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09

 

把智旻哄睡,玧其一人拿著電話走到客廳。

有些事他想找個人說說。

一手插在外套的口袋,望著微微發亮的星空,靜待。

原來智旻參與過那段過往,知道李瑋佟的故事、見過自己的脆弱。

越洋電話轉了十幾分,終於鄭號錫的電話通了。

[哦哥,是我。]報上自己的名字,而經紀人也順口提了朴智旻的事。

[記得替我跟朴先生說聲抱歉,這幾天我忙到忘了。]所以鄭號錫才會遲遲沒回電。

玧其把疑惑放在心底,承諾。

電話經過一陣吵雜的到了鄭號錫手中。

[想我嗎?]就算累,鄭號錫也是很有精神的說話。

尤其在面對閔玧其。

垂眼失笑的搖搖頭:[呀你真得隨時都充滿了電,不會累嗎?]

[不會啊。]毫不猶豫的回答,閔玧其忍不住笑了。

[說吧,打來肯定有重要的事情。]不再嘻皮笑臉了,鄭號錫認真的聽著。

玧其嘆了一口氣,娓娓道來。

[我們在一起了,我和智旻。]鄭號錫有些訝異,但是卻不問為什麼,感情本來就沒有原因的才是。

[三年前的記憶我也想起來了……]不過講到三年前的事,號錫就不得不緊繃神經。

[智旻呢……就是住我對面病房的人。]對面病房?是那個人嗎?鄭號錫皺起眉,忍不住打斷玧其的話。

[你說的是父母雙亡的那個小男生嗎?]拜託不要這麼湊巧,老天祢這是希望真相大白嗎?

而且玧其剛剛說他們在一起了……智旻能承受那一切的真相嗎?

玧其應了一聲:[他媽媽沒事,昨天才到他工作的地方。]不意外。田載國是一個狡猾的人,當年抓走智旻的母親恐怕就是為今日。

[所以呢?]號錫問著:[你會打給我勢必有什麼話要問。]

回頭看一眼,確認不會被聽見,閔玧其才說出這通電話的最終目的。

如果記憶是這一切的答案,他不怕想起,只怕會再失去些什麼。

傾身在熟睡的臉頰上印下一吻,輕聲:[我愛你,朴智旻。]

 

深夜。一名女子躡手躡腳的來到地下室,用刑的房間外頭。

敲了敲房門,被鐵鍊綁著騰空掛著的田柾國皺起眉。

想抬起痠痛的頭,全身卻沒半點力氣。

也是。將近三天沒進食了,雖然不明白父親為何突然爆怒的關他緊閉,但是這樣也好。

累了就睡、痛了就睡,不去想就不會愧疚。

即使他什麼都還沒有做。

而門外的女人見沒有任何動靜,大膽的打開門。

聽見清楚的聲響,柾國這才確信剛剛不是幻聽。

看著智旻的母親,朴慧亞,不是被看管的很嚴格嗎?

[跑到這裡會死的。]柾國無力地扯著啞嗓說。

朴慧亞緊張的雙手互掐著,眼神東張西望的,彷彿想說些什麼。

[智、智旻,證據……]聽到心上人的名字,柾國死撐著脖子抬頭。

[項鍊,田、田少爺要保護好智旻,拜託拜託……]朴慧亞衝上前,雙手合十的搖晃。

項鍊?難道證據在項鍊裡頭?

柾國想要問清楚,但是外頭已經傳來躁動聲,腳步聲慢慢的逼近。

朴慧亞看到手下們的驚慌,和離開前的視線都讓田柾國深感內疚。

要是還能做些什麼就好了,他心裡這麼想著,也莽撞的規劃。

如果為了你,我註定要墮落、犧牲,那就來吧!

這是欠你的,身為田家人欠你的。

而也很奇怪的隔天田載國放了田柾國。

緊閉解除的他休息了一晚,隔天一早就穿上裝備前往訓練場。

[幫主,少爺確實清晨就到訓練場了。]隨扈把消息告訴正悠哉泡茶的田載國。

意料之內的事。田載國沒有太大的反應,靜靜的把第一泡茶水倒出再添入熱水。

聞著茶葉淡淡的香氣,從容的說:[好久沒見老朋友了。]

[約閔勇萊晚上吃頓飯吧,今晚。]

 

