰,智旻用力的推開鐵門,看見張開雙手要往下跳的玧其,奮力嘶喊:[閔玧其!]挺回身子轉過頭,兩眼溫暖的看著趕上來的朴智旻。

[玧其哥你下來,不要、我拜託你,下來好嗎?]好不容易找到了曙光,怎麼可以再搞丟。

跟上來的護士見況連忙跑回樓層請求協助。

玧其看著流眼淚的朴智旻,對不起的話說不出口,如果知道殺人兇手是他父親,還會希望他活著嗎?

[朴智旻你不要哭。]不要為他這種人流淚,不值得的。

[我不哭哥就會下來嗎?]智旻瀕臨崩潰的懇求著:[我真得拜託你、不要、不要離開我……]

淺淺一笑。謝謝你朴智旻,可是對不起,哥是罪人。

還有瑋佟啊,對不起……是玧其哥沒有好好保護妳。

視線漸漸地模糊,失去意識向下墜去。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壓倒他的最後一根稻草。

如果生活是如此的痛苦、險惡,他什麼都不要記得。

急救著,手術紅燈亮著。

人一送進手術室,護士就又匆忙跑去血庫調血。

整個人呆滯的朴智旻只有雙手合十的祈禱著,他不敢閉眼睛也不回想。

那一幕,他忘不掉。就像父親倒在眼前、母親被帶走的一樣。

簡單一瞬間發生很多,他害怕,非常害怕。

[智旻,該復健了。]護士找到朴智旻,很心疼,但是無從安慰。

割腕又跳樓,即便及時用床墊擋住衝撞,她也不覺得有奇蹟。

[他會沒事的對吧?]空洞的看著護士,智旻只想要得到肯定的話,可是為什麼沒有答案呢?

還有眼前這些人又是誰?

為什麼他們跟護士講幾句話就把他帶走了?

 

[你就是朴智旻嗎?]從容的坐在會議室,田載國打量著眼前有點恍神的朴智旻。

[嗯。]勉強把注意力放田載國身上,即使他還是想知道閔玧其的狀況。

而這和朴在沅相似的氣質讓田載國笑了。

叫過身旁的人:[讓他們動作。]

[智旻就好好休息吧,叔叔會把住處和工作都交代好的。]智旻呆滯的看著田載國,輕聲:[謝謝叔叔。]

送走朴智旻,田載國一人來到地下室。

隔著鐵欄杆看著李亞慧吸食毒品的模樣,嘴角上揚的弧度也越來越高。

 

眼前的火光淹沒了她的身影。

他看著穿鵝黃色洋裝的她,記得這是第一次見面的服裝。

五年的感情轉變成跑馬燈,一幕一幕閃過。

有生氣、歡樂、眼淚,有一起過得聖誕節、分隔兩地的生日。

記憶中的她總是那麼懂事,得人疼愛。

[我們去看櫻花好嗎?]對不起沒能實現。

撇開眼,不去看她伸出的手。

[哥不可以難過,瑋佟不痛、真的,一點也不會痛。]睜開眼,她忍著眼淚,試圖留下最後完美印象。

[我不在了,哥要按時吃飯、好好的作音樂,然後……]感覺唇上溫熱的。

望著漸遠的身影,再也無法壓抑的心痛讓他喊出聲:[為什麼不留下來呢?]

她停下腳步,哽在喉頭的話說不出,只能夠背對:[忘了我吧,哥,我愛你啊。]

忽然一片漆黑的,前方有著一絲光明。

站在原地迷惑了,因為不知道往前會是未來,還是重來。

[你終於醒了。]剛清醒的腦子有點混沌。

閔玧其看了一眼被包紮的左手,麻麻的無力感。

他怎麼了?還有眼前這人又是誰?

皺著眉頭:[我怎麼了?]此話一出口,放下重擔的鄭號錫瞬間全身緊繃。

[你知道自己的名字嗎?]忐忑的問著,難道失憶了嗎?

閔玧其那眉頭皺得更緊了,讓人看不出是憤怒還是疑惑。

鄭號錫見況,只有按下護士鈴,並馬上打給回家休息的父親。

站在檢查室外頭,雖然不是親密的朋友,更不是家人,但是他很心疼閔玧其。

[車禍並沒有任何後遺症,可能是心理壓力太大。]聽著父親對閔勇萊說的話,號錫沉默的觀察著。

[……所以是什麼都忘了嗎?]為什麼閔勇萊的眼神隱藏著一絲絲喜悅呢?皺眉,還有閔玧其的母親呢?

[嗯目前是這樣子。]鄭皓沅點了點頭,而閔勇萊又問:[那朴智旻呢,我聽護士說他們這陣子都走在一塊,怎麼沒看到他?]

[昨天出院了。]鄭皓沅挑眉看他一眼,避重就輕的說。

閔勇萊那一瞬間的失落被號錫捕捉到。而這種種,包含父親的隱瞞都在心中都埋下疑問。

獨自回到家,號錫坐在沙發上,承受著黑暗所帶來的孤寂,他們的世界應該也是這種感覺吧?

喀拉。大門被推開了,是鄭皓沅。

[怎麼不打開燈呢?]變亮的客廳,鄭皓沅有點擔憂的看著沉默的鄭號錫。

感覺到注視,他沉重的抬起頭看著父親,想問卻沒有一個方向,只能陪伴著,直到閔玧其再次遇見那個男孩,並愛上他。

這就是宿命吧?結束通話以後,這是鄭號錫唯一的想法。

顫抖著手拿起電話按下父親的號碼,電話接通。

[爸。]垂下眼,遲到三年的疑問,現在來得及嗎?

深呼吸,他顫抖著嗓音:[爸爸你,是不知道的吧?]

[不知道三年前那一切的真相,對嗎?]話說完,鄭號錫不敢再吭一聲,深怕情緒失控。

鄭皓沅沉默很久,久到他要認定一切都是知情的,只是最後的答案不過是確認。

[爸爸是為了保護你啊……]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啊。

如果可以當天使,誰願意墮落呢?

 

-在這段已經到了尾聲的旋律裡我獨自一人苦撐著-

-請你現在告訴我吧-

-說我們已經結束了-

-Let Me Know.-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