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我無法日更了(遠望)

要開始倒敘了,像單身潛逃那樣。

希望能週更(滾)

我愛妳們(啾)

 
CH07
 

躲在書房的角落,閔玧其不小心把對話一字不漏的聽入。

打冷顫不是因為空調太強,而是這陰謀論讓他感到害怕。

等他們離開,玧其立即回房間準備行李,拿著車鑰匙,拉開房門卻看見父親的隨扈。

[滾開,不要擋路。]玧其沒什麼耐心的推開人,拎著行李下樓。

步伐變得緩慢了,因為父親—閔勇萊坐在客廳看著他問:[去哪?]

玧其故作鎮定的撇開視線撒謊著:[瑋佟說想看櫻花,我們要去日本。]

[我若叫你這段時間不要出門,你也不會聽吧?]閔勇萊若有所思的看著玧其,最後揮揮手,批准出門。

心裡很意外也很疑惑,但是玧其沒時間思考,只有開車趕往瑋佟家。

接到電話匆忙整理好行李的瑋佟坐在副駕駛,擔憂的看著一臉嚴肅的玧其。

忽然後方衝來一輛車,左方也衝來一輛車子,喇叭聲擾亂了十字路口。

車子飛起來,瑋佟驚慌的尖叫,最後消了音,車子翻了又翻,最後車頂著地。

重重一擊讓閔玧其覺得頭昏沉沉的,倒立的看向身旁失去意識的瑋佟。

[瑋、瑋佟……]全身被碎玻璃扎得好痛。

他看著倒過來的影像,急促的步伐衝過來,接著車門被拔開,有人捉住自己的手。

[快!快點拉出來!]是父親的聲音……

被隨扈拉出車帶到了路邊,玧其捉著父親的手說著:[瑋佟……]彷彿還看得見瑋佟,甚至聽見她哭著說好痛。

[來不及了,小其啊,原諒爸爸吧……]閔勇萊握著玧其的手,痛哭著,緊接著轟隆一聲,不遠處冒出了火光。

 

玧其哥、玧其哥你醒醒啊!睜開眼,玧其看見一臉擔心的智旻便反應過來。

是夢。隔了一天又跑出來的惡夢。

父親到底和誰講了話,為什麼他如此害怕?

垂下眼,握住智旻的手拉到懷中。

聞著他身上的沐浴香,亂不踏實的心頓時安定。

[惡夢嗎?]智旻一手拍著肩輕聲問。

玧其收緊手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啞啞的說:[我夢到一個女生。]智旻不動聲色地的拍著肩,給予最安靜的聆聽。

[她叫李瑋佟。]李瑋佟,意外身亡的女朋友。

智旻一邊聽著一邊在心裡回答著。

因為他都記得。

李瑋佟,交往五年最後死於火場的女朋友。

[可是她死掉了。]因為車子起火了。

[記不得為什麼爸爸不讓我出門、為什麼又突然妥協,就只記得爸爸和我道歉……]回想著夢境,閔玧其感到鼻酸。

抬起頭,智旻心疼的看著,伸手遮住了他的雙眼,說著:[哭吧我看不見。]

聽到這句話,玧其就像鬆了一口氣,整個人放肆的哭了。

這就是所謂的陌生感,夢中是曾經發生的事,可是他一次又一次的沒印象。

到底他知道些什麼、瑋佟的死真相是什麼。

為什麼父親要道歉、為什麼他什麼都記不得……

而聽到玧其哭得歇斯底里,智旻好心疼,想為他做些什麼,於是想到鄭號錫,只是沒想到要聯繫是一件那麼困難的事。

時間上無法搭配他的行程,打去不是語音信箱就是經紀人接的,連個呼吸聲都聽不見。

啪,的一聲,智旻抬起頭看見金碩珍。

[身體還好嗎?]立正站好的點頭,雖然害羞但是他理虧在先,不得不服。

金碩珍敷衍笑了一下,問著:[在一起了?]智旻不太好意思的點頭。

[我想也是,不然不會接送。]金碩珍自言自語的說著。

其實也沒什麼重要的事情,只是想鬧一下純情的智旻,順便問一下柾國的情況。

[柾國有和你聯絡嗎?]回神看著有點尷尬的智旻問著。

平時他們感情就最好,應該多少知道彼此的情況吧?但其實碩珍對這個理論也打上問號。

因為在這世道上沒有真正的朋友。

智旻一下忘了被調侃的事,搖搖頭關心道:[他怎麼了?]

