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之前的應該猜得到走向(飄遠)

 

CH11

 

『夫人,夫人不好了,少爺他、他失去意識了!』衝進辦公室,秘書慌張的說剛剛所得知的消息。

李雅蘭皺緊眉頭,表面上雖然依舊冷靜,但是心裡已經很焦急,不多問,因為她馬上要回去看情況,放下手中資料起身走出辦公室,秘書趕緊拿包包的跟隨。

 

坐在客廳和圭賢打著電動,這種悠哉的日子實在讓人沉淪,只是今天氣氛不大對,東海變得有些畏怯。

『你幹嘛?』忽然圭賢把遊戲按了暫停,看向身旁的東海問。

歪著頭,東海裝傻的搖搖頭:『沒、沒事啊,你怎麼突然按暫停啊,我就快贏了耶!』他試圖轉移話題,心裡一邊罵自己太容易被看穿,結果圭賢冷冷的扔出一句:『我贏了才按暫停。』

『啊是嗎?哦對齁!哈哈哈……』東海尷尬的想馬上挖地道離開,沒想到圭賢接著又說:『其實是你贏了,我騙你的。』愣在那,東海臉上的笑凍結。

『說吧,你有什麼事情想問?』圭賢露出得逞的笑容,放下遊戲的手把,雙手往後撐著地板。

東海猶豫的看了圭賢幾眼,關於他和厲旭的事他雖然不知道太多,但是從他們的相處觀察下來,其實根本是老夫老妻。

只是這話他不敢和厲旭說,因為知道厲旭還沒打算接受這個事實,只是圭賢呢?圭賢也打算讓時間再蹉跎下去嘛?自從他遇到赫宰以後所發生的一切,包含現在的分離,東海都後悔當初沒有好好珍惜彼此。珉豪說的沒錯,這件事不關赫宰的事,可是他卻一直為了保護自己而傷害著赫宰。

『我、我只想說,要好好珍惜愛自己的人。』苦笑的,東海想了這麼久僅僅丟出這句話。

圭賢收起笑容認真的說:『從小我就知道我喜歡小旭,為了他犧牲一切都沒有關係。』從小?東海震驚又困惑的看著圭賢。

『什麼臉啊,我的情況特殊不可以嗎?』東海收起誇張的表情,心裡卻覺得圭賢的心裡還壓抑著一些事,而且還是連厲旭他們都不知道的事情。

『東海啊我有急事出去了,你要乖乖吃飯。』否則下場會和李赫宰一樣慘。厲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客廳,東海心虛的不敢看他,只敢背對厲旭點頭。

厲旭和圭賢對看著誰都不願意先開口,圭賢知道厲旭現在出去肯定是為了李赫宰,也知道他現在唯一能拜託的只有他,所以從容的看著厲旭,反倒是厲旭已經賭氣到嘟起嘴了。

兩人對峙著僵持不下,最後厲旭負氣轉身離開了,圭賢仍看著他離去的方向,不到五秒鐘厲旭的身影又出現,瞪著圭賢:『出來。』

這樣就是所謂的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圭賢滿意的起身跟上,站在玄關看著他的背影。『去找赫宰?』對於他們之間變質的關係,厲旭其實心裡很難過,好想回到什麼都還沒發生的時候。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圭賢打破沉默又說:『你就放心去吧,我會照顧好東海。』

如果這樣的結果是最好的,也是他所希望的,那麼他會徹底退離這個世界。

 

趕到醫院時希澈他們正好也到,在爺爺的保護下他們成功進到病房,厲旭生氣卻無處發,因為那天李赫宰明明答應自己會好好吃飯的。

『如果赫宰能出院也能上學了,你的打算?』希澈心疼的看著熟睡的李赫宰,厲旭聳聳肩。

他們的打算從來不會被放眼裡,現在爺爺回來了,赫宰安全了,這樣東海家裡那邊的事也能有個辦法了,只是為什麼他總覺得很不安。

『始源那邊有什麼消息了嗎?』他不意外始源被綁架,倒是蠻意外李晟敏動手。

希澈搖搖頭,臉色凝重的說:『完全找不到行蹤,李晟敏的勢力出乎我們意料之外。』

『而且我猜測崔珉豪,已經死了。』厲旭不明白的看希澈,因為這些日子和東海聊天,似乎意思是珉豪已經去世了啊……

『你也猜不透對吧?』希澈無奈的嘆氣,他以為事情最棘手只有赫宰的母親,殊不知原來最恐怖的是未知的那一方。

病床上的人發出微弱聲音,厲旭他們緊張的看著赫宰,雖然醫生說只是血糖過低,打完點滴就沒事,但是還是想看到會動的啊……

李赫宰慢慢地睜開沉重的眼皮,看到神色擔憂的他們,勉強的微笑著。

『呀你倒是醒了,沒有忘記前幾天我和你說的話吧?』見到赫宰的笑容,厲旭整個心定了下來,忍住快流下的淚,轉換語氣的責罵著。

『海、小海呢……』李赫宰東張西望的看著。

『再忍一下吧。』希澈拍了拍他的肩:『爺爺回來了,出院以後應該就能看見他了。』

赫宰瞪大眼看厲旭:『真的願意幫我?』

『我不願意也必須幫忙。』病房門突然推開,李爺爺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李雅蘭。

『爺爺好。』希澈和厲旭連忙退開位置,禮貌的打招呼。『伯母妳好。』

『媽……爺爺……』

爺爺瞪了李赫宰一眼,坐到病床旁椅子上:『這件事,我不允許。』厲旭和希澈傻在那。

『爺爺,我愛——』心中那唯一的希望破滅,赫宰激動的要坐起身,爺爺卻嚴肅的瞪著他,赫宰自知的躺回去。

望著天花板,李赫宰覺得欲哭無淚,苦笑著,心撕裂般的痛讓他喘不過氣。

『他是李淵的小兒子,誰都行,偏偏他,李東海不可以。』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