[吃飯吧。]梳洗完的玧其走下樓,對上智旻端出湯的臉,淺淺一笑。

關於昨天、關於他的母親,他們都不提也不問。

順著命運走也許會少些崎嶇。

[謝謝你呀,我都胖了。]接過飯,玧其伸手摸了摸智旻的頭,寵溺的笑。

[呀摸小狗嗎?]拉下他的手,智旻害羞的嘟嚷,夾菜優先放到玧其的飯碗裡。

一直以來的掛念經由眼淚發洩完畢,往好的地方思考,至少他真的不是一個人。

現在有了閔玧其陪伴,還有了母親,未來就算未知、艱辛,他也不會害怕。

背著包包上車、再扣上安全帶,餘光感受到玧其笑得彎彎的眼,智旻也嘴角不自覺上揚。

[明天家裡會來客人,會介意嗎?]等待紅綠燈,玧其撇頭問著智旻。

眨了眨眼:[為什麼要介意?]異於常人的思緒讓閔玧其不知道如何反應。

[是工作的同事嗎?]智旻一臉好奇的問:[我需要清場嗎?]

[……不用,我打算把你介紹給他認識,這次有個靈感。]玧其失笑的搖頭,踩下油門。

[啊要介紹哦?]智旻頓時失去自信的瞪大眼:[我、那我該去買衣服嗎?]

玧其看了他一眼,沉默不回應,一路上智旻就這樣自言自語的嚷嚷著。

有點吵,不過挺溫暖的。

車子停到店門口,玧其解開安全帶,然後傾身。

也解開安全帶的智旻一抬頭就被吻住。

閉上眼,回應著玧其的吻,溫柔又纏綿的。

像上癮般的停不下來,嘴裡不小心溢出的呻吟和喘氣讓玧其無法自拔。

[玧、玧其,不行……]幸好智旻的理智線沒斷,雖然這聲音足以讓閔玧其失控。

閔玧其坐回位子深呼吸著,差點又擦槍走火,對此閔玧其很懊惱。

因為他向來自制能力很好的。

[玧其哥……]智旻看著玧其繃緊的臉,心裡很是疑惑。

生氣了嗎?可是他得上班啊……不然他也是很喜歡玧其碰自己的啊,只是這種話要怎麼說出口?

聽見撒嬌的聲音,閔玧其更是不敢有眼神接觸。

[上班去吧,晚上接到我電話再出來。]只敢直視著前方交代著。

智旻心裡委屈卻不知道怎麼開口的,只能扁著嘴下車,滿腹委屈的上班去。

 

[幹什麼哭喪著臉?]叫住朴智旻,在吧檯作帳的金碩珍早就發現他的低氣壓。

收起情緒搖搖頭,繼續拖著地,可是步伐很猶豫,最後退到吧檯前,一臉小媳婦的看金碩珍。

不秒的眼神讓金碩珍心中亮起紅燈,一臉嫌棄的避開視線,毫不留情的抱怨著:[幹什麼啊!這幾天你已經添很多亂子了,少一副還欲求不滿的臉。]

被說中心事的智旻嘟起嘴,兩眼汪汪的眨呀眨。

金碩珍餘光看了一眼,無奈的嘆氣,心裡更恨自己的憐憫心。

[幹嘛啦!快說,給哥來笑一笑。]雖然表達出關心,但是嘴巴依然不饒人的調侃。

智旻緩緩低下頭,唯唯諾諾的說:[玧其哥生氣了。]

[為什麼?]

[因為我拒絕了他。]趴在吧檯上,智旻茫然的放空著。

一愣。是那一方面的拒絕嗎?金碩珍有些意外看似純真的朴智旻吐出這種話。

[哥你教教我吧,好嗎?]

[呀教你什麼啊,我、我看起來像是知道嗎?]金碩珍自亂的說。

智旻抬起頭,好奇的問:[哥沒有交過女朋友嗎?]啊?是在問這個嗎?

[當然有啊,你問話問清楚一點。]智旻不明白的看著金碩珍,剛剛他問了什麼不該問的嗎?

金碩珍看了一眼腦筋打結的智旻說著:[總之兩個人一個進一個退,沒有一定的規範,只有互相。]

[好了好了你快去工作!別再添亂了!]把朴智旻趕去換衣服,上工了,金碩珍卻陷入思考。

一個進,一個退啊……感情確實是彼此互相。

但是當對方放棄努力,就只有離開了。

拖好地,把椅子一個一個放下,若有所思的智旻沒注意到後方來人,一個後退差點跌倒。

幸好被抱住了。

[呀田柾國,你還好嗎?]看見抱住自己的人,智旻一臉擔憂的關心。

[嗯家裡的事處理好了。]柾國微笑著說,心裡很激動,能再看見你真好。

 

-未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