金碩珍聳聳肩不以為意的說:[昨天你被扛走之後他也請假啊,說家裡有事走不開。]

[你知道柾國的背景嗎?]碩珍一臉好奇的看智旻。

後者搖搖頭,他們之所以能放肆的相處,能直來直往就是因為對彼此的事都不了解。

只是在之後,智旻才明白原來自己是個傻瓜,從頭到尾不了解真相的只有他一個人。

少了柾國和自己拌嘴,智旻真心對上班感到無聊,一個人拖著垃圾到後門。

瞄準方位、使勁一甩,命中目標。

拍拍手,回店裡準備打卡下班,身影漸遠了,一名中年婦女從昏暗的路燈下走出來。

[碩珍哥垃圾丟好了唷!]走到吧檯前,智旻一邊解開袖子的鈕扣一邊說。

[哦那就下班吧,不過他到了嗎?]碩珍喝了一口酒,不經意的問起。

搖搖頭,智旻笑著:[約在公車站前碰面。]

[為什麼?]碩珍沒有來由的擔憂,皺起眉頭多了一份關心。

智旻眨了眨眼:[他怕給我帶來工作上的困擾。]金碩珍看了他一眼揮揮手,心情亂不安的。

搞不懂金碩珍的心情,也不敢多問,智旻只好默默的去換衣服,掛上耳機獨自前往公車站牌。

一邊走著一邊想,雖然在昏暗的街上有不怕眼光的情侶摟摟抱抱、有人在催吐著,記起剛開始自己也很不適應,感到害怕。

那時候總是拉著柾國一起搭車,即使住得相差十萬八千里的。

感覺肩膀被人拍了拍,拉下耳機回過頭,動作在看清楚那人的臉之後愣住。

而在朴智旻離開以後,金碩珍越來越不安。

一口飲盡杯中的洋酒,環顧了四周一眼,煩躁的起身和酒保交代一下便跑出去。

 

[呀金南俊我真的要走了,再發瘋我就滅了你!]毫不留情的推開喝醉就不放人,喜歡壓在別人身上鬼吼鬼叫的金南俊。

一旁經紀人看出情況不對,連忙上前拉住又要撲上的南俊,兩眼發光的望著穿上外套準備離開的閔玧其。

[合約……]今天最終目的是簽專輯合同啊,要是沒有成功,南俊不就白喝了?

瞥了他一眼,玧其站著三七步冷聲交代著:[你以後簽合同敢再讓金南俊碰酒試試看。]經紀人眨著閃亮亮的眼,仔細聽著一字一句。

[等他酒醒再約,我有事先走了。]扔下話,閔玧其匆匆離去。

十二點多了,玧其一邊發車一邊撥給朴智旻,可是電話響了又響,然後轉接語音信箱。

拔下藍芽耳機、踩緊油門,也有可能是還沒下班,閔玧其在心中轉念著。

急煞停在約定的位置,空無一人。

玧其焦急的下車,左一聲右一聲的喊著,回應的只有指指點點。

喀拉。低頭,他發現智旻的耳機。

外套口袋的手機響了,未知號碼。

[喂。]接通。

電話另一頭的聲音很陌生,可是伴隨的哭聲很熟悉。

閔玧其撿起耳機跑向酒吧。

 

哭到無法自拔。

智旻把自己縮在角落,痛哭失聲。

三年了,他從沒想過會再和母親相逢。

而原來思念是這麼的深。

這麼的痛。

衝進辦公室的閔玧其蹲在一旁,攬過顫抖的身軀,緊緊抱著。

像清晨一樣,不過只是換他傾聽而已。

[媽、媽媽……]跌入熟悉的擁抱,智旻終於肯開口了。

輕撫著起伏的背,靜靜聽著。

那一年,我們都失去很重要的人。

或許我們的相遇是上蒼的憐憫,而重逢是考驗。

就這樣依靠著彼此吧,如果還能肩並肩看星星。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