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05

 

[沒用的東西!全都是飯桶!]歲月雖然褪去田載國的霸氣,但是他還活著就是一份威脅。

二十年前崛起的小幫派一年時間成為道上之首,其它幫派對他敢怒不敢言,白道更是對他敬畏三分。

田載國夠無情也絕對冷血,事實上從前他也只是幫中小弟。

若不是妻子被當時的黑道之首誤殺,加上自家老大怕惹禍上身、置身事外,他也不會決定叛變。

可是稱霸了,他的兒子卻連簡單的一件事也辦不好,這是要他如何是好?

瞪著跪在大廳的柾國,於私他當初就不打算讓自己人做這事,於公他必須要公平公正。

失望地撇開頭和旁人比個手勢,一旁黑衣人便將人帶到地下室。

受刑很痛苦,尤其是生不如死的水刑。

回到房間關禁閉的田柾國躺在床上,全身無力、精神很疲乏,可是朴智旻的臉好清晰。

清晰到彷彿伸手就能觸摸到。

鈴鈴。背包裡的手機響起,他坐起身拿出手機。

[呀田柾國你是跟我耍態嗎?]金碩珍非常不愉悅的咆哮。

他別無選擇,只要能保護朴智旻的任何一個方法,他都願意試。

就只為了彌補。

[碩珍哥很抱歉,我家裡走不開。]情緒快要崩潰,柾國忍著眼淚簡單交代著,然後掛掉電話,關機。

躺回到床上,拉起棉被蓋住臉,眼淚再也忍不住流下。

朴智旻,為了你我甘願受處罰,如果說未來會讓你失望,那請記得我喜歡你的事就好。

 

聽見推門聲,金碩珍抬頭看去,一見是沒來消費過的閔玧其便微笑告知:[不好意思我們還沒營業喲。]

閔玧其環顧四周一遍,發現裝潢有點不像一般的夜店,皺起眉頭:[你是負責人?]

閱人無數的金碩珍聞到危險的味道,放下手邊正色的看著他:[我是經理,金碩珍,你哪位?]

天人交戰結束的智旻一進店裡就聽見金碩珍的話,記得閔玧其和鄭號錫的特殊身份,他連忙衝上前,牽住玧其的手就往休息室跑。

[哦哦碩珍哥!他、他是我室友!室友,呵呵睡隔壁房的那種室友!]只留下聲音迴盪著。

看著背影金碩珍挑眉,彷彿看到了些什麼。

碰的一聲關上門,不管三七二十一,智旻衝著低氣壓的閔玧其說。

[呀你瘋了嗎?鄭先生說千萬不能講的耶!]挑眉。

[這裡是做什麼的?]閔玧其環抱著手臉色凝重的看朴智旻。

[啊?]發火到一半的朴智旻愣了下:[酒吧啊,幹嘛?]

[我知道是酒吧,我問的是你有沒有陪檯!]失去耐心的閔玧其大聲的問。

因為他只要想到朴智旻和別的男人諂媚就胸口一把火,整個人要炸掉。

如果說這是關心,那是否太直接了點?智旻覺得自己被汙辱了,眼眶一熱的,心想是在嫌棄他嗎?

憑什麼,他憑什麼這樣質問!朴智旻難過的哭著跑出休息室。

而閔玧其看到了,在那句話說出口以後,他就知道傷害到了。

心裡擔憂、心疼的情緒翻攪著,追了出去。

[欸!]在外頭聽得一清二楚的金碩珍叫住閔玧其:[我們智旻雖然日子苦,但是從不輕易屈服。]

垂下眼,玧其自知理虧的問:[他去哪了?]

[二樓吉他室吧,你得負責安撫好他的情緒,不然我就少人了。]金碩珍翻個白眼便繼續做自己的事。

 

窩在牆角抱頭痛哭著,昨晚的吻和剛剛的汙辱讓智旻覺得心好痛、痛到快不能呼吸。

[朴智旻……]閔玧其在一旁聽著他哭,聽得胸口好痛。

那股撕裂般的痛似曾相識,彷彿從前也這麼難受過。

[不要對我這麼好!]忍著難受的情緒,朴智旻決定面對現實。

[如果不喜歡我、想把我當替代品,覺得我骯髒,就別再對我好了!]什麼替代品?玧其不明白的皺起眉。

打開燈,閔玧其一臉認真的看著朴智旻,而刺眼的光線照著眼睛不舒服,但是智旻還是沒有轉開視線。

[什麼替代品?]玧其雙手插在褲子口袋。

[鄭先生說你噩夢醒來會很孤單、感到陌生,希望我陪你。]抹去淚水,智旻壓抑著說。

深呼吸,閔玧其感覺理智那一條線又要斷裂,但是話還沒有講完,要懲罰一次懲罰個夠。

[……所以你睡在房門口是工作項目?]啞著牙,閔玧其試著冷靜對待腦筋打結的智旻。

被這麼一問,智旻頓時消了怒火。

垂著眼,喏喏的說:[我自願的。]

[因為你是閔玧其。]梗在喉頭的話很苦澀,他不敢說。

因為那是二度傷害。

聽到這回答,玧其算是滅了一半的火。

關上門反鎖,智旻驚恐的轉頭,想跑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因為看著自己、朝著這方向走來的閔玧其好溫柔。

彎下腰,閔玧其靠近智旻的臉,輕聲的說:[吻你也是因為你是朴智旻。]

[我也不懂自己為什麼對你很心動,但是我希望你是我的,是我的智旻。]

