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聞。昨天打到一半才發現我的原稿沒了 ...

所以接下來都是現打現更 (菸) 好久沒過這種生活了 ...

 

CH06

 

詭異。走進社辦就覺得氣氛異常的低迷,東海看了看大伙,心裡想雖然這陣子很累,但是也不至於會失去活力,況且始源怎麼不在?本來想和他賠不是的。東海擱下包包後走到忙著畫海報的社長身邊問道:『始源他今天請假嗎?還是發生什麼事情,怎麼大家都無精打采。』社長頓了下,看到東海這樣單純的心思,實在不知道該埋怨他害了別人都不知情,還是該先擔心他。

『始源這陣子恐怕沒辦法參加社團活動了。』他避重就輕的說,是怕東海起疑,但是憑良心說話,要不起疑也難。

東海皺起眉,怎麼想也想不透有什麼事情能讓崔始源那社團魂請假,腦袋還沒理出頭緒,社長便接著說:『對了下午舞王取消排練了,所以你去聯絡一下熱舞社,說是可以優先使用場地。』這句話是無心的,純粹是交代社團的事卻一下點破東海想不透的盲點。

如果為了成發主動去找他,那也太不值得了,因為他本來也就不喜歡李赫宰跳舞給眾人看。只是如今事關始源,即便知道他就是故意,也知道自己若在節骨眼上給始源求情,只會把他們的關係越搞越複雜。無論是他和李赫宰,還是他和始源。

『東海,東海?』回過神,東海看向社長。

『你、你接手畫海報吧。』社長一臉擔憂的說:『我把這些東西搬去會場。』東海聞言,立即搶下社長手中的板車,他揚起笑容說:『我去。』

社長不放心的看著他,東海不理會,直接推走板車一邊走一邊問:『是不是推到會場就好了啊?』

『是啊,之後你就先回去吧!我待會也要讓大家先回家休息。』東海對社長比了一個OK便離開社辦,等到他遠去,社長這才拿出手機傳封訊息出去。

抬起頭望向東海離去的大門,社長心裡雖然很愧疚,但是他會幫忙赫宰是有原因的。要在世界上找到心靈契合的人本來就是一件難事,有多少人許下多少誓言卻因為磨合而分離?更何況是同性戀呢,要找到一個知心又願意面對流言蜚語的,不多。

所以東海啊,赫宰很愛你的,你們都要幸福好嗎?

 

一走出電梯便聽到震耳的音樂聲,往會場看去,半掩的門透出一些燈光,東海不知道是好奇心使然還是本能,他加快腳步想一探究竟,就在推開大門的那瞬間東海明白自己也被算計了。

因為他看見李赫宰穿著很隨興站在舞台上,身體隨著音樂而擺動著,那模樣,果然還是那麼迷人。

一連串舞蹈結束正好對上音樂的重節拍,李赫宰的眼神不經意的滑過大門口,躲在門後的東海看得一清二楚,雖然只有一下子的時間,但是他還是無法自拔的悸動。

回到最初的感覺,回到剛認識李赫宰的那時候。

從小他就沒感受過家庭的溫暖,也沒有朋友,大家都叫他瘟疫,只有珉毫不離不棄陪在身邊,可是他卻沒料到這份單純的友情會變質,還成為現在最傷人的利器,即使珉豪已經不在世界上,這個傷這個武器也沒有跟著消失。記得那時候他頹廢很久,就連在哥哥的幫助下轉到澄藍高中,他也振作不起,因為瘟疫這個字眼仍緊緊跟隨著他,那些不堪、那些沉重的話語仍在他背上,而唯一能夠能陪伴他的人,卻不再在。

直到那次偶然遇到受傷的圭賢,大概是緣分吧!難得管上閒事,帶圭賢去保健室,還在那等希澈和李赫宰來接。有時候回想,大概是因為看到圭賢眼底的悲傷吧,覺得同病相憐。

『說吧,要什麼樣的報答。』先到的李赫宰看圭賢沒什麼大礙便把自己拉到外頭去說話。

皺眉。『我不需要報答,他應該是你好朋友吧?』感覺被汙辱的東海不太高興的說:『好好照顧他吧,如果我沒看見他,現在你們大概只有替他收屍。』說完李東海便轉身離開了,再次相遇就是李赫宰動用公權力讓他加入熱舞社的時候。

『這是幹什麼?』東海堅持不入社,李赫宰難得停下社團練習特地來找李東海。

李赫宰一臉不解的反問他:『你說呢?』報答只是個藉口,因為李東海徹底的吸引他,不過這答案當然不能說出口,要是讓人得意了怎麼辦?

『……我說了我不要報答。』東海想了會便明白,只是這個人是有病嗎?為什麼幫助人一定要回報呢?

搶在李赫宰開口之前,他又說:『我不會跳舞,謝謝你的好意,若真要回報就還給我安靜的生活吧。』說完東海就轉身又走,只是李赫宰怎麼可能被這樣對待,而且還兩次,還都是同一個人。

赫宰伸手拉住他,突如其來的靠近讓東海感到害怕,他撇開頭不和李赫宰對視。

察覺到東海臉上的紅,李赫宰玩心一起,伸手捏住東海的下巴,強迫的四目相交,眼神中的倔強讓李赫宰想一探究竟。

『有意思。』這一回換李赫宰轉身離去,也就這樣兩個人一來一往,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相戀,然後分離。

發現自己陷入回憶,不知不覺也流下眼淚,東海苦笑自己沒有用。

因為就算他們一開始再怎麼不和,最後他也讓李赫宰走進心裡,如果他沒卸下心防也不會變成這樣。

只是惹出這麼多事,他實在找不回跳舞的動力,才會在轉來這後加入康輔社。

『哭什麼……』東海蹲在大門口旁痛哭,越擦眼淚就掉越多。

突然一股力量把他帶入擁抱之中,聞到那熟悉味道,東海頓時間失去反抗的力氣。

『不哭,我心裡會疼。』不管怎麼樣也有個人深愛自己、不離不棄。

『赫宰對不起……』

就讓他再任性一次吧,如果勇敢能夠見證愛情,那他們會愛到最後。

 

側躺的看哭到昏過去的東海,李赫宰心疼得很,只是今天這是意外的收穫,至少東海再次卸下心防。

輕輕在他的額頭上印下一吻,赫宰摟過他,溫柔的輕聲說:『相信我會陪你到老,不論發生什麼事情。』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朴SHIN 的頭像
朴SHIN

≡ 菜鳥雞柳's工作室 ≡

朴S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