這是在告白嗎?智旻眨了眨眼,覺得有一點害羞,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相信。

[號錫是我生病時認識的朋友,他是心疼我才那麼跟你說的。]彷彿聽到智旻的心裡話,玧其耐心的再解釋。

智旻頓時領悟了,原來他離開之後是號錫陪伴玧其。

心裡覺得愧對、也對現在的敏感氛圍感到不知所措。

神色變輕鬆,玧其發現了,嘴角揚起壞壞的笑。

[別嘟嘴。]伸手摸了智旻的臉。

摩娑著,大拇指在那紅唇上游移著,智旻覺得身體怪怪的,伸手想拉開玧其的手卻被反握。

[我該上班了……]聽到這稚嫩的嗓音,閔玧其再也壓抑不住了。

傾身堵住了那雙紅唇,不同於昨晚的溫柔、試探。

閔玧其渴望的摟住朴智旻,汲取他唇中的香甜。

智旻一手被握著,一手抵著玧其的胸口,生澀的回應著。

身體好熱、熱得想要更多,從唇瓣中溢出的喘息和呻吟。

感官受到了刺激,玧其退開身子看著臉紅氣喘的智旻,邪邪的一笑,靠到智旻的耳邊輕聲:[我們智旻想要嗎?]

智旻敏感的打顫,輕咬下唇不知道如何回應。

玧其看了一眼智旻的側臉,啞啞的嗓音又說:[站起來。]智旻順從的起身,然後一下被玧其抱住,坐在他大腿上。

[想要就摸我、吻我,知道了嗎?]玧其摟著他,唇靠在白皙的脖子、頸肩上游移。

像落花般的輕吻讓智旻每根神經都在燒,覺得要更多,朦朧的眼看著迷人的閔玧其。

手,緩緩搭上閔玧其的肩,垂下臉,正好和抬頭的玧其吻上。

他想要,要更多,身和心都願意給眼前這個人。

得到允許的玧其拉下智旻的手放到胸前,然後從衣擺探入,撫上那等待綻放的花蕾。

按揉著,輕刮著,智旻忍不住呻吟,身體一股電流流過。

[不要忍……]玧其忍著下半身的狂熱,只為了給智旻美好的第一次。

收回手,解開智旻襯衫的鈕扣,燥熱的肌膚接觸到涼涼的空氣,智旻下意識往閔玧其懷裡躲。

摟緊他,玧其低下頭含住花蕾,舌尖輕輕地撥弄,一下吸吮的一下子輕咬。

[啊、啊哈……]智旻遮住自己的眼睛,不去看這羞人的畫面,可是聲音止不住,無法控制的快感一股腦往下半身衝。

聽到聲音閔玧其更加賣力,一邊逗弄著花蕾,手也不知不覺解開智旻的褲子,隔著三角褲輕摸智旻的硬挺。

[啊那裡、那裡不要啊!]未經人事的智旻敏感的抖著,雙手抓緊了玧其。

這一股愉悅感讓智旻感到舒暢,模糊之中聽見玧其說一句:[換我了?]

躺在地上雖然很冰冷,但是看到狂野的玧其,專注看著自己的玧其就只有燥熱。

玧其脫去上衣、脫下智旻的褲子。

一手沾了精液往後庭探去,緩慢地刺入那熾熱、緊實的地方。

[啊、痛……]智旻皺起眉頭,有點哭腔。

[乖等等就不痛了。]玧其吻了吻智旻的唇,然後一手又摸上小智旻。

快感加上刺痛感讓智旻飄飄欲仙的,不知不覺也已經擴張完畢了。

玧其停下手,智旻緩緩睜開眼看向他。

[玧其……]智旻不明白自己在渴望什麼,只有叫著喜歡的人。

玧其笑著解開褲子、脫下內褲趴到智旻身上,親吻著:[怎麼了?]一手搓揉著花蕾。

[空空的。]智旻噘著嘴小聲說。

[哪裡空空的?]閔玧其撐起身子,往後庭伸入一指:[這樣還空嗎?]

後庭不自覺的收縮著,可是還是很空虛的感覺。

看著閔玧其期待的臉,加上剛剛的動作,智旻似乎開竅了。

害羞的咬了咬下唇:[不夠。]

像是心電感應的,玧其退出了手指,扶著硬挺到後庭。

[那你要什麼?]忍著想衝刺,看著智旻。

看著閔玧其,智旻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也可能是慾望使然,摸上自己的分身,臉紅的看著玧其。

[要你的這個進來。]笑,玧其不是很滿意,不過來日方長呢。

對準後庭慢慢的挺腰,不敢太快的注意智旻每個反應。

[咬我,痛就咬我。]完全沒入了,玧其吻上智旻的唇,緩慢的抽插著。

[嗯、痛……]智旻抱著玧其悶哼著。

漸漸地脹痛感就像剛剛一樣的電流,智旻雙手抓著玧其的手,仰頭喘氣著、呻吟。

好美的一幅畫。玧其心裡這麼想著,加快抽插的速度、含住胸前綻放的花蕾。

[啊哈、太快了……]智旻本能的收縮著、叫著。

玧其放肆的抽插,忘情的在智旻身上標記自己的記號。

[啊、啊……]智旻失控的呻吟著,感覺身體一陣電流的,顫抖著,緊接著閔玧其用力頂了幾下。

抱住睡著的智旻,玧其滿足的退出來。

看著那單純的臉,傻傻又認真的智旻。

[我愛你。]這是承諾。

若你是黑暗中唯一的光明,守護我那僅存的純白。

若未知的宿命註定要墮落,那你不離、我就不棄。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ammy
  • 雖然安撫朴智旻的情緒完畢
    但金碩珍應該更生氣了吧XDDDDD
    安撫完更無法工作了哈哈哈哈哈哈
  • 對XDDDD"碩珍表示無奈
    哈哈哈很甜很甜吧 (燦笑)

    朴SHIN 於 2016/08/26 